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江锡清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202(Case No. 3202)
案情简述:
江锡清原为江津区税务退休干部,修炼法轮大法后,辛勤工作、关心他人,乐于助人,身体一直很好。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前几天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初二)下午,家人去劳教所见他时,人还好好的。不到二十四小时,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家人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声称人已去世。在江锡清老人被劳教所宣称“去世” 七个多小时后,子女们发现:老人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老人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

江锡清的家属一直找有关部门要求劳教所对此负责并严惩凶手。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江津区政法委和“610”妄图逃脱他们的罪恶,通过地方的恶警、国安大队和公安派出所对江家属进行骚扰和威胁、派人监视和上门抄家、殴打正义律师等,阻挠江锡清子女替父亲之死讨回公道!

新年刚过,正月初三(一月二十八日)重庆江津六十六岁的大法弟子江锡清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江锡清老人去世的整个过程十分蹊跷、疑点重重,在被宣称“去世”后六个多小时,人中、胸部、腹部、腿部都是热的。

江锡清被迫害离世的时候,正是七大队二中队以李勇为首的恶警公开叫嚣三天搞定法轮功学员-只要结果,不择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时候。包夹江锡清的人员叫张佐全。重庆长寿区洪湖农民,30多岁、身高1.70米左右,一只手有残疾,只有一只耳朵,公开叫嚷他包夹的法轮功学员谁敢不屈服,实质上他就是一个贩毒、吸毒,敢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的劳教人员。他曾经把法轮功学员罗饺禹打得眼睛出血,昏倒在地。后来张佐全还被恶警利用来做严管组组长。

江锡清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是奥运之前几天被劫持到劳教所的。
初二(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家人去西山坪劳教所见他时,人也是好好的。在与家人见面交谈后不到二十四小时,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多,家人突然接到劳教所电话声称人已去世。

家人赶到西山坪劳教所后,狱警不让见江锡清的身体,被电话告知到宇讯大酒店等候,有关人员说要向上级汇报,等公、检、法的人来解决。直到晚九点四十五分,仍无相关人员前来解决。家人说:“还要等多长时间?你们事先没通知你们这方的人吗?”这时,对方很快打了一个电话,马上从酒店楼上下来一帮便衣,坐了两车人(其中一名便衣叫刘华,负责接待的姓李),说让家属随后跟着到殡仪馆,只许直系亲属呆五分钟,还扬言不准带任何东西(手机、相机等)。

到殡仪馆后,家人把江锡清的身体从冰柜里抬出来,竟然发现还有余温,人中、胸部、腹部、腿部都是温的(而此前“遗体”已被冻了几个小时了)。家属还发现,江锡清的嘴唇张开,上牙齿全露出,咬着下唇,腹部松软,肚子里没有食物的感觉,裤子没穿好,门襟扣子没有扣上,鞋子上满是泥。

家属用相机拍下了一些镜头,被二十几个邪恶(包括火葬场的人)抢夺、毁掉。家属打了110报警,110接电话详细问明情况后,答复10分钟到。这时,邪党人员在旁边答腔说:“公安就在这里,110不会来。”家属坚持要守灵,邪党人员不准,并宣称是家属闹事,随后,几人夹拖一个家属把他们拖出殡仪馆。在场的警察有二十多人,其中包括西山坪劳教所的田小海、刘华等人。直到他们离开后,110都未出现。

一月二十八日,西山坪劳教所对家属称江锡清死于心肌梗塞,二十九日又改口说是因为“刮痧”致死,而且“刮痧”部位包括两个手肘部,大小腿关节处等全身多个部位,此说辞完全自相矛盾,根据常识刮痧都是在夏天,而且通常只是刮后背。家人在二十七日见到江时他好好的,为什么要刮痧?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江遭毒打致死,而且身上有多处淤伤,满身青紫,这也是警方不敢让家属翻看身体的原因。

