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崔玉桃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4349(Case No. 4349)
案情简述:
山西大同矿区法轮功学员,大同矿区工商局公务员。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七年中,崔玉桃十多次被绑架,十多次绝食反迫害,她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磨了。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崔玉桃在山西省太原市(109)监狱医院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崔玉桃与同修李兰英在大同矿区区政府所在地附近讲真相,遭区政府的保安告发,先被绑架到云泉分局,后转至矿区新胜街派出所,晚上直接被非法关押在大同矿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恶警强迫犯人做奴役工,穿串串灯,每天睡不足两小时,谁打瞌睡就挨耳光,吃的饭是白水煮菜,真不如猪食。崔玉桃被关在七号监室,她一直以绝食抵制迫害。

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中午,看守所狱警利用七号监室内的犯人对崔玉桃强行灌食,犯人轮流,一人一小块往崔玉桃嘴里硬塞馒头、强行灌水,崔玉桃不配合,犯人就打耳光。七月三十一日中午,恶警又指使十个犯人将崔玉桃按倒在地,按胳膊按腿,用硬塑料勺撬嘴,强行灌食,崔玉桃拒不配合,恶警就叫犯人毒打她,强灌的食物喷溅到犯人脸上,激怒的犯人就按住她的头使劲往墙上撞。

八月四日,当地恶警对崔玉桃非法劳教,下了劳教通知书,上面写着两天之内通知家属,其实家里人啥都不知道。八月六日,崔玉桃被劫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途中一直遭背铐着。后由于身体等原因,劳教所拒收。崔玉桃于八月七日闯出魔窟回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怀仁县法轮功学员任勇在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怀仁县云西派出所警察将任勇绑架至怀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任勇的母亲崔玉萍去询问情况,被非法关押在怀仁县拘留所。二十五日,崔玉萍的妹妹崔玉桃和田福生、安美丽夫妇及史树果、范玉梅、黄丽娟去怀仁县公安局问相关情况,也被警察非法拘留。崔玉桃等被非法关押在大同市陈庄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午,大同矿区公安分局新胜街派出所所长田建忠伙同七八个警察,闯入姐姐崔玉平家中,将正在做饭的崔玉平和儿子任勇,以及崔玉桃和她五岁的小儿子一起绑架到警车上。一起去绑架的还有城区公安分局的樊文亮、张保义、任鑫、张慧敏。崔玉平和她的儿子被绑架到城区公安分局,被非法拘禁在大同矿区煤香春餐饮客房部的三层。

崔玉桃一去就被禁锢在审讯椅上,因崔玉桃抵制迫害,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命”。二十四日正好市局的副局长领一帮人来,听到喊声,进门用手里的黑皮本子就抽,连抽十几下,把本子打烂后,又用本皮子抽,把当时在场的人都惊住了,其出手特别凶狠。此时崔玉桃的眼中往外流液体,眼睛肿胀睁不开,感觉眼珠都要打出来了。

二十六日下午崔玉桃被强行送入矿区看守所,同时被送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赵静凡。

崔玉桃被绑架后就一直绝食绝水,一进看守所就被野蛮灌食。恶警麻秀花亲自看着犯人灌食,每天几乎三次,同修脸被掐,被拧鼻子。脸上都是黑青,嘴被抠烂,勺子捅烂了二、三个,灌完食后几个人抬住手、脚甩到床上,揪住头发立起来,不让躺下。在看守所中,白天不让合眼,不让盘腿,黑夜还得站班。

陈副所长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如果法轮功学员喊,犯人就打,把嘴捂住,再喊就上穿心链。还端一盆灯泡材料照头打去。

看守所干事还指使犯人在厕所毒打同修,七、八个人拳打脚踢,揪住头发乱打,人摔倒在地还不停手,乱踹,到回家出气胸口都疼。

侯所长满嘴脏话,低级下流,不堪入耳,号里的犯人也是脏话不断。

二零一一年元月六日晚,没有血压、奄奄一息的崔玉桃被家人带回家。

山西省大同市610(僭越法律,类盖世太保,迫害法轮功学员之非法组织)恶首刘义、牛全喜、孙文龙等指使大同市云泉公安分局、南郊公安分局、矿区公安分局、城区公安分局有计划、有预谋的对大同市法轮功修炼者绑架迫害,二零一一年元月共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

