姓名:
李军峡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4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182(Case No. 3182)
案情简述:
李军峡,大学本科毕业,曾是湖北省武汉市工商银行堤角分理处一名会计。死前居住在湖北省武汉市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鲁磨路武汉仪表厂内(中国地质大学旁)。

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李军峡身体一直不好,94年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迅速恢复健康,也将多年的坏脾气改好了。银行的同事都认为她业务能力强;思维清晰、敏捷;对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有一次银行配电房电路着火,整个配电房烟雾弥漫,同事们全都在外观望不敢进去,她不顾自己的个人安危将火扑灭,避免了一场火灾,否则银行将遭受严重损失。同事们一致公认她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变化巨大。

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李军峡因坚持信仰,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公安局疗养院内(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旁),理由为“监视居住”,于2000年1月17日解除。解除“监视居住”后,武汉市公安局一处还威胁她:如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要采取株连政策,将工商银行堤角分理处所有工作人员的年终奖金扣发,并逼迫她辞职。李军峡为了同事的利益着想,不计个人得失,毅然辞掉令人羡慕的银行工作。

2000年11月与学员一起交流,被非法拘留。因仍然坚持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八大队。后提前得以释放。

2001年9月11日,李军峡去看望刚被释放回家的法轮功学员,在亚贸广场附近遭非法逮捕,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七处一所女子看守所内。在此期间被关禁闭迫害达一年之久。

2003年7月15日,李军峡回河南老家探亲讲真相,被河南渑池县610组织和渑池县公安局内邪恶之徒绑架。又被非法抓捕并关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转到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次被强制妥协后,李英杰等人还要办她的“走读洗脑班”,并要她参与迫害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军峡因不愿助恶为虐、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被迫流离失所。为避免再遭迫害,并将汉口的住房卖掉。

2005年她流落到福建省厦门市的一家茶馆打零工来维持生活。

2006年12月底,她购买去北京的火车票,只因使用的100元人民币上写有真相的标语,武汉市江岸区“610”又再次将她从厦门绑架回武汉,再次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洗脑班头目李英杰伙同犹大龚良汉等人参与迫害,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采用的迫害手段有:不让睡觉、罚站、使用暴力等手段逼迫人妥协后,反覆看诽谤大法的东西、不停地写思想汇报、交代问题、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如果他们认为思想改造还不彻底,他们会说是假“转化”,哪怕是表示放弃对大法的修炼了,他们还要继续迫害。他们用以上的这些手段不停的残酷迫害李军峡,刺激她、辱骂她,并逼迫她骂师父、骂大法。以龚良汉为首的犹大们还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播放“××法师”宣讲净土宗的光碟、灌输他的《认识佛教》,力图将她拉入被邪党控制的佛教中去,以达到让她放弃大法的修炼。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底,原武汉市工商银行堤角分理处的女职员李军峡,被武汉市江岸区“六一零”恶警从厦门绑架回武汉,再次非法关押到“谌家矶洗脑班”,李英杰指使龚良汉、邱红(洗脑班做饭的)、邓启和(洗脑班司机)等使用暴力手段折磨李军峡,不让睡觉,罚站、逼迫看诽滂大法的资料,不停写所谓“思想汇报”、“交代问题”,刺激她、辱骂她,恶人将李军峡四肢分开铐在床上长达十多天,铐子都深深的扎进肉里,骨头都露出来了,两脚脖子上的肉都是黑的,李军峡四肢无法活动,口渴想要喝水,恶人邱红、邓启和竟然拿起小便盆给她灌尿喝。最后李军峡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就在谌家矶洗脑班上,李军峡被四肢分开铐在床上长达十多天,铐子都深深的扎进肉里,骨头都露出来了。两脚脖子上的肉都是黑的(死前脚上镣铐留下的黑色的伤痕仍历历在目)。在四肢无法活动的情况下李军峡口渴要喝水,“陪教”竟然拿起小便盆给她灌尿喝。李军峡最后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经常把自己衣服脱掉在地上打滚,但李英杰、龚良汉等人仍不罢休。2007年5月李军峡才被释放回家。

2008年7月5日李军峡在武汉市武昌区胭脂路武警医院发放真相光盘时,被医院不明真相的保安举报,后被粮道街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二子沟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2008年7月20日,李军峡的表妹从福建赶回来到看守所接她回家,刚上车就被几个便衣警察拉到一旁早已等待在那的警车,被非法劫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其精神再度失常。其母因女儿被抓,因此深受打击,住进了医院里,医院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但恶人仍不放人,直到“奥运”结束之后的8月26日才将她释放回家。回家后的李军峡时而清醒,时而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2008年11月7日天亮后的不久,李军峡被人发现躺在自家楼下一楼的水泥地上(她们家住在四楼),此时李军峡还有呼吸,身上也不见摔伤的痕迹,叫来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但最终还是不幸离开了人世。

2008年11月9日,李军峡在殡仪馆火化,邪党十分紧张和害怕,在殡仪馆周围布满了便衣和特务。

李军峡自被邪党迫害以来失去了固定的工作,她两次被非法劳教,时间长达两年半之久;她多次被拘留;三次被非法送往洗脑班被迫害,常常流离失所,生活无着落,打零工艰难为生。一生未婚,有才华的大学毕业生,就这样被中共迫害得精神失常,最后失去了生命。李军峡去世的当天武汉下着大雨,草木为之含悲,天地为之落泪。

李军峡的弟弟在十二岁那年出了车祸去世了,其父亲1992年因得了肝癌也不幸离开人世,其母亲杨秀芝,今年七十一岁,如今留下一个身患重病的风烛残年的老人无人照看。九年来武汉市共有五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李军峡是其中之一。我们强烈要求查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及幕后的黑手,制止这场迫害。还人间一个公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搜捕当晚,许多原法轮功义务辅导员被绑架到该院,成为武汉市第一批被非法关押的学员。

义务辅导站副站长王晓鸣当晚被劫持到该院,强制洗脑近半年,期间逼她上电视说违背自己良心的话,致使其内心异常痛苦、几近崩溃。

工商银行会计李军峡也于同一天绑架到此遭“监视居住”。多次关押折磨,李军峡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于二零零八年离开人世。

前后两天内关押到此的还有法轮功“二七”义务辅导站站长、江岸车辆厂外科大夫张长明,以及同单位的谭家莉、郑小奇。张长明于十月二十九日才被释放。关押期间遭到辱骂,威胁及罚站、不让睡觉等迫害。时任职工医院院长的谭家莉,直到二零零零年元旦前后才被放出。

相关原始资料:
武汉市邪党操纵医疗系统对法轮功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1/武汉市邪党操纵医疗系统对法轮功的迫害-245218p.html
李军霞是被中共恶党迫害死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5/230121.html
武汉黑监狱 邪恶集中营- 揭露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3/204450.html
李军峡被迫害致死的真相(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6/190502.html
武汉市“六一零”借奥运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7/183552.html
揭露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1/160637.html
武汉李军峡遭绑架 母亲担忧病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6/152878.html
昔日机敏会计今遭害成疯女--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残忍迫害李军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4/152122.html
武汉市汉口地区受迫害大法弟子部份名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15/8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