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宝金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307(Case No. 3307)
案情简述:
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原营口市华新电子有限公司电子工程师。

王宝金被判重刑十年,辗转瓦房店监狱、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迫害致死。狱方只让家属草草看看,威胁家属就近火化,不许家属检查尸体,不许声张。

家属几次起诉,法院不受理。目前家属受打击很大,担心中共人员为掩盖罪行,私自火化尸体。

王宝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很大,炼功三个多月后,原本严重的肺内感染好了,也改掉了以前的不良嗜好。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营口市公安局不断给王宝金工作所在地鲅鱼圈公安局施压,逼他放弃信仰。王宝金不屈服于压力坚持信仰,单位迫于公安局的压力,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开除了他。在以后的日子里,王宝金不断受到营口市西市区分局五台子派出所、西市区政府和街道办事处的无理骚扰。

在二零零一年三月,王宝金被迫流离失所,同年九月被营口市公安局八处在营口市三鑫胶印机经销处绑架,因为当时购买胶印机提货单已开,八处的人退票后,抢劫了一万八千元人民币。后经家属多次要求归还无效,家属只好求助于法律。律师听到事情的经过后,一口答应,说是按照法律规定,公安局没有没收这些钱的权力,官司一定打赢。 当家属第二次找到律师时,在公安局的威胁之下,律师不敢受理此案。就这样这笔钱至今没有归还。

被非法绑架后,王宝金被劫持到营口市看守所。为了抗议绑架和要求无条件释放,王宝金开始绝食,遭到野蛮灌食后,开始咳血,整夜的咳嗽不停。在看守所遭多次毒打,多次被钉在炕板上,最长达半月之久,身心遭严重摧残,后因胸部被打成外伤性胸膜炎,伤势危急。十几天的时间里他曾经被四次劫持到医院打吊针。

国保支队在证据不足情况下,编造事实,原本一台网印机、七块版,被说成有十台网印机,并说王宝金开印刷厂,并对王宝金进行起诉。后来在只有十多名警察,王宝金一人在场的情况下,秘密开庭,不允许做任何辩护,当庭宣判十年有期徒刑。

王宝金被辗转瓦房店监狱、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遭受酷刑折磨。在辽阳铧子监狱,王宝金拒绝劳动和要求无条件释放,他又一次开始绝食。狱方每天灌食五次,有时灌的是浓盐水和很热食物,王宝金的身心受到很大伤害。二零零四年七月份铧子监狱迫害不断地升级,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王宝金、刘长域、王立民、王欣、连萍、曲连喜、曾宪志、田晓飞、任晓北、吕云清、董钦宇、谭世秋、刘群革、范学军调到生产监区继续迫害,在生产监区他们全部遭到精神虐待和肉体折磨、摧残、迫害毒打。

辽阳市铧子监狱狱警王建军开大会说:打死人不算事,你们就是菜板上的一块肉要肥来肥的,要瘦来瘦的,想怎么剁,就怎么剁。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辽阳市铧子监狱又把打大法弟子们秘密转移到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迫害,田晓飞和王宝金被分到十三监区,当时的队长叫曲家波,还有费大队长,由于大法弟子们拒绝报数,不穿囚服,被绑架到监狱严管队禁闭室,遭受残忍酷刑“小挂”,生不如死!警察按其心情决定天数,一般两天两夜,有五天左右的,还有十几天的,最长的有二十一天左右。有的刑事犯人承受不了了,借吃饭、上厕所的机会用头撞门边的墙角尖,因周围都是胶皮墙,想死都死不了! 所以经常有人撞得头破血流,缝很多针;有的半夜大哭“我受不了了!”。 葫芦岛工商局的法轮功学员任晓北,冬天在地上四肢被用铁链子定位大挂酷刑一百二十多天,到回家那天,都没有人形了,已不能行走。

和田晓飞在铧子监狱同一监室的七个人一起同一天转到大连南关岭监狱,在田晓飞出狱前已有三人被迫害致死,他们是辽阳市的白鹤国(尸体头部鼓起一个包,身体多处有伤,瘦得皮包骨头,舌头也被勾出一道口子露出嘴外,腿被打断,睾丸被踹烂)、营口市的王宝金、本溪市的刘权(尸体火化后骨灰发黑、眼窝和嘴呈紫色,后背有大面积块状紫色瘀血,鼻腔堵满棉球) 。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王宝金在监狱内喊“法轮大法好”,再次被强行关进严管队,遭受残酷迫害,期间一直绝食抗议,身体非常虚弱。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晚九点多钟,王宝金在南关监狱严管队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昏迷不醒,血压没有了,脉搏几乎摸不出来了,大小便失禁,人瘦的皮包骨,被拉到监狱医院,经急救才有点好转,大夫建议送市医院抢救。狱警向上请示才同意送到大连第三医院。

在一百二十急救车上,两女大夫告诉警察,必须打开手脚刑具方好急救,不能再耽误了。狱警又多方请示,一个多小时后,王宝金仍带着刑具被送进医院。此时心律和脉搏全无,只能用氧气维持剩下一口气。

十二月八日,狱方才通知家属病重,当家属赶到医院后,所住旅店、个人身份被调查,而且不让与外界联系,怕走漏风声,同时旅店也被控制。

十二月九日,王宝金终因身体迫害严重,不幸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9/辽宁营口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况-350788.html
辽宁省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辽河的见证(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9/辽宁省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2691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6/遭冤狱折磨九死一生-本溪市田晓飞控告江泽民-32057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7/辽宁营口市西市区恶警刘炳凯恶行-271438.html
辽宁省铧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辽宁省铧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68462.html
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概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4/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概述-266491.html
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的残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的残暴-250077.html
家人为何如此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0/家人为何如此担忧--247946p.html
辽宁大连南关岭监狱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辽宁大连南关岭监狱的罪恶-240043.html
营口地区被迫害情况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0/17778.html
辽宁营口王宝金被南关监狱迫害致死(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3/214328.html
辽宁营口市部份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7/23/133649.html
辽宁省辽阳市铧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5/132999.html
钳子剪掉乳头──辽宁营口市看守所暴行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4/28/73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