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宋冰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7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259(Case No. 3259)
案情简述:
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五年来,宋冰带着被迫害得严重身心伤害,流离失所,在看守所被中共地方官员与警察们野蛮摧残出现的严重肺结核一直没好,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病情恶化,含冤离世。

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灭绝人性的迫害中,与兰丽丽关押在一起法轮功学员中,有十一人被迫害致失去了生命,她们的名字是:王可菲、李敏、王守慧、王玉环、李树影、王秀芬、王敏丽、崔正淑、王秀兰、曹雅丽、宋冰。另外还有吉林省白山市法轮功吴晶(音)至今失踪。

宋冰毕业于长春邮电学院程控交换专业,在一家私人电脑公司任教后,在舒兰市电信局工作。正值风华正茂、事业有成之时,99年9月宋冰与姐姐宋彦群均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并加期迫害,宋冰被加期六个月,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回到家中。从劳教所回来后,两姐妹身体极度虚弱,尚未恢复,生活还没有着落,舒兰市公安局又将宋冰和宋彦群绑架,进行更为严重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7时左右,一群恶徒破门而入(为首的恶警叫郭威,带枪闯入),将宋冰和宋彦群摁住。他们抓住宋冰的头发把她的胳膊反扭着背到后背,头和脖子卡在沙发撑上,既喘不过气又说不出话;然后把宋冰和宋彦群的嘴用塑料胶布封上,把头都用衣服和裤子蒙死,戴上手铐,将她们架起,劫持上警车。

在舒兰街矿派出所,男恶警郭威对宋冰和宋彦群非法搜身,见宋冰奋力抵制,就气急败坏的大打出手,抡起胳膊,对宋冰左右开弓打大耳光,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还威胁说:“好,你等着,一会儿回来我好好收拾收拾你。”他们把宋冰和宋彦群带到舒兰市公安局连夜非法审讯后劫持到舒兰市南山看守所。

第二天下午,舒兰市公安局黑压压的来了一大群,把宋冰和宋彦群带出去进行非法审讯。进屋就给她们固定的锁在审讯专用的凳子里,脚动不了,身子动不了。参与非法审讯的有:舒兰市公安局的王庭柏、李甲哲、肖勇在旁边坐着,还有另两个年轻的,一胖一瘦,李甲哲声称:那是他花100块钱雇的打手。他们威逼宋冰作伪证,威胁说:“你炼法轮功就是违法。”

宋冰说:“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我信什么,我脑袋里想什么,我可以想左,我也可以想右,我想遍了我也不违法!因为那是思想问题和法律没有关系!法律制裁的是行为犯罪,而不是思想!你们身为警察办案要有法律依据,要依法办事!” 这时,李甲哲给那两个打手递眼色,那个瘦子上来了,他脖子上套了一个白手巾,上身穿一个黑色夹克和深色毛衣,他说:“我们就不跟你讲法律,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今天你就得听我的,我们今天问不出来,明天还折磨你,天天整你,孔繁荣怎么样,不也死了吗?死了不也白死吗?你不说就像孔繁荣一样折磨死你。”

说着打手们就把宋冰的胳膊和手向后反拧,另一只胳膊绕到头上向后拧。一个胳膊在上,一个在下的紧紧铐在后背上。在后背手铐上系了一条手巾,一边向后压上面的胳膊,一边向后向上吊着抻手巾。逼她说话,她不说话,那两个打手又配合著一个在后面抻,另一个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专挫她脸部的敏感部位,往她耳朵和鼻子里来回反覆插。他们觉得这样不够劲,打手(瘦子)把挫宋冰的东西扔了,拿来了一瓶子芥末油。后面的那个打手薅着宋冰的头发,使劲向下拽,脑袋向后仰的几乎要翻过去,胳膊被手铐勒的紧紧的硌在后背上。他们用手巾把她的嘴堵住,然后看她鼻子呼吸,她鼻子一吸气,打手们就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

芥末油从鼻子被灌进气管里,呛得肺子像要炸开了似的疼。施暴者们把芥末油瓶子按在宋冰的鼻子上灌,把她的鼻子里灌得满满的芥末油,使她喘不了气,几乎要爆炸了一样。芥末油从宋冰的肺里、气管、鼻子一起向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宋冰剧烈的咳嗽、呕吐。打手们又堵住宋冰的鼻子往她嘴里灌芥末油,她不张嘴,打手们就捏宋冰的两腮,逼她张嘴,芥末油被灌进她的胃里,使她根本就没法呼吸。她的嘴里被灌满了芥末油,呛灌的反弹使芥末油从嘴里往外反喷,喷得到处都是。打手们把芥末油倒了她满脸,使得她睁不开眼睛。

