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倪英琴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310(Case No. 3310)
案情简述: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法轮功学员,河北唐山人,从事个体经营,做过服装、陶瓷生意,开过工厂,是当时有名的女强人。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法轮功学员倪英琴在当地长期的骚扰、残酷迫害下,含冤离开人世,终年六十一岁。这样一个善良的妇女,只因坚信使自己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遭到中共当局强制送安康医院打毒针、电击、毒打、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最终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而离世。

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患有严重的高血压,走路头昏得不能转动,走几步就得歇一会儿,去市里做生意得打车去。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高血压等都痊愈,在亲朋及同行中是个公认的大好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以来,倪英琴多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好,坚持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发真相资料、挂条幅、到派出所讲真相、去劳教所近距离发正念、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一九九九年刚开始迫害时,倪英琴去开平街道办事处要书,当时就被办事处人员扣押二十天。二零零零年夏天在办事处非法关押时被强迫在太阳底下锄草。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倪英琴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警察拽她时就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之后被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铐在暖气管子上一天,晚上九点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半夜一点多钟送到看山第一看守所,因她不报姓名被看守所人员殴打,同时因她进京,家属被勒索所谓“保证金”四千元。

十月一日那天,开平街道办事处的邪党人员到看守所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又问她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共产党,她说要法轮功。看守所也因此开始迫害她,给她戴上大脚镣子,逼着她在风场上跑步,脚脖子都磨出了血。

看守所对坚定不放弃信仰的采用长期关在小号,不让放风,两个人被锁在一个脚镣子上,晚上睡觉也锁着,上厕所都不给打开,得两人一块去。倪英琴和梁志芹被锁在一起,还与尚士莹锁在一起十来天。有一次看守所内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徐所长(个不太高)亲自动手打倪英琴。有个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开始电人,问谁还炼,倪英琴说她还炼,也遭到电棍电击。

恶警利用刑事犯看管法轮功学员,欺骗她们说表现好的能早出去,看着法轮功学员不许她们学法炼功。当时的打手有刘杰(在承德监狱服刑)、王秀玉(一天也没早出去)对法轮功学员特别狠毒,逼迫倪英琴写保证书时,用手和鞋底子打了她一百多个嘴巴子,打的她鼻口流血,头发都揪下来了,衣服被撕成一条一条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学法炼功多次被打而绝食反迫害,绝食期间看守所还强迫她们在风场上跑步,搞卫生、擦地、刷厕所,夜间还要值二个小时的班,还继续绝食的就送安康医院加重迫害。

那天倪英琴因为绝食,被几个武警抬出去送到安康医院,她看到有法轮功学员被铐在床上打毒针就去制止,结果恶医说她闹事也给她打了一针。打完针后就感到全身发冷,天旋地转,转的头昏的不行,冷的盖上被子也不行,全身哆嗦,四肢无力,走不了路,手连拿棉花的力气都没有,还被强迫干活,干不动也得干,从肉体和精神上进行双重折磨。

倪英琴从所谓的“安康医院”被劫持回到看守所后,仍然继续绝食,有一次连续绝食二十一天,每次被强行灌食的管子上都带血,没有人性的恶医却侮辱性的叫她们“大象”。她的亲人怕她在里面受苦就给她买来好吃的,都被开平派出所片警韩智敏给拿走了。开平街道办事处李文席(与韩智敏是夫妻)家装修用的地板砖也是她家的,至今没给钱,她家人还托他请六一零的吃饭,家属请客送礼外加被勒索花了一万多元,结果钱没少花,人也没少受罪,最后还是被迫害死了。

看守所当时是把十几个人关在一间又潮又湿的小屋里,除去厕所、洗手间、橱子、大板铺,地上窄的三、四个人就转不开身,十六个人头对脚交叉着睡,两人盖一床被子,翻身都翻不过来,有的人在地上睡下面铺上塑料,第二天早起被褥都是湿的。伙食也是极差,早上是稀面粥;中午是烂菜汤,烂小白菜里还有大虫子,主食是玉米皮子蒸的糕,玉米先经过制药厂加工,把有营养的成份提出去后剩下的皮子做成糕给看守所人员吃,又酸又粘,简直比酸梨还酸,根本无法下咽,还常吃出苍蝇、耗子屎来。因为吃住不卫生,环境恶劣,一屋就有五、六个人同时拉痢疾,便脓、便血持续一个多月。还让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剥豆,从早上六点开始一直剥到夜间十二点钟,有的指甲里都剥出了血泡,最后整个指甲盖都脱掉了。

看守所在只有一米的小屋内,特制了一种铁椅子,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用的,椅子面就是一个铁圈,中间有一竖条窄三角铁,人坐在上面,脚脖子被固定住,腰也围住用螺丝拧上,胳膊用卡子卡住,人坐在上面就无法动弹了,头戴上象钢盔一样的帽子,二十四小时坐在上面,有的连续坐十几天,血液无法循环,就从脚开始往上浮肿,时间长了全身都浮肿了,大小便都得便在裤子里,直到放弃修炼或人要不行了才放下来。倪英琴在这种邪恶环境下被折磨迫害了近一年,血压一直高达二百六十,看守所仍不放人,还把没转化的都送开平劳教所继续迫害。送她的人亲眼看见她被几个人抬起来往地上摔,再抬起来再摔,连续几次。

从劳教所回家后,倪英琴不断受到开平派出所和开平街道办事处的骚扰,走在路上片警韩智敏突然抱住她的腰抢夺她的书包,还让围观的人打电话报警,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人帮恶警打电话,反而让倪英琴快跑,她乘机走脱。韩智敏就带着办事处的人到她家去抓她,她不配合,五、六个大小伙子就上来一起抬她,把她衣服都拽下来了,也没抬动。

恶警最后威胁她家人说:是你们自己送,还是我们送,反正得送走,不能在家。倪英琴丈夫和儿子都是老实人,被单位、街道和派出所逼得没办法,精神压力太大,就把倪英琴又送进安康医院。家属想把人接回来就不容易了,安康医院说必须得有派出所开的证明,派出所不给开证明,安康医院就不放人,一切费用还都得自负。

从所谓的“安康医院”出来后,她家人怕她出去惹恶警迫害一家人,就限制她外出,不让她与同修来往。后来,倪英琴出现脑血栓症状,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最终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离世。

倪英琴被迫害期间相关责任人:看守所所长张新,开平街道办事处书记赵文,开平公安分局主管迫害法轮功副局长李国君、政保科科长陈永文,开平六一零主任杨金山、武利德,开平区委书记陈学军。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开平地区至少有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五人被非法判刑。

相关原始资料:
唐山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单位唐山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4/唐山市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单位-329714.html
庭审好人 天公作怒 数百人签名吁释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5/庭审好人-天公作怒-数百人签名吁释放-258516.html
呼吁营救河北省唐海县个体户郑祥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3/呼吁营救河北省唐海县个体户郑祥星-255591.html
唐山法轮功学员遭毒针迫害案例(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0998.html
唐山市个体经营者倪英琴被迫害致死经过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9/12/26/215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