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谢德清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228(Case No. 3228)
案情简述:
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病退职工、大法弟子。多次被非法綁架、關押、迫害。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再次被綁架迫害,于五月二十七日晚上一点十五分左右,被迫害含冤去世,双手变黑,遗体也逐渐变黑。

谢德清,家住成都市清江东路188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谢德清和妻子余勤芳女士炼完功后,在回家的路上,两个小伙子贴近了谢德清,在他身旁的两边各站一个,亮了一下他们警察的身份,叫谢德清跟他们走,就这样把谢德清绑架到了青羊横街派出所,用高压、威胁、伪善等手段迫害他,其目的是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叫他写保证,以后不再炼法轮功,他坚持不写保证。派出所把他关押了一天,到晚上九点多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谢德清夫妻、二儿子谢卫民、女儿谢卫群、女婿徐国昌,一起到北京上访,刚走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绑架,用警车押送至天安门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后。四川驻京办事处,把他们关在一间空屋里,地上只有一点烂板板,几个人就在木板上熬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两个看管他们的人谈话,其中一个人说:“昨天晚上好冷,我盖了四床棉被都冷”。谢德清、余勤芳他们一家却只穿了一件毛衣。

第二天下午,成都市青羊公安分局,石人派出所(现改为府南派出所,以下称府南派出所)和成勘院的曾建川等人到了驻京办,首先把谢德清他们身上带的所有钱全部搜光,然后做了笔录。到晚上就把他们押上了回成都的火车。二十五日早到成都后,把他们关进了成都青羊戒毒所,当晚十点过,府南派出所来了一个警察,把他们转移到九茹村拘留所。到了拘留所,看守人员强迫他们把外衣全部脱光,非法搜身,然后分别关到几个监室。余勤芳走进监室一看,通铺上挤满了睡着的人,就坐在床边,一个功友让了让,叫她睡下。

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吃的是带有泥沙的烂土豆,广播里播的是攻击大法、污蔑师父的谎言。放回家后,被非法罚款八千五百七十多元,并强行在工资中扣除,每天还要到门卫处签字,单位长期派人监视,跟踪,好长一段时间不准他们外出。每天买菜只准余勤芳一个人去,还派一个带着警棍的“二排”跟着,到了菜市,他还大声告诉世人,说她是炼法轮功的。

遇到节假日或所谓的敏感时期,就把谢德清、余勤芳等法轮功学员关进九和嘉阳商务酒店,办洗脑班。警察唐丽丽讽刺的说:“你们就当旅游吧。”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六日,成都市府南办事处主任“610”头目尹云设诡计,通知谢德清到办事处商量儿子工作的事情,谢德清去后,就被绑架到所谓“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下称“新津洗脑班”),被迫害三个多月。放回家时,骨瘦如柴,精神状况极差。

儿媳妇张红,身体有病,长期生活在这恐怖的环境中,谢德清被绑架后,再一次受到惊吓,邪党人员和恶警随时恐吓、跟踪、监视她行踪。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留下了一个五岁的女儿。

为了再次免遭无辜迫害,谢德清夫妻、女儿、女婿、外孙女,从此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即使这样恶人也不放过,成勘院、科研所还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开始扣他们的退休工资。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谢德清夫妇在成都高新区法院准备参加旁听对法轮功学员陈昌元的庭审。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保卫处处长方国富早已在法院附近等候。为了绑架谢德清夫妇,成勘院与府南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石人南路社区、府南派出所蓄谋已久。

见到谢德清,方国富假装问:你来这干什么?谢德清反问他来这干什么?在十一点左右,等谢德清走到没人的地方,方国富和另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将谢德清绑架。余勤芳上前论理,也被绑架。两人都高喊“法轮大法好”。

中共不法人员用两辆车将谢德清夫妇分别绑架至府南派出所,街道综治办主任尹云,府南办事处主任王琮(女)早已在派出所等候。府南派出所所长刘川见谢德清夫妇就骂,两次将近70岁的余勤芳老人从四、五级梯高的楼道推下去,余勤芳的手至今还有伤痕。谢德清也被打,被反复扇耳光。谢德清责问警察,刘川等恶警才停止暴行。

谢德清夫妇在府南派出所一直高喊“法轮大法好”。随后成勘院、府南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石人南路社区与府南派出所合谋将他们送往新津洗脑班。

谢德清到新津洗脑班后两三天,很快便出现便血症状,吃不下饭。在洗脑班,陪教王秀琴(女)曾对余勤芳说:谢德清小便带血,我带他去检查,全身都是病。但近几年来,谢德清身体一直很健康,并没有什么病状。