她的眼睛里、鼻子里、嘴里、头发上、脸上、脖子、衣服上、地上到处都是芥末油。就这样,中共打手们轮番地堵着宋冰的鼻子往嘴里灌,再堵着嘴往鼻子里灌,看她要憋过去了就缓缓,等她能喘上气来就再灌,灌完一瓶再拿一瓶,灌没了再拿……

随着宋冰这边被刑讯逼供,隔壁宋彦群也在被一群打手们疯狂的灌芥末油,进行酷刑逼供。就听他们将芥末油咕嘟咕嘟的灌进她的身体里,呛得她大口大口的呕吐、咳嗽因为迫害极为严重,当时所有在场的参与者目睹宋彦群被灌的惨状全都呕吐。宋彦群自此以后,胸腔里被芥末油烧得像翻开了一样疼痛了一个多月,呼吸困难,脸上被烧掉了一层皮,嘴角上的肉向外翻翻着,手和脚、嘴角至今事隔一年还留有深深的黑疤。

在对宋冰进行非法审讯的整个过程中,李甲哲不断的给打手们递眼色,指挥着打手们给宋冰灌芥末油。宋冰曾对李甲哲说:“我看见,是你在给他们递眼神,指使对我刑讯逼供。”李甲哲一看被揭穿,就说:“是我指使的,怎么样,我花一百块钱雇的,你们恶人榜上好几年前就有我名,谁敢把我怎么样了?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我才不怕呢!”

第二天一早,公安局副局长辛河随同检察院的人、北城派出所等都来了。。一进屋辛河冲着宋冰大声呵道:“宋冰,你大祸临头了,这一次你最低也得十年,检察院来人了,你说说吧,你到底怎么回事?”宋冰很镇静的说:“你们昨晚对我刑讯逼供来的!给我灌芥末油来的!”辛河一听气得火冒三丈,冲着宋冰歇斯底里的骂道:“像你这样打死你都活该!打死你都不解恨!谁让你不说话,问你为什么不说话?”宋冰镇定的说:“你们是因为法轮功抓我的,法轮功属于思想信仰,在国际社会没有思想犯罪!”辛河猛的一惊,一下子没了精神,后来摇着脑袋、摆着手说:“你犯罪不犯罪咱不说这事,你把这事儿给我说清楚,你不说也可以,我们通过其它渠道一样可以给你定罪。”

公安局开始把材料递到检察院,在法庭上,宋冰揭露李甲哲刑讯逼供的事实,李甲哲在后面骂,回去后又给宋冰和宋彦群凑了足有三万份真相材料作伪证,将宋冰非法判刑14年,宋彦群非法判刑十二年。

非法判决下来以后,宋冰和宋彦群提出上诉,李甲哲怕再一次把他刑讯逼供的罪证曝光,让看守所的同行捎话威胁,说:“上诉还给你们加刑!”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宋冰和宋彦群被劫持往长春铁北监狱。在体检时,发现宋冰患有肺结核,监狱拒绝接收。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不相信宋冰有肺结核,决定对她的身体再次复查,因担心当地医院不实,二零零四年六月份,派人拉着宋冰到吉林医院复查,再次确诊为肺结核。

看守所把宋冰的情况报到法院,法院把材料退了回来。这时就应该立即放人,可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就是不批。在这期间他们也费尽心机,四处投机,企图把宋冰强行送进监狱或公安医院,但都未能得逞。