矿区公安分局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崔玉桃。之后送到矿区梅香春客房部三层进一步迫害(主要以矿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刑警队为主)。所有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全被非法抄家,先绑架人,之后入室抢劫,家里没人就撬门,抢走钱、电脑、手机、各种日用品等,甚至连理发推子、刮胡刀、工资卡、公交卡,恶警恣意掠取所有能用的东西。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中午十二点左右,大同市矿区分局国保队队长王志龙和姓刘的司机纠集矿区新胜街派出所的王力及两名警察,到家中将崔玉桃绑架,并将家中的光盘等物品抢走,后来他们将崔玉桃送到大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新胜街派出所通知崔玉桃家人到大同市第一看守所领人,家人见到崔玉桃时,人已经神智不清,奄奄一息。警察看人迫害的不行了,才将她放回。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1点多,山西省大同市大法弟子崔玉桃等5人被大同市矿区恒安分局绑架,现在有4人回家,还有一人被扣押。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上午,崔玉桃又被从工作单位绑架至大同市。非法关押在大同市第一看守所,目前已遭非法批捕。崔玉桃的小儿子仅十岁,无人照料。

参与迫害的大同市矿区公安分局新胜街派出所今年已是第四次参与迫害崔玉桃了。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崔玉桃、白晓东被构陷案移送检察院,十二月二十日,检察院提起公诉,移送法院。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山西省大同市矿区法院对崔玉桃非法开庭审理,通知家属在一楼一号法庭,但是电子屏幕上是二楼二号法庭,并且楼道上有很多法警把守着,不能随便上楼。崔玉桃的家属只被允许进三个人。进去后看到旁听的都已经坐满了。

上午十点审判长让崔玉桃上庭,在人没有进来的情况下,家属已经听到了铁链子的声音非常响。崔玉桃精神状态不好,走路非常吃力,戴着连在一起的脚镣和手铐。法警要求崔玉桃坐到了专门为犯人制做的铁椅子上面。

这个时候同时被非法庭审的另一位当事人的律师强烈要求解除械具,法警给崔玉桃取下了手铐,脚镣还戴着,给崔玉桃取下手铐后,又把崔玉桃的手铐在了她坐的那个铁椅子上面的二个定在胸前的木板上的二个铁环中,这个时候崔玉桃的律师强烈抗议,你们这样不叫解除械具,而是加重械具。我要求你们文明执法。

法庭上没有任何人回应,而是审判长庄桂珍象没有听到一样在问你们有要求回避的人吗,崔玉桃的女儿要求公诉人张瑾瑜回避,崔玉桃的律师说出要求回避的理由,并且递交了回避书。

另一位当事人的律师也提出回避,要求另一位公诉人回避,理由是起诉书上面没有这个公诉人的名字,强烈要求回避,审判长这时候宣布休庭半小时,合议庭合议。崔玉桃又被戴上脚镣手铐被带出法庭。

合议庭合议回避无效,继续庭审。在法庭上,审判长庄桂珍对崔玉桃发问出生地址,家庭住址崔玉桃都答不上来,崔玉桃已经被迫害得神志不清。

公诉人罗列所谓证据诬告崔玉桃,并且说崔玉桃是在逃犯。崔玉桃一直在单位上班,并且是在单位被绑架走的。怎么是在逃呢?

法庭对崔玉桃量刑7—9年,这时候崔玉桃的律师问公诉人,不是说好了吗?不是说好了吗?不清楚律师在私下和法官说好了什么,没有人回答律师的发问,律师很气愤的站起来一项一项的驳斥,并且在庭上大声的讲述真相,要求对崔玉桃无罪释放。

崔玉桃自己反问公诉人信仰有罪吗,不是信仰自由吗,我所有做的都是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所作的无罪辩护参加庭审的人员都听得到。整个非法庭审过程持续七个小时。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矿区法院对崔玉桃非法庭审非法冤判三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崔玉桃在山西省太原市(109)监狱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岁。

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崔玉桃,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时左右,在山西省太原市(109)监狱医院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岁。她姐姐崔玉萍生前曾遭到绑架迫害三十多次,在二零一三年含冤离世。

崔玉桃,原山西大同矿区工商局公务员,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单位任劳任怨,工作认真、待人宽厚,一改工商干部“吃、拿、卡、要”的不良风气,在单位、在家中、邻里之间受到一致好评。邻居都夸她是个好媳妇。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年中,崔玉桃十多次被绑架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崔玉桃被大同市公安局矿区分局国保大队长王志龙和新胜街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七月一日,派出所通知家属去领人时,崔玉桃已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神智不清!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崔玉桃在单位上班时又一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同市第一看守所,当时年仅十岁的儿子无人照顾。据悉,当时,崔玉桃不走,不法人员强行硬拉带拽、连碰又撞的把崔的皮肤弄伤流血,她穿的风衣上有好多血。

