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毕文明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4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1206(Case No. 1206)
案情简述:
原籍山东省东营市人,家住甘肃陇西西郊。大法弟子毕文明毕文明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被定西监狱恶警毒打、电击死亡,身体伤痕累累。

在法轮功遭到残酷的迫害后,二零零零年二月毕文明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陇西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同年十二月毕文明和妻子及岳父母一同去北京上访,毕文明在北京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回来后一直流离失所在外。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八,兰州铁路局陇西工务段书记蒲胜利、纪检委书记张银针、保卫股长蒋秀峰到北京将何利斌、何文革、张波三人同时劫持到兰州,非法关押到兰州铁路局东岗拘留所十五天。十五天后,蒲胜利、张银针、蒋秀峰从陇西乘小车,将何利斌、何文革从兰铁拘留所接走。何利斌、何文革因拒绝写保证书而被直接劫持到陇西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到看守所发现毕文明(已被迫害致死)、李发明(已被迫害致死)、黄河洁、李冬梅、杨发增、张波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那里。

二零零零年底,毕文明夫妻同黄河洁的父母一起再次进京证实大法。当毕文明夫妻打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时,大家也一同高声齐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随后,一群恶警猛扑过来抢横幅,气急败坏的恶警乱棍在空中挥舞,把黄河洁打的头破血流,恶警把他们一家强行拖上车,带到前门派出所。

第二天,毕文明和岳父被送往崇文区看守所,毕文明和岳父被分别关押在不同的号室里。看守所的恶警们唆使犯人对不说出住址的大法弟子施以酷刑:在北京零下二十六度的寒冬天气,逼迫大法弟子洗凉水澡,并由几名犯人将大法弟子强行按住,然后一盆盆的从头上往下浇凉水,每次迫害长达近一个小时。

恶警们每天将毕文明等绝食的大法弟子从牢房带入另一房间,然后几个恶警犯人,拳打脚踢,轮番折磨大法弟子。然后,把大法弟子按倒在地,强行灌食。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毕文明和李福斌、蒋春斌等人在兰州租住房屋中,被甘肃省公安厅、兰州市公安局、兰州市城关分局、七里河分局非法搜查,之后绑架到七里河分局。第二天,被挟持到西果园看守所非法拘禁了七个月。期间,每天被强迫高强度奴役劳动达十六、七个小时,后又被劫持入陇西县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甘肃大法弟子毕文明从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被强行转入兰州市华林坪看守所,因为毕文明坚持学法炼功,被恶警从监视器中发现后,对毕文明施用惨无人道的酷刑“背穿”进行迫害长达二十多天。但毕文明坚决不向邪恶妥协,并绝食抗议,恶警杨临泉指使犯人对毕文明进行灌食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陇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谎称要释放毕文明,又将他从兰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到陇西县看守所。不久又被转到陇西戒毒所非法设立的洗脑班非法关押,每天灌输诬蔑大法的内容,企图达到让毕文明放弃信仰的目的。

直到二零零三年,毕文明因坚持不放弃信仰,被陇西县法院非法构陷,罗织证据,非法诬判三年冤刑。国保警察宋建华,知法犯法,威胁要将刑期按宣判之日算起,之后将毕文明绑架到兰州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四年一月,毕文明被转入定西监狱第四监区,在监狱长石文瑞的亲自指挥下,几个狱警和几个刑事犯用木棍、警棍、皮带将毕文明长时间的毒打,打得奄奄一息时,监狱长石文瑞指使狱警将毕文明仍吊铐在禁闭室的风场顶上。当时打人时,监狱长石文瑞高叫:“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有了上司的指使和纵容,狱警和犯人为了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想立功受赏,就疯狂的殴打毕文明。

四监区的大法弟子毕文明、金志林、徐峰、王玉平遭到了狱政科的李指导、张建英等人的电击等折磨。九月二日上午,恶警指使二名刑事犯对毕文明进行殴打,下午,五、六名恶警又将毕文明强行带入禁闭室进行摧残,禁闭室内设置高压电椅,下午五点多,毕文明被抬出禁闭室。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中午恶警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毕文明进行毒打,之后,恶警又用电棍电击迫害,导致毕文明当场死亡,身体伤痕累累。据悉,当时只听到毕文明喊过法轮大法好,其它就只能听到毒打声。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日,因毕文明看大法书,被指导员王进看见,大法弟子金吉林喊“书不能拿走”,王进恼羞成怒把金吉林戴上手铐,挂在天车上。由监区长李颜、监区教导员王进指挥分监区长王正红、指导员李沁峰,带领犯人申伍忠、孟福来等多人,殴打迫害毕文明,听到法轮功学员高呼“法轮大法好”,随即,毕文明被王正红和李沁峰架着往楼下走,犯人申伍忠、魏某某和孟福来边用拳凶猛的击打毕文明的腹部,然后砸上背铐,拖到楼下的禁闭室迫害。在禁闭室,狱警将毕文明四肢、颈部固定在监狱自制的“老虎凳”上,从中午十二点开始,狱警王进、李沁峰、王正红、齐永慧、李伟民、康永新、万队长、孙队长等狱警轮番用电棍电击毕文明的四肢及头部。

法医鉴定尸检报告出来,在尸检报告中陈述:“毕文明脑部受重物击中导致脑内出血一百多毫升死亡。”然而定西监狱给家属的答覆竟是“自杀”。
定西监狱受到内外舆论压力,只是对四监区当事警察做了经济罚款处理(大队长、教导员罚款一万元,副教导员罚款八千元,分队长罚款五千元)。随后,监狱管理局王忠民等为了隐瞒罪行,掩盖事实真相,将定西监狱的金吉林等所有法轮功学员分批转到兰州监狱和天水监狱,以隐藏事实真相。淡化此事,企图逃脱罪责。

毕文明的岳父岳母被陇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宋建华多次上门骚扰、恐吓,在二零零二年元月、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先后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2/历年被劫入兰州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301816.html
兰州铁路定西工务段何利斌遭受种种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0/兰州铁路定西工务段何利斌遭受种种的迫害-291473.html
甘肃定西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5/甘肃定西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282698.html
甘肃省公安厅不法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5/甘肃省公安厅不法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81238.html
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应海遭受迫害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0/兰州法轮功学员王应海遭受迫害经历-270226.html
兰州市榆中县金吉林十年冤狱将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2/兰州市榆中县金吉林十年冤狱将满-255956.html
曾遭非法劳教判刑 甘肃陇西县刘汝兴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7/曾遭非法劳教判刑-甘肃陇西县刘汝兴含冤离世-251569.html
甘肃省陇西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4/甘肃省陇西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235811.html
甘肃省陇西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4/甘肃省陇西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235811.html
兰州市榆中县金发明遭八年冤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4/231406.html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的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5/186503.html
蒋春斌仍在兰州监狱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44275.html
迫害中,她失去了三位亲人(图)── 甘肃省陇西县大法弟子黄河洁一家被迫害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6/143321.html
甘肃定西监狱管教揭露30分钟虐杀法轮功学员毕文明详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0/104421.html
甘肃陇西县大法弟子毕文明及其岳父母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7/92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