在洗脑班,只有二十多天的时间,谢德清被迫害成皮包骨头,不成人样,滴水难咽,小便失禁,并拌有心绞痛,人处于昏迷状态。五月二十三日深夜,奄奄一息的谢德清被扔回家中。

在随后的四天时间内,谢德清老人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稍微清醒时又因心绞痛难忍,满脸痛苦,在床上艰难的想转动身体、艰难的辗转呻吟,痛苦万状,他曾便血两天。

当谢德清生命危急时,家属给院保卫处方国富打电话,让他过来看一下,他不来;家属又给居委会潘用华打电话,潘用华让找方国富,他说他不来、他不管。

五月二十七日晚上一点十五分左右,谢德清含冤去世,双手变黑,遗体也逐渐变黑。谢德清生前艰难的说了几句话:新津洗脑班曾强制送他到医院进行所谓身体检查,并给他注射、输入了不明药物,近十多天内水食难进。

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二十八日上午,其妻子余勤芳被从新津洗脑班带回家中。自此整个成勘院的清江东路188号住宿区开始处于中共各级人员的重重包围之下,连客人电话也受影响,其中有成都市国安、国保、防暴大队、成勘院保卫处、门卫保安、物管、家委会,明的、暗的便衣、便车。进出行人均被严密盘问,并被要求登记。

余勤芳女士刚到家,成勘院退休办的宋延林到家说:谢德清遗体何时送殡仪馆,告诉他一声。余勤芳女士说:“等事情弄清楚了再说”。接着地段警察戴南来了说:“你们有什么条件,有什么要求提出来”。余勤芳女士说:条件以后再说,要求就是解剖尸体,弄清真相。

五月二十九日后半夜一点左右,成都市国保大队610成员、石人南路社区综治办、派出所及成勘院保卫处相关人员十多人到谢德清灵堂处,欲将遗体抢走强行火化,掩盖迫害证据,遭到谢卫东和谢卫民俩兄弟及其他亲属的拒绝、阻拦。

凌晨三点过,一群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开进了大院(成都市清江东路一百八十八号),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警察,其中二十多个警察气势汹汹的冲进了灵堂,一个带队的警察指着谢德清的俩个儿子说:首先把他们俩个制住。马上有三个警察上前把大儿子打倒在地,两个警察把二儿子打倒在地,并对他们俩兄弟拳打脚踢。儿媳妇欧惠兰护着谢德清的遗体,两个警察制住她,不许她动。

就这样在亲朋好友和邻居众目睽睽之下,警察用暴力把谢德清的遗体抢走了。同时还把两个儿子绑架到派出所去。儿媳妇说:“你们怎么样把人弄走的,怎么样送回来,我要去告你们”。带头的那个警察说:“我们这么大的行动还怕你去告吗?”

五月三十日中午,成都市610人员强行将谢德清遗体火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7/丈夫、女儿被迫害致死-成都余勤芳一家遭受的迫害-40751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7/冰冻遗体十八年背后的真相-387861.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0/四川女钢琴教师谢霞生前遭受的迫害-347317.html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恶内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恶内幕-280562.html 大学教师揭露新津洗脑班投毒罪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4/大学教师揭露新津洗脑班投毒罪行-270620.html 成都新津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6/成都新津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犯罪事实-270400.html 成都建筑专家蒋宗林全家身陷囹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6/成都建筑专家蒋宗林全家身陷囹圄-267001.html 成都新津洗脑班的药物行凶和人体实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7/成都新津洗脑班的药物行凶和人体实验-265895.html 成都新津洗脑班仍劫持迫害多名公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7/成都新津洗脑班仍劫持迫害多名公民-265570.html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4/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二)-265382.html 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3/中共灭绝人性的药物行凶(一)-265381.html 成都派出所、街道办事处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7/成都派出所、街道办事处迫害法轮功学员-248383.html 王明蓉被成都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6/王明蓉被成都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死-247555.html 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3/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239448.html 迫害成都市大法弟子谢德清致死的责任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7/212096.html#0911703538-2 成都退休副教授仍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910.html 七旬老人出门买菜被警察劫持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3/204448.html 退休职工死亡案疑点重重(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9/203637.html 成都大法弟子谢德清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5/202254.html 谢德清被害死 遗体被一百多中共人员抢劫火化(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1/201967.html 成都大法弟子谢德清已被迫害致死(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1/201969.html 谢德清被“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害死(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0/201910.html 成都高新区恶警法庭外绑架大法弟子(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6/200308.html 成都恶党人员诱骗绑架 退休职工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19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