被绑架到大同看守所后,崔玉桃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躲过大灾难,就大声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看守所的不法人员不让喊,就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当时,崔就神智不清,不会说话,再也不会喊了,记忆力明显衰退。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大同市矿区法院非法对崔玉桃开庭审理,崔玉桃精神状态不好,非常吃力地走进来,脚镣和手铐连在一起。法警要求崔玉桃坐到了专门为犯人制作的恐怖的铁椅子上面。当时被非法庭审的另一位当事人的律师强烈要求解除械具,法警给崔玉桃取下手铐,又把崔玉桃的手铐在了铁椅子上面她胸前的木板上的两个铁环中,脚镣还戴着。这个时候,崔玉桃的律师强烈抗议,你们这样不叫解除械具,而是加重械具,我要求你们文明执法。可是,法庭上没有任何人回应,后经休庭后,继续开庭。

公诉人罗列所谓证据诬告崔玉桃,并且说崔玉桃是“在逃犯”。崔玉桃一直在单位上班,并且是在单位被绑架走的,怎么是在逃呢?

律师站起来一项一项的驳斥,并且在庭上大声的讲述真相,要求对崔玉桃无罪释放。崔玉桃自己反问公诉人:信仰有罪吗?不是信仰自由吗?我所有做的都是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大同市矿区法院对崔玉桃非法庭审后,冤判她三年半刑期。二零一七年七月,崔玉桃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

在山西女子监狱,崔玉桃被分到五监区8号房,号房组长杨海英逼着崔玉桃写转化书,崔不写。

二零一八年底的一天晚上十点到凌晨两点,崔玉桃身体难受,肚子憋的疼痛难忍,吐血,便血,想去厕所,号房的犯人阻止,说:“去了8号房的犯人全部扣分”,崔玉桃硬忍着肚子的疼痛憋的难受了四个多小时。

在这期间,值班的狱警在监控里看见崔玉桃的病状,就给五监区,值班的狱警任宏霞打电话问:“崔玉桃有什么病?”当时,任宏霞没有及时去8号房看崔玉桃病的怎样,就在五监区的大厅,隔着铁大门在外面,把楼道晚上后勤值班的人,叫过来问:“崔玉桃有什么病?”因楼道的人,刚去五监区,时间不长,情况不详。值班的人正准备告诉任宏霞说不知道,话还没说完,和崔玉桃一个号房,五监区后勤给犯人发药的姓史的快步跑过去抢着说:“没有事,你睡吧”。

二零一九年中秋节,中午,崔玉桃去厕所,感到身体非常难受,全身无力,站不住倒在了厕所的地板上,便在裤子里,不会说话,不会动,多人帮她替换了裤子。后被送山西109公安医院,一直没有信息。再后来五监区的人再也没有见到崔玉桃。

被送公安医院的期间,五监区的许多人看见,8号房的组长杨海英把崔玉桃穿过的衣服悄悄的渐渐的全部扔掉。号房床上的照片和楼道里的照片,也渐渐的全部拿掉了。五监区有人问教导员侯建英,崔玉桃哪里去了?教导员说:“取保候审,回家了。”可是,崔玉桃的丈夫当时在山西女子监狱大门外,伤心地哭着要人。

在监狱中,崔玉桃遭到残酷迫害,几次病危,家属强烈要求放人,监狱都无动于衷,崔玉桃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和亲人。

崔玉桃被迫害致死,山西省女子监狱五监区的狱警任宏霞及监狱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重责。

相关原始资料:
山西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崔玉桃生前遭受的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4/山西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崔玉桃生前遭受的迫害-41937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6/2019年被中共迫害的社会精英人士-39905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5/近百名法轮功学员2019年被迫害离世-398586.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7/山西省被关押在监狱和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38091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3/山西省大同市崔玉桃被冤判三年半-34512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6/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0949.html#17115234448-1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8/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0604.html#1717233612-9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5/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0447.html#171422499-17
曾被迫害命危 大同市崔玉桃再被绑架(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5/曾被迫害命危-大同市崔玉桃再被绑架(图)-338951.html
山西大同市矿区法轮功学员崔玉桃、李燕霞等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0/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8763.html#16129224126-22
山西省大同市大法弟子陈忠丽等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8/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6887.html#161027233246-23
山西大同市赵静凡遭两年非法劳教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7/山西大同市赵静凡遭两年非法劳教迫害-270443.html
山西大同崔玉桃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6/山西大同崔玉桃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图)-243473.html
山西省大同市610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01-16-11)-234959.html#11115223452-8
山西工商局公务员崔氏姐妹再遭绑架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9/山西工商局公务员崔氏姐妹再遭绑架迫害-234233.html
多次遭绑架 山西崔玉萍、田福生又陷囹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30/226225.html
山西任勇、崔玉萍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8/226129.html
山西大同崔玉桃遭九天迫害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3/206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