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张成美
性别:
去世时年龄:
年龄未知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322(Case No. 3322)
案情简述:
山东省临朐县冶源镇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二月,张成美被山东王村劳教所迫害致死,遗体脸部严重变形,嘴唇翘着,牙齿打掉了好几颗,大腿根部乌黑,双小腿肿的像瓦罐一样,胸部肋骨瘦的吓人,一看就是被折磨打死的。

张成美的哥哥张成利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上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张成利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叫张成利,我的二妹叫张成美,善良、贤惠,勤劳能干,自己开了个针织店,嫁了个男人却吃喝嫖赌,游手好闲,不负责任,二妹在他家受够了欺凌和侮辱,后来学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来做人处事,思想变得宽容,也不再去怨恨丈夫,家庭变得和谐。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恶意丑化,政治定性。我二妹的公公是冶源二中的老师,害怕受到连累,他们一家便开始故意找茬欺负我二妹,开家庭批判会,说要跟党和政府保持一致。我妹妹不放弃法轮大法,他们家就举报了我妹妹,导致我妹妹在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三十天,罚款四千元。这还不算完,其丈夫又以我妹炼功为借口,向法院提出离婚。我妹妹不愿意孩子失去妈妈,不同意离婚,其丈夫家就多次告密,害我妹妹针织店也开不成,没有经济来源,四处躲难,最后逼我妹妹答应离婚,并且孩子也不让我妹妹见。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上午,临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冶源镇派出所高志等警察闯入我妹妹在冶源镇的临时住所,对她进行绑架抄家。在看守所,我妹妹被刑讯逼供,我去见她时,看到她的手臂和脚被打成瘀青,二十多天后,我妹妹被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谁能想到,这一去我们兄妹竟成永别。

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腊月二十一),我接到山东王村劳教所打来的电话,说我妹妹心脏病发作死了。我非常震惊,因为我妹妹身体强壮,平常连个小感冒都没有;她在入监体检时也没有病。

我们六个家人第二天赶到王村劳教所见我妹妹最后一面,结果三十多个警察带着枪围着我们,每个人都提着手铐,不让我们拍照,把我们的相机和手机全都没收,其他的亲人都不让进去,最后只让未修炼法轮功的我和我大姐进去,我见到躺在地上的妹妹的遗体,她脸部严重变形,嘴唇翻翘,牙齿被打掉了好几颗,耳朵后根水肿变黑,给妹妹换寿衣时,发现我妹妹贴身内衣都没穿,大腿根部乌黑,双小腿肿的像瓦罐一样,胸部肋骨瘦的吓人……一看就是被折磨打死的。

我们跟劳教所讲理,要把遗体运回家。警察却用尽一切手段恐吓我们,拿出手铐要把我们拘留,说绝对不让我们把尸体拉回家安葬,逼我们在病死通知单上签字。警察把我们扣押看管在旅馆后,把我妹妹的尸体强行拉走火化。还威胁说,政策是上面定的,法轮功告到哪里都没人管,打死算白死。因为是接近过年,怕家中老人生疑,无奈接受妹妹被迫害致死的现实,王村劳教所给了我们一万八千元钱,将我们打发走了。

妹妹迫害致死,我父亲深受打击,有冤无处诉,有理不敢讲,身体健康一落千丈,内心的苦痛,使一个健康乐观的人,变得少言寡语,患上了心脏病,生活不能照顾自己。我母亲常年高血压,平时多是二妹在家照顾父母,我们不敢告诉她这个噩耗,直到现在我母亲都不知道我妹妹已被