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宋冰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7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258(Case No. 3258)
案情简述:
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五年来,宋冰流离失所,在看守所被中共地方官员与警察们野蛮摧残出现的严重肺结核一直没好,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病情恶化,含冤离世。

宋彦群二零零零年与一位同修上北京上访。想不到的是:在北京信访办门口布满了警车,各地都有人拦截绑架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宋彦群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因炼功被无理加期八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份被放回来。

当时妹妹宋冰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姐妹俩被非法关押于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宋冰被加期六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回到家中。劳教所长期的肉体和精神摧残折磨,加之超负荷的奴役劳动,使姐妹俩的身体极度虚弱。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七时左右,舒兰市公安局被以郭威为首的一群恶警破门而入,蜂拥而上,进屋就将宋冰和宋彦群摁住。他们抓住宋冰的头发把她的胳膊反扭着背到后背,头和脖子卡在沙发撑上,既喘不过气又说不出话,身子被扣摁着。宋冰和宋彦群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好人了!”恶警们一听赶紧把所有的门全都锁上,窗帘全都拉上,把宋冰和宋彦群的嘴全部用塑料胶布封上,把头都用衣服和裤子蒙死,后背戴上手铐,将她们架起,劫持上了警车。

他们把宋冰和宋彦群拉到了舒兰街矿派出所,男恶警郭威对宋冰和宋彦群非法搜身。宋冰坚决反抗,他见宋冰奋力抵制,就气急败坏的对她大打出手,抡起胳膊,象疯了一样,对宋冰左右开弓打大耳光,宋冰被轮得身子一个接一个的折个。恶警郭威打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说:“好,你等着,一会儿回来我好好收拾收拾你。”随后恶警郭威带人去抄家,把宋冰和宋彦群屋内的所有物品洗劫一空。宋冰和宋彦群被劫持到舒兰市公安局连夜非法审讯,后半夜一点被送到舒兰市南山看守所。

第二天下午,舒兰市公安局黑压压的来了一大群,把宋冰和宋彦群固定的锁在审讯专用的凳子里,那个凳子锁上以后,脚动不了,身子动不了,就一个姿势。参与非法审讯宋冰的有:舒兰市公安局的王庭柏、李甲哲、肖勇在旁边坐着,还有另两个年轻的,一胖一瘦。打手们就把宋冰的胳膊和手向后反拧,另一只胳膊绕到头上向后拧,一个胳膊在上,一个在下的紧紧铐在后背上;在后背手铐上系了一条手巾,一边向后压上面的胳膊,一边向后向上吊着抻手巾。逼她说话,她不说话,那两个打手又配合着一个在后面抻,另一个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专挫她脸部的敏感部位,往她耳朵和鼻子里来回反复插。他们觉得这样不够劲,打手(瘦子)把挫宋冰的东西扔了,拿来了一瓶子芥末油,是用矿泉水瓶装的,开始给宋冰灌芥末油。

后面的那个打手薅着宋冰的头发,使劲向下拽,脑袋向后仰的几乎要翻过去,胳膊被手铐勒的紧紧的硌在后背上。他们用手巾把她的嘴堵住,然后看她鼻子呼吸,她鼻子一吸气,打手们就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芥末油从鼻子被灌进气管里,呛得肺子象要炸开了似的疼,几近窒息。他们把芥末油瓶子按在宋冰的鼻子上灌,把她的鼻子里灌得满满的芥末油,使她喘不了气,几乎要爆炸了一样。芥末油从宋冰的肺里、气管、鼻子一起向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宋冰剧烈的咳嗽、呕吐。

打手们又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她嘴里灌芥末油,她不张嘴,打手们就捏宋冰的两腮,逼她张嘴,芥末油被灌进她的胃里,使她根本就没法呼吸。她的嘴里被灌满了芥末油,呛灌的反弹使芥末油从嘴里往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打手们把芥末油倒了她满脸,眼睛里、鼻子里、嘴里、脖子里、衣服上到处都是芥末油。就这样他们轮番地堵着宋冰的鼻子往嘴里灌,再堵着嘴往鼻子里灌,看她要憋过去了就缓缓,等她能喘上气来就再灌,灌完一瓶再拿一瓶,灌没了再拿……

宋冰的鼻子里全肿了,只有窄窄的一条缝,呼吸困难。在这期间,打手们把她的两个胳膊换个个,但是两个胳膊和手已经无法动弹,剜心透骨的疼,也不知道是怎么掰上去的。

第二天一早,公安局长辛河随同检察院的人、北城派出所等都来了。一进屋辛河冲着宋冰大声呵道:“宋冰,你大祸临头了,这一次你最低也得10年,检察院来人了,你说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宋冰很镇静的说:“你们昨晚对我刑讯逼供来的!给我灌芥末油来的!”

宋冰、宋彦群都绝食绝水抵制迫害,遭隐瞒灌食。每次灌食的时候,看守所调来劳动号的犯人,强行按住宋冰的身体和四肢,狱医给下鼻管,用针管向胃里推食物,造成鼻子出血、呕吐、恶心。后来给法轮功学员付洪伟灌食基本都是犯人下管灌,期间折腾得死去活来。公安局开始把构陷材料递到检察院,被退了回来后,公安局又重新编造,再次送于检察院。这样起诉书下来了,

二零零四年一月六日,舒兰市法院非法审判宋冰、宋彦群、付宏伟、赵继然四名法轮功学员。宋冰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宋彦群被非法判刑十年。宋冰和宋彦群提出上诉,法官却无法无天,又各加两年!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宋冰和宋彦群被劫持往长春铁北监狱。在体检时,发现宋冰患有肺结核,监狱拒绝接收。看守所把宋冰的情况报到法院,法院把材料退了回来。这时就应该立即放人,可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就是不批。

七月份,看守所再次拉宋冰到吉林市中心医院复查,并做法医鉴定。短短几日,宋冰病情极速恶化,由所作CT片可见肺部发展为3.4cm×3.6cm空洞。这时宋冰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发烧,咳嗽、胸闷、喘不上来气、吃不下饭、心力衰竭。看守所将宋冰的病情上报给公安局,公安副局长辛河就是不放人。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日,在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的指派下,由看守所副所长孙广玉及警察张云井一起将宋冰骗下山去,在舒兰市中心医院作假诊断。抽血、做假化验、拍X光片子。片子拍出来了,右肺部大型空洞清晰可见,比先前又明显的扩大了许多,很吓人。

二零零四年九月四日,宋冰开始严重脱水,全身早已全部脱像,呼吸困难,肺子憋的喘过气,水咽不进去,连着折腾了两天两夜,危在旦夕。他们不肯为宋冰承担昂贵的医药费,于是马上办了个监外执行手续,办理手续时,舒兰市公安局向宋冰的父母提出索要14万,被宋冰父母拒绝。

回家后,宋冰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渐渐的能学法炼功了,身体逐渐好转。可是公安恶警却没有放过对她的迫害,长期在她家蹲坑,企图再次抓捕,宋冰几次被迫从家中出走,流离失所。

由于长期在压抑迫害中生活,在心中留下的阴影已无法消去,精神压力极大,致使她的身体无法恢复正常,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半夜二点含冤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9/吉林舒兰市姐妹十年生离死别-无处话凄凉-407796.html遭野蛮摧残 宋冰流离失所五年后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0/十二年冤狱惨遭酷刑-妹妹被迫害含冤而死-31993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8/遭野蛮摧残-宋冰流离失所五年后去世(图)-206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