二零零四年七月,看守所再次拉宋冰到吉林市中心医院复查,并做法医鉴定。短短几日,宋冰病情极速恶化,由所作CT片可见肺部发展为3.4cm×3.6cm空洞。这时宋冰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发烧,咳嗽、胸闷、喘不上来气、吃不下饭、心力衰竭。看守所将宋冰的病情上报给公安局,公安副局长辛河就是不放人。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日,在舒兰市公安局长辛河的指派下,由看守所副所长孙广玉及干警张云井一起将宋冰骗下山去,在舒兰市中心医院作假诊断。抽血、做假化验、拍X光片子。片子拍出来了,右肺部大型空洞清晰可见,比先前又明显的扩大了许多,很吓人。可县医院叫“赵五”的大夫言不由衷地说已钙化了。但宋冰却发现这次的片子最明显,病灶在迅速扩大,并且空洞周围全是斑点。宋冰问:“大夫,你是不是看错了,我到你这里来就是患者,我有权知道病情。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已经很重了,我自己清楚,你是不是再仔细的看一看。” 宋冰问大夫病情,大夫吓得连连摆手说不知道,并一再解释这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宋冰从医院室里一步一步的挪出来,身子沉得像戴了重镣,怎么也迈不起来。从医务室里走出来一个女大夫,她也看了片子,她焦急的跟宋冰说:“姑娘啊!你得赶快治了,再不治就要有生命危险了!”

第二天,宋冰连续三次昏迷不醒。号里的人都吓哭了,看守所内外从干警到犯人全都对这次去医院作的诊断大加评论和责骂,舒兰市公安局及看守所迅速形成一致口径,并在当天上午再次由孙所长匆匆去医院把假诊断改了过来。宋冰病情急剧恶化,四肢失灵。舒兰市公安局为隐瞒罪责,让监管女号的干警张云井告诉宋冰:这是不配合治疗造成,属于自伤自残。

为了将宋冰送进监狱,公安局再次强令对宋冰进行非法治疗。于是由舒兰市中心医院的李法医到看守所察探宋冰病情。他们私下里谈,宋冰的病情已经很重,现在治能不能赶趟说不上,(意思是:能不能维持现状,送进监狱说不上)再晚就来不及了。当天中午由孙所长领着,劳动号的男犯们拽着宋冰的被子把她抬走了,再一次强烈的精神袭击,宋冰在颠簸中昏死过去。

由于宋冰生命垂危,如不及时抢救,性命难保,宋冰的父母多次找到舒兰市公安局向辛河要人,要求立即释放宋冰,但辛河说:“放了宋冰,他的工作就得丢。”宋冰的父母找到舒兰市“六一零”办公室,“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璞说:宋冰死了他负责,就是不能放人。

在确定宋冰没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河欺骗宋冰父母,答应送新站结核医院治疗。到新站他们不肯为宋冰承担昂贵的医药费,于是马上办了个监外执行手续,将瘫痪在床、身患重病的宋冰及预待马上解决的昂贵治疗费向家属一丢,匆匆逃之夭夭。

宋冰的肺结核是在看守所得的,有大夫确诊为证,而在办理手续时,舒兰市公安局向宋冰的父母提出索要十四万,被宋冰父母拒绝,后来在办手续时被舒兰市看守所所长庄润江以医药费为名无理勒索三千元。

回家后,宋冰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渐渐的能学法炼功了,身体逐渐好转。可是公安恶警却没有放过对她的迫害,长期在她家蹲坑,企图再次抓捕,特别是到了他们认为的所谓敏感日,更是疯狂,宋冰几次被迫从家中出走,流离失所。

由于长期在压抑迫害中生活,在心中留下的阴影已无法消去,精神压力极大,致使她的身体无法恢复正常,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半夜二点含冤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吉林省舒兰市宋氏姐妹十年生死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9/258198.html
蒙难中原:摧残身体的野蛮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245655.html
宋冰之死是舒兰市恶人推卸不了的罪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7/206622.html
遭野蛮摧残 宋冰流离失所五年后去世(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8/206132.html
吉林舒兰公安迫害宋冰、宋彦群两姐妹的事实(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6/94952.html
吉林舒兰市看守所草菅人命,31岁宋冰患肺结核危在旦夕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2/84000.html
吉林省舒兰市不法之徒残酷迫害大法学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4/82481.html
惨遭刑讯后被拖上法庭 大法弟子在舒兰法院仗义执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0/64532.html
六位大法弟子仍在舒兰看守所遭灌食摧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7/64235.html
吉林舒兰市市长直接主谋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5/63248.html
舒兰大法弟子谢贵臣腿被打残并被灌毒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0/62926.html
血雨腥风难遮天 吉祥瑞地曙光明(五)-- 吉林省法轮功受迫害情况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6/62351.html
舒兰市四位大法弟子仍遭野蛮灌食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0/62208.html
舒兰真像资料点四位大法弟子遭酷刑逼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4/61767.html
吉林省舒兰市部份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9/10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