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陈永哲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4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553(Case No. 553)
案情简述:
吉林大法弟子。陈永哲在吉林欢喜岭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到了严重迫害。劳教所为逃避迫害的责任后果而匆匆将他保外就医。因邪恶的迫害,陈永哲身心留下了难以治愈的创伤,于2002年5月14日离开了人世。

当听昔日功友陈永哲离开人世时,我的心在颤抖,灵魂被震撼,值得敬佩的功友,就这样被邪恶的江氏集团迫害死了。我要把我见到的陈永哲再现出来,同时让人们了解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

初次见到陈永哲时是在吉林省舒兰市看守所里,2001年1月12日我被关进看守所9号监室,几天之后,我们都熟悉了,陈永哲就坐在板铺的里边靠墙处,他每天几乎不说一句话,脸上总是那么祥和慈善。2001年1月23日过年,所里三、四天就非法送走一批功友劳教,陈永哲是年前最后一批被非法送去的。

2001年3月我们8个功友被送到吉林欢喜岭劳教所,我与陈永哲在一室。刚进去,恶警就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了。床铺的被褥被撤掉,只剩光板,第一个大法弟子面向墙,散盘着腿,第二个大法弟子要把脚搬起来经过前一个大法弟子的头,两条腿盘在一起,而且这条搬起的腿要经过那些刑事犯用脚使劲踩下去才能坐稳,两张床并排是160cm宽就是一个挨一个地坐五个人。早饭之后坐到午饭,午饭之后坐到晚饭,晚饭之后坐到9点。那第一个大法弟子就是陈永哲,他稳稳地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他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坚不可摧。2001年4月27日,迫害升级了。中队长徐学权、王、崔、潘三个邪恶管教把大法弟子一个个叫出去迫害,从管教室里传出惨叫声,邪恶管教就放歌曲掩盖他们的罪恶,但仍能听到惨叫声,陈永哲是晚上(天刚黑)被叫出去的,遭到了严重迫害。

第二天早晨洗漱时,我看到陈永哲完全变了模样:脸被打破、脱皮的地方变成了紫黑色,两腮肿起,嘴也肿了,我挨着他洗脸时,他不能用水洗脸,只用水沾一下脖子,我问他,他被打了多长时间,他平静地说:“两个半小时。”看到他又瘦又小的身躯,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只感到他坚定和了不起的意志。过了几天,陈永哲去管教室要求管教不要虐待这些好人,结果被毒打。灭绝人性的管教把他绑在床上,5个管教5把电棍同时迫害他三个小时,他脸上身上多处被烧焦,脖子上都是大泡,当时他就被迫害得精神恍惚呆滞。

2001年6月12日管教带他去体检,查出严重的肺结核。不久,劳教所为逃避迫害的责任后果而匆匆将他保外就医。因邪恶的迫害,陈永哲身心留下了难以治愈的创伤,于2002年5月14日离开了人世。

相关原始资料:
宋冰之死是舒兰市恶人推卸不了的罪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7/206622.html
忆吉林省舒兰市四位同修二三事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3/5/45839.html
吉林欢喜岭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陈永哲的暴行:5根电棍电击三小时 身上多处烧焦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3/3/45675.html
吉林省舒兰市部份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9/10447.html
吉林省舒兰市被非法劳教、关押大法弟子名单(部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