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洪浩远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569(Case No. 569)
案情简述:
广东省潮州市大法弟子。

2000年春洪浩远到北京护法、证法,2000年5月前后被非法送到三水劳教所劳教。在劳教所里,为了坚持真善忍信仰、证实大法,他坚持炼功,遭到恶警非人的折磨和酷刑,被禁闭、电击、殴打,导致身体内脏严重受伤。洪浩远被送进三水前是一个年轻英俊、壮实的小伙子,回家时已被迫害成一个皮包骨、身体十分虚弱、奄奄一息的人,亲戚、朋友、邻里街坊都认不出他。由于身体已被迫害得极度虚弱,他于2003年1月5日凌晨2时离开了人世。

洪浩远,大学本科毕业,广东潮州市邮电局移动通讯技术骨干。95年洪浩远在广东华南师范大学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毕业后参加工作一向成绩突出,受到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好评,在家庭和亲邻更是公认的好青年。

1999年7月20日以后洪浩远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当地公安非法拘留,在拘留所经常受狱警和犯人拳打脚踢。后于2000年初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

洪浩远先被关在潮州红山拘役所一个月,号里的犯人在恶警指使下轮流狠打他。后转潮州市铁铺收容所,在这里更受狱警的残酷折磨,如用木棍殴打,冬天扒光衣服,用手铐锁在树上淋雨一个晚上到天亮,第二天继续干化工重体力劳动。2000年5月,洪浩远被转押到广东三水劳教所。在原七大队,狱警强迫洪浩远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用几万伏电压的电棍二至三根每天电击十小时以上,后来洪浩远因承受不住,违心写了“保证书”,恶警才罢休。过一段时间后,洪浩远清醒过来,不愿屈从于恶人,声明以前被迫违心所写的“保证书”作废。狱警又疯狂地采取各种恶毒的手段进行迫害,禁闭、电击,这次更凶狠。2001年下半年,洪浩远在三水劳教所原九大队(现在是一分所三大队)公开炼功,被狱警用长条板凳殴打,板凳都被打折了,洪浩远身体内脏严重受伤。后又禁闭,电击全身及肛门。在这样的折磨下,洪浩远身体极度虚弱,经常怕冷,内脏疼痛。2002年4月劳教所才将他放回家,原本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已变得皮包骨、伤势严重。公安部门、当地610还经常到家中恐吓其家人要看管好,不得外出等。

家人送洪浩远到几家医院治疗,但始终不见好转。2003年大年正月初五凌晨,洪浩远含冤离开人世,家人悲痛欲绝,有冤无处诉。

2000年春节洪浩远上京到天安门炼功护法,被抓送回本地,后来又辗转送到省三水劳教所。两年来洪浩远受到了种种不公平的对待以及身体和精神上的很大迫害。

刚到三水所入所队,洪浩远很快就被分配到一个大队。刚开始白天要队列操练,晚上才能回宿舍睡觉。第一天晚上睡觉前洪浩远就炼功,干警早就吩咐好同宿舍的劳教人员对洪浩远采取行动,他们看洪浩远炼功功,就一涌而上,拉手拉脚,对他拳打脚踢。第一天晚上折磨到下半夜,挨了不少拳脚,洪浩远跟干警也做了交流,讲明了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干警借口这是上级的命令,一定要阻止洪浩远炼。接下来两三天晚都这样,洪浩远一看这也不是办法,就绝食抗议。这下他们作了让步,暂时不管洪浩远,这样洪浩远每天晚上睡觉前就炼功。过了一段日子,干警看洪浩远没有停止炼功的意思,就采取新的暴力手段。有一天晚上,洪浩远正炼功,他们扭起洪浩远的手,把洪浩远拉到草地上;铐上手铐,把洪浩远绑在两棵树中间,还把右脚用绳子拉离地面,让洪浩远单脚站着,拿来两根电棒,轮流电洪浩远,没电了再去充电。折腾到凌晨四点,才放洪浩远回去睡觉。第二天,洪浩远继续绝食抗议。到了中午,干警逼洪浩远吃饭,洪浩远不吃,他们找来几个人,按住洪浩远,捏住洪浩远的鼻子,用一大瓶水朝洪浩远嘴里塞,同时用电棒电洪浩远的肚子。搞了半天,也没把水灌进去,倒把他的牙弄出血了。看着不行,他们就把洪浩远关到一个封闭的房子里,锁在地上,借来了两根电力强劲的电棒,拼命电洪浩远,电到洪浩远全身上下很多皮肤都烂了。一直到晚上12点,又把洪浩远拉到草地上,要洪浩远写“保证”以后不在所内炼功,洪浩远不答应,他们就脱了洪浩远的外衣,又拼命电洪浩远,手段更阴险毒辣,专挑腋下、乳头等软弱地方电,折腾到后来,洪浩远实在疼得受不了,被迫写了“保证”才被放回去睡觉。

