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金总善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013(Case No. 2013)
案情简述:
海林市法轮功学员。

牡丹江市海林市发廊业主。因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警察残酷迫害,家破人亡,闫凤梅被海林市国保大队绑架五次、非法拘留三次、绑架到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骚扰十次以上。丈夫金总善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多次被国保大队、派出所上门骚扰,最终被迫害致死。闫凤梅的姊姊闫凤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姊夫孟宪国被绑架后又累遭骚扰,被迫害离世;闫凤梅的父亲因迫害悲愤离世。迫害给闫凤梅全家造成了巨大伤害和无法估量的损失。

一九九八年,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开始修炼法轮功。夫妻俩严格遵循真、善、忍的心性标准力求做个好人。闫凤梅炼功前,患有风湿、贫血、肾炎、神经衰弱等各种疾病,金总善患有头痛病、胃炎、肩周炎、肾炎,夫妻俩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浑身疾病不翼而飞,夫妻俩感谢师父与法轮大法的救度之恩,可大法师父不要弟子一分钱,他们便把对师父感恩的心化作句句肺腑之言,向店里每一位顾客诉说法轮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日当天,海林市公安局劫持金总善到公安局,与其他几十名大法弟子一起非法关押一天一宿,逼迫放弃信仰。几日后,金总善再被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多次非法提审逼供,并逼迫金总善放弃对大法的信仰。金总善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被勒索五千元才被放回。期间,闫凤梅被国保大队绑架到洗脑班与其他十几位大法弟子一起被非法拘禁迫害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闫凤梅为法轮功鸣冤进京上访,再被非法关押六十六天,被勒索五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夏,闫凤梅又被第四派出所警察王红旗、指导员姚福江等人劫持,逼迫她出卖其他同修,闫凤梅抵制不从,当晚八点钟放回。

反反复复的无端迫害及恐怖高压,使金总善被迫放弃修炼四年多时间。他又开始抽烟、喝酒,本来远离他的一些疾病也重新复发,经常往返医院、药店,病情不但没好转,反而越加严重。期间,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海林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仍多次上门骚扰,还逼迫金总善在一些表格上签字。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金总善回归到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又一次在两个月内无病一身轻,再次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体会到大法师父的无量慈悲。此后,金总善每天都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

二零零九年三月廿三日晚22时多,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大队长丁玉华(女)伙同国保科副大队长王威、副大队长关景伟、恶警金海珠、第四派出所十几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家入室抢劫,抢走了电脑并绑架了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和正在金家做客的闫凤梅的姐夫孟宪国。金总善从公安局走脱后,被迫流离在外,金总善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近百岁姥姥曾到公安局前喊冤,呼吁释放亲人,警察却置之不理。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被家人发现昏倒在他母亲家门前,已不省人事,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在金总善给海林公安局副局长赵化江的公开信中说:「在你的直接授意下,你的手下半夜三更非法强行入室抄抢我家的场景,一个月来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觉不亚于土匪下山,鬼子进村扫荡,场面极其恐怖,并绑架了我们夫妻,我当时愣住了。『土匪们』强行抢走了我家的计算机,MP4等个人财物,我不断地问在场的人,『为甚么?发生了甚么事?』没有人理我……」金总善生命垂危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闫凤梅再三要求见丈夫一面,被丁玉华断然拒绝。在金总善去世当天,丁玉华一伙秘密将闫凤梅劫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闫凤梅直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被放回时,才确定丈夫已离世。在失去亲人的伤痛中,海林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仍对她不断无理骚扰。


二零一五年六月,闫凤梅女士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并要求释放正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姐姐闫凤华。

相关原始资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9/黑龙江海林市闫凤梅一家遭受的迫害(图)-368102p.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0/黑龙江海林市恶警丁玉华绑架抢劫-为害一方-26263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4/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247819.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6/黑龙江海林市金总善夫妇受迫害事实-243767.html
夫妻遭绑架迫害 金总善含冤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202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