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杜桂兰
性别:
去世时年龄:
年龄未知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539(Case No. 539)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奇迹般的摆脱了折磨自己大半辈子的病魔。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以后,杜桂兰要去北京和平上访,就给在哈尔滨打工的小儿子打电话,她没有告诉儿子去北京上访的事,怕儿子担心,只说自己想去北京。她告诉儿子,自己只有去的路费,回来没钱。小儿子在火车站等着,给了妈妈一千八百元钱。见到母亲,孩子非常高兴,因为妈妈一辈子没出过远门,这次要去北京逛逛,儿子喜出望外。小儿子一九九八年出去打工,还不知道母亲喜得大法的事。

二零零一年杜桂兰的一个妹妹被绑架,妹夫去她家辱骂她,因为那个妹妹学大法是她让她学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新南派出所的张志鹏等人经常骚扰杜桂兰,还盯梢,杜桂兰被迫流离失所,她在工农区五道街租一楼房,租房时儿子签的字,用儿子身份证,她搬走后,警察查到是她小儿子租的房子。

二零零三年刚进腊月,离过年还有二十来天的一个晚上,不到九点,一伙警察把窦长彦和他的小儿子绑架到工农分局团结路派出所,警察把他和孩子分开摧残。窦被装进一个铁笼子里折磨,警察逼问窦长彦妻子的下落,威胁窦,窦不服,嚷到:“我和你们没完。”

警察逼问窦的小儿子他妈妈杜桂兰去哪儿了?孩子不说,警察就毒打孩子,无论怎么毒打、摧残,二十一岁的孩子就是不回答,也不吱声。警察刑讯逼供,从晚十左右一直毒打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多,孩子被折磨的昏死过去。这期间警察还对孩子实施酷刑,拿绳捆,两手背后面上绳。十个、八个警察轮流换班,拳打脚踢,不停的折磨孩子,窦长彦的小儿子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苏醒后依然什么也不说(毒打折磨孩子的警察中有一人叫尹焕亮),最后出现生命危险才被送医院抢救。

窦长彦被迫交了八千元钱才将孩子保回家,警察写了什么东西孩子被迫签字才死里逃生。窦长彦家跟前有便衣蹲坑,孩子有家不能回,躲到亲戚家养伤。警察打人时打的都是内伤,孩子全身都是伤痛,整整躺了一个星期,才能起来活动。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二零零三年腊月,离过年还有六天。晚上十点左右,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杜桂兰的丈夫窦长彦在父亲家躺下不久,突然听到急促的敲门声,警察闯进来,为首的一人是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警察让窦长彦跟他们走,窦长彦不去,问:凭什么跟你们走?有个警察欺骗说他妻子可能住院了,窦不相信这伙人的谎话。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中有个他认识的警察说:“杜桂兰可能不在了。”

公安的车将窦长彦拉到新南派出所,当时地下有清雪,那天晚上很冷,张志鹏和另一人逼窦长彦进屋脱鞋,他没顺从脱下鞋。这伙人又用车把窦长彦拉到南山医院对面停下。白天还好端端的窦长彦妻子转眼间躺在隆冬的地上,头冲着西方,身上盖着一层东西。

杜桂兰租的楼房在南山医院对面,那几栋灰色的楼房是南山矿的职工住宅楼。 家人赶到现场时,发现杜桂兰顺道躺在地上,警察说去抓杜桂兰时,杜桂兰听到有人开门,就从窗户往下跳,摔死了(注:据一目击者说:当时六点刚过天都黑了,有一人躺在地上,还有呼吸,这人就是杜桂兰)。在杜桂兰出事的这段时间里,警察在干什么,杜桂兰还活着,他们怎么不救人?警察说从楼上跳下摔死的,但是杜桂兰住在二楼,二楼离地面非常矮。这座楼和南山医院只隔着一条哈萝公路,修筑哈萝公路时,路面增高近一米,一楼大多是饭店或小吃部,门距离路面大约一米左右,需要迈五、六个台阶才能到达路面,也就是说从二楼窗台到杜桂兰躺的地方不到三、四米远,警察说是跳楼摔死的,疑点重重。

白天老父亲过生日,下午一点左右,妻子杜桂兰前去祝寿,她从前门进去的,呆一会儿,亲人催她走,杜桂兰说电饭锅坏了,让帮她修电饭锅。她走时乐呵呵的,婆婆还给她拿一些好吃的。这段时间警察到处找她,到处都是通缉令。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害死了她?