邪党人员们把江锡清家属拖出殡仪馆后,提出要协商解决。家属说没吃晚饭,准备走,并要求把遗体带走,但邪党人员不准。

江锡清是重庆江津市地税局退休职工,住址:江津市地税局集资楼301号。在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第二天,五月十三日在家中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走。当天他妻子罗泽会也在油溪失踪,经家人多次寻找后,得知罗泽会也被绑架、已经被江津区检察院非法批捕。随后家人多次去拘留所查询后得知,江锡清被非法劳教一年,而得不到关于罗泽会的消息。直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家人再次去拘留所问询后被告知,罗泽会被判刑八年;而家人一直也没有收到判决书,也没有见到本人。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江锡清被劫持到西山坪劳教所继续遭受非法关押迫害。在他被迫害致死之前,多方传出西山坪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整训的消息,迫害十分严重,一名二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腿被打断。劳教所为封锁消息曾一度停止家属接见。

现在警方企图强行火化江锡清的遗体,掩盖犯罪真相。现家属拒绝在火化单上签字,警方威胁要强行火化。西山坪劳教所参与处理此事的是管教科的刘华、七大队大队长田晓海、狱警李勇等。江的家人被严密监控。江锡清妻子罗泽惠仍被非法关押于江津琅山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11点过,江津国保支队队长穆超恒和政法委邱纯飞,指使江津国保、江津区公安局、江津区德感派出所、江津区德感镇牌坊居委会共八人,对江锡清的女儿江平进行了非法抄家。他们非法抄家后还把江平强制带到派出所,威胁说:“江锡清的身份证、工作证、照片是谁发在网上去的?报案和申诉书是谁在网上公布的?是谁突破的网络上的网?”他们还对江平说:“你去给你姐和哥说,把你爸爸的骨灰拿回来安葬。”

当日中午1点过,几江派出所的人同时又到江锡清的大女儿江宏的家进行骚扰,致使当天下午江宏的孩子没能去上学。随后,他们还去了江锡清的儿子江洪斌那里进行骚扰。

江锡清被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后,家属坚持讨回公道,不断被当局相关人员迫害骚扰。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四时,江锡清的大女儿江宏接从北京来重庆调查父母江锡清、罗泽会被迫害一案的律师张凯、李春富,刚到江津区江宏家中时,即被江津区“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恶警三十多人围攻、殴打、非法抄家、绑架,江宏家中的关于江锡清、罗泽会被迫害的详细资料、证据,被邪党恶警们非法抄家抢走,老人的两位子女江宏、江洪斌(音)被打成重伤;两位律师张凯、李春富被江津区“六一零”恶警当场殴打并用手铐铐走。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书记万凤华威胁江锡清的大女儿江宏说,谁叫你们请的律师,如果以后再有外省的律师出现在江津区,就对你们全家进行报复。

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和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富,受江锡清儿子江洪宾的委托,为其父被迫害致死一事提供法律服务。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两位律师在委托人家里了解案情时,被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区公安局江津分局及油溪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非法拘禁,吊铐殴打审讯达五小时以上。

二零零九年一月,法轮功修炼者江锡清遭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警察打昏,并在还活着的情况下被强行火化。五月十四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出通告,对重庆市司法系统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江锡清及吊铐殴打律师的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全面追查,进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

下面是不堪骚扰而离婚的儿媳邹绪群诉述她本人及江锡清家属近期被骚扰、恐吓的情况:

我叫邹绪群,我公公江锡清被中共活摘器官,作了标本(中共人员自己说的,有会议录音作证)。因为公公的死,当时由于压力,我被迫与丈夫离婚,没想到离婚后,中共依然不放过我们全家,重庆监狱、国保、“610”政法委、小区、警方一直在寻找和抓捕我婆婆罗泽会、丈夫江宏斌、和姐姐江宏。

二零一五年四月开始,我的住房被监控,小区和不明身份的人员,每天都要到我居住小区,查问保安我家人的情况。

江宏的丈夫被江津国保警察抓去审问、照相、录音、手机都被收去做了处理,国保让江宏的丈夫跟我大哥邹绪祥传话说:“江宏斌他们一家的事搞大了,中共中央那边下达了文件要抓捕江宏斌一家人,文件下到重庆,重庆下到江津,你们出去都要把你们抓回去关起来,把小孩送到孤儿院,好的话给你留一个小孩,不好的话一个小孩都不留。”

