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徐玉芝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264(Case No. 3264)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郊区万发村的妇女徐玉芝,原患有严重的心肌梗塞,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零三年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奇迹般的好了。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说明真相,二零零六年九月被佳木斯市公安警察从家中绑架劳教,在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其间心脏病多次复发,生命垂危。在中共恶党的长期迫害中,徐玉芝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凌晨在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

徐玉芝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身体状况很差。为了祛病健身,她于一九九九年六月末开始学炼法轮功,可没想到仅仅学炼了二十八天后,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就开始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当时她对于法轮功的了解懵懵懂懂,在强大的压力下停止了修炼。然而,她的心脏病越来越重,脾气也越来越差,身心状态每况愈下。徐玉芝曾一度病危,家人已为其准备好后事,她又从死亡线上挣扎了回来。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徐玉芝正在家里做饭,佳木斯市公安局直属公安分局的张东辉伙同向阳公安分局的恶警一行五、六人,进屋就一阵乱翻,抢走她的大法书籍,强行将徐玉芝绑架,同时还将她的女儿和四岁的小外孙劫持到向阳公安分局刑警队。

徐玉芝告诉他们,自己原来患有严重的心肌梗塞,不能活动,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医生告诉她和家人只有换心脏这一条路可走,可一个菜农连基本生活都成问题,哪有那么多钱换心脏呢?那时在痛苦和绝望中只好硬撑着(按照目前的医疗技术,即使换心脏的人,存活率也不高)。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病就奇迹般的好了,不仅能洗衣、做饭、收拾家,还能看小外孙子,自己做好人没有错,更没有违法。是恶党人员错了,他们乱抓好人。

可执行邪党“公务”的警察们根本不听徐玉芝所讲述的亲身经历,竟用车把五十多岁的她拉到佳木斯市妇婴医院,检查怀没怀孕。之后,把徐玉芝强行送入佳木斯市看守所。两天后,又从看守所劫持到了佳木斯劳教所。当时那个警察骗她说,要放她回家。可上车后就将她直接拉到了劳教所,还骗她只是要到劳教所去签个字。

徐玉芝的家人考虑到其身体状况,以及这些年来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和劳教所等处所遭受的非人虐待,就万分焦急的求亲属托关系找到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陈万友,希望通过花钱能给徐玉芝办保外就医。恶警陈万友见到徐玉芝的亲属后,竟厚颜无耻地说:“看你长的挺直流的,今晚我请法院的人吃饭,你去陪陪,好好表现表现。”其亲属没去,只是将6000元钱给了陈万友。没想到,为此恼羞成怒的陈万友执意将徐玉芝送去劳教。当时徐玉芝的心脏病复发,情况非常严重,而被劳教所拒收,陈万友硬是通过个人关系强行先将徐玉芝送入劳教所,过后补的“劳教手续”。

徐玉芝在佳木斯劳教所已不能自理,大多时间只能躺着,眼睛还长有白膜,人瘦得皮包骨,生命危在旦夕。因陈万友曾多次给劳教所打电话与有关人员勾结,不让放人。因而劳教所拒不放人,还说人死里他们也不管。

佳木斯看守所给人吃的窝头不如猪食,而佳木斯劳教所吃的面都是发霉的,又苦又辣。被关押在劳教所里的人吃的直拉肚子。在那里,必须天天出去干活,还被逼迫念劳教所“所规”,不念恶警就打人。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不能说自己是因炼法轮功而被关押的,得说是扰社(即扰乱社会秩序),要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就要挨打。劳教所恶警刘亚东曾把一名法轮功学员铐在床上,一个星期不让睡觉。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因不念“所规”,被恶警高洁用手铐铐着,把她的前胸都打青了。

徐玉芝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的一年时间里,她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因公安局恶警向家人勒索要钱,数额很大,而且不拿到钱绝不放人。家人为了能借到钱,有班都不能上,天天四处奔波求人,伤心欲绝。这都是共产恶党迫害普通百姓的真实写照。

徐玉芝由于遭受劳教迫害,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残,心脏病再度复发,全身浮肿。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凌晨,徐玉芝在极度痛苦中撒手人寰,留下老伴孑然一人。

相关原始资料:
哭泣的黑土地(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哭泣的黑土地(图)-237324.html
修大法重病痊愈的徐玉芝遭中共迫害离世(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8/23/207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