窦长彦强忍悲痛,想去妻子住的屋子看一眼,可警察百般阻止,不许窦进屋看现场。警察说马上将要将杜桂兰拉走,李树江逼窦长彦签字,妻子含冤而死,而且死的不明不白,窦长彦不签字,警察就用绑架窦长彦的两个孩子相威胁。窦长彦被逼迫违心签字。

杜桂兰被拉到鹤岗第二看守所解剖处,警察再次逼窦长彦签字,窦长彦拒绝(警察张志鹏和吴德江都在场)。妻子离世才三、四个小时,警察为什么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急着要解剖?这其中隐藏着什么呢?窦长彦被逼的万般无奈,第二次违心签下自己的名字。

令人不解的是警察不许窦长彦留在现场,把窦控制在另一个房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为什么不许家人在场?这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是否摘走了杜桂兰的器官牟取暴利?两个警察将窦长彦非法拘禁在另一个房间,其中有一人是张志鹏(当时是新南派出所警察,后调到疏园乡派出所)。家人买寿衣回来,看见杜桂兰赤身裸体,浓密的头发被剃光,头部左侧有个洞!她仰面躺着,嘴张着,眼睛半睁半闭,她被解剖后,身上有一条长长的伤口被用绳子缝上了。 有人给杜桂兰穿衣服,一翻身,亲人吃惊的看见杜桂兰的腰部也被人割了大约八寸长的伤口子,惨不忍睹(据后来分析可能肾被摘走了)。

好端端的妻子,善良的妻子遭此不幸,窦长彦悲痛欲绝,警察逼迫家人第二天8点前必须火化。杜桂兰死的不明不白,离世几个小时,这伙人就急匆匆逼家人火化尸体,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怕曝光的隐情?亲人心里一百个不愿意火化,这一切太突然了,太不符合常规了,可是不在火化书上签字,警察就恶狠狠的要去绑架两个孩子。妻子火化时,窦被警察带到朋友高继民家,一个警察监视他。妻子遗体火化后,李树江说用的是窦长彦上次保孩子的八千元钱,还剩点儿零头。

窦长彦的妻子杜桂兰,属猴,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生日是阴历二月二十二日,初中文化,给人做服装谋生。她婚后居住在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55委,那儿离一个叫大杨树的地方很近。杜桂兰家祖孙三代人都曾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

杜桂兰含冤而死的第二天七点多,小儿子给他哥哥打电话:“跟你说个事,你别着急,挺住,咱妈没了。” 按常理是,人死后,停留几天,等家人进行拜祭,才进行火化。没过二十四小时,警察逼家人火化,大儿子打车赶到殡仪馆还没看到妈妈遗容,警察就要往炉里推杜桂兰的遗体,被她的一个妹妹拦着:“让孩子看一眼。”

杜桂兰被害死的遗容相当惨,孩子只看了一眼妈妈的遗容就被亲人拽走。因为亲人怕孩子被警察迫害,一亲人说:“抓小猫小狗还知道咬两口,何况人呢?”亲人害怕,当时来了好多警察,还有拿枪的,在恐惧下生活,没有安全感。家人连骨灰都没敢让孩子抱,也不敢让孩子打灵头幡,让姑姑家的孩子代替。

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

鹤岗地区四人:
孙淑芹、杜桂兰、徐志成、赵国新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7/凄惨的新年——谁陪他们的亲人过年-38204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2/忆十四年前的一宗冤死案-345468.html
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0/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337356.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6/多名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器官被摘-303350.html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迫害惨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7/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家庭遭受迫害惨剧-303295p.html
哭泣的黑土地(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哭泣的黑土地(图)-237324.html
鹤岗市大法弟子杜桂兰被迫害致死的更详细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2/97145.html
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杜桂兰被当地恶警迫害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2/6/44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