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下午大约十五时,因为我休息,江津国保大队就要求我所在单位领导王院长和李主任电话通知我回单位,整个过程没有出示警察证;不报名姓,只说他们是江津国保大队的,追问我婆婆罗泽会、丈夫江宏斌、和姐姐江宏的行踪,并且威胁我开除工作、知情不报、以窝藏给我定罪,要把我整的很惨。

七月一日,重庆市江津区国保两名警察绑架了江宏的丈夫到江津国保支队,威胁、软禁办法逼供,要求江宏的丈夫说出罗泽会、江宏、江宏斌三人的信息或住处及现在情况,几小时后才放回家,并提出要求江宏的丈夫知道三人情况立即向警方报告,知情不报窝藏罪处理。

江宏女儿张萧月,六月二十日,在上海某学校工作放假回重庆江津区,七月三日,重庆市江津区国保、警察电话通知张萧月到江津国保支队,威胁、软禁办法逼供,要求张萧月说出罗泽会、江宏、江宏斌三人的信息或住处及现在情况,几小时后才放回家,并提出要求张萧月知道三人情况立即向警方报告,威胁知情不报窝藏罪处理。

张萧月与同学袁浩经常通电话、信息交流。六月二十九日袁浩从沈阳回家的途中,警方就电话通知袁浩父母,袁浩到家后要接受调查。七月三日,重庆市江津区武装部通知,袁浩到江津区武装部调查。武装部在职人员问:“袁浩,张萧月是否给你讲过她外婆(罗泽会)、妈妈(江宏)、舅舅(江宏斌)的情况,作为一名现役军官的角度来讲,要实事求是的说,告诉组织情况,如查实知情不报或瞒报,我们以武装部的名誉通知部队,以军法处理等等的对话。”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江津区政法委副书记万凤华、江津警察、还有两人不报姓名的人,下午三点十分左右,他们一共四人到江津佳华整形美容医院,找佳华医院的温院长(温应泉)、王院长(王平)、李主任(李小梅),要求江津佳华医院,以医院的名誉,通知我开会,地点在江津佳华整形美容医院五楼会议室,把罗泽会、江宏、江宏斌三人情况给政法委或警察,如不报告并以窝藏罪处理,要求医院开除我工作。我担心受怕,怕两个小孩被害,被迫流离失所。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7/为掩盖残忍迫害的蓄意谋杀-38791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6/重庆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345697.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重庆江锡清被害死六年多-家人坚持伸冤遭追捕-314554.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6/多少活人被当作死人处理(下)-30354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0/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的残暴(中)-282742.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6/王立军、薄熙来迫害重庆法轮功学员案例-255258.html
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恶警李勇犯罪事实(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1-7-2011)-248676.html#11116222812-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0/薄熙来等邪党恶徒对重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45635.html
http://www.m肖玉华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9/重庆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233063.html
重庆劳教局胁迫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3/222764.html
重庆大学退休教授张优稿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216771.html
二零零九年重庆地区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统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216081.html
从尹思荣对重庆市劳教局的诉讼谈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5/216326.html
遭非法劳教 尹思荣控告重庆市劳教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8/214044.html
家属被禁止探视 尹思荣状况堪忧(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5/208334p.html
江锡清被害死,女儿为父鸣冤被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207518.html
重庆恶党书记:请外地律师,报复你全家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5/21/201339.html
害死江锡清并殴打律师 重庆司法系统被通告追查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5/20/201227.html
老人被劳教害死 家属、律师被殴打绑架(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7/201051.html
江锡清老人被迫害死、家属不断被骚扰(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1/197528.html
重庆江锡清被迫害致死 家人被骚扰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2/197027.html
劳教所单方声称尸检,逼迫家属签字(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1/195250.html
重庆市劳教所蓄意谋杀江锡清老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167.html
江锡清老人被害死,子女呼吁关注(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7/194944.html
重庆市劳教所蓄意谋杀江锡清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9/195167.html
江锡清被劳教所迫害致死 子女要讨说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4/194851.html
江锡清老人被重庆劳教所殴打致死情况补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194644.html
花甲老人正月初三被重庆劳教所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31/194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