之后,干警接着又要洪浩远写“转化书”,“揭批材料”,经常逼洪浩远,软硬兼施。一个干警跟洪浩远讲:“你们这是属于思想问题,思想转变了,劳动干少了不要紧的。”另一个跟洪浩远讲:“你要照我说的写,不然的话,我们就收拾你。”洪浩远实在写不出法轮功有何不好,就照实写了炼功的种种好处,那干警生气了,恶狠狠地说:“你会为此而付出代价的。”过了几天,干警找了个借口,说洪浩远劳动干得少,用皮带打了洪浩远一顿,把洪浩远的嘴角也打出血了。

过了一两个月,洪浩远又萌发了炼功护法的念头。有一天清晨起来炼工,值班干警知道了洪浩远又炼功,疯了似地朝洪浩远猛扑过来,拳、脚雨点般地打在洪浩远身上,洪浩远的头被踢撞到墙上,撞得咚咚响,撞得洪浩远眼冒金星,干警打累了,才气喘吁吁地走了。早上吃过早餐,那干警还不解恨,把洪浩远叫过去,到了跟前,他猛地一脚把洪浩远踹倒在地,洪浩远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他又在洪浩远身上猛踢猛踩,洪浩远都听到身上的骨头吱吱吱地响。干警打累了,才收手休息。之后几天凌晨洪浩远还是起来炼功。第四天,干警看洪浩远还炼,就用手铐把洪浩远的手铐在背后,吊在树下。手铐卡住手筋,疼得要命。一直到早上九点,又把洪浩远关到一间房子里,锁在地上,不给洪浩远洗漱,一日三餐送饭给洪浩远,晚上把洪浩远绑在树下,不让洪浩远睡觉。然后跟洪浩远讲,“你要不写转化、揭批书,你就别想我们放了你,直到你解教。” 他们时不时来威胁恐吓洪浩远。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洪浩远经不起身心的折磨,最后被迫违心写下几份材料,才被放了。这样过了一段日子,他们把洪浩远调到另一个大队去(专管大队),住了一星期,干警找洪浩远交流思想,问洪浩远怎么认识的。洪浩远照实讲了,讲出了在原来大队如何被迫害,被强迫写的什么保证等,说洪浩远的思想可一点没变。那干警听了很震惊。过后,他们又把洪浩远调到另一个大队去。

在新的大队里,洪浩远经常跟干警交流思想,阐明我们修炼的真实情况,澄清一些媒体扭曲真相的报导。这样过了好几个月,有一天洪浩远又萌发了炼功护法的念头。于是在清早跑到操场炼功,干警劝阻洪浩远,洪浩远说这是洪浩远应该做的。于是他们把洪浩远送去禁闭,隔一两天就拿两三根电棒来电洪浩远。最后一次电得最厉害,几根电棒,所到之处,皮肤红肿、溃烂,头象要裂开一样,喘不过气,差一点休克,过后手软脚软,全身疲累之极,饭根本吃不下,水也只能喝一点。干警最后逼我写下不在所内炼功的保证,关了我一星期,才放洪浩远出来。

两年里,洪浩远的手被手铐铐伤手筋,手一累就发麻,不自如;胸口疼痛、麻木,呼吸不顺畅;天一冷,风一吹头就疼,身体受到很大摧残。两年里,几次被威胁、恐吓、暴力、逼迫洪浩远违心写下所谓的保证等材料,这是刑讯逼供,非洪浩远本意,洪浩远声明全部无效、作废。这也给洪浩远心灵造成很大创伤。

2001年广东潮州市法轮功学员洪浩远在三水劳教所被恶警用几万伏电压的电棍二至三根每天电击肛门十小时以上,用长条板凳毒打致身体内脏严重破裂,不治而逝的。

二零零零年初到北京上访,被潮州市公安局“六一零”绑架到三水劳教所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因坚持炼功,遭到恶警非人的折磨和酷刑。洪浩远被非法送进三水劳教所前是个英俊、壮实的小伙子,回家时已被迫害的皮包骨、奄奄一息,亲戚、街坊都认不出他。由于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五日凌晨离开了人世。

相关原始资料:
中共对广东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概述 (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0/中共对广东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概述-(上)-271523.html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6/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256206.html
广东潮州市“六一零”的罪行记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3/176979.html
揭露广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场所(图)(一)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12/5/115833.html
发生在广东百姓身边的迫害事实汇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4/115123.html
广东三水劳教所血腥暴行:电击全身溃烂 韧带断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53303.html
三水劳教所恶警将赖志军、洪浩远迫害致死的经过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5/5/49710.html
洪浩远被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致死案的更多事实:几万伏电棍二至三根每天电击十小时以上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4/3/47606.html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洪浩远曾在三水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3/23/46986.html
广东大法弟子洪浩远的遗书:我在三水劳教所被迫害的经历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3/10/46159.html
潮州市收容所和三水劳教所的非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2/9853.html
2000年4月11日各地消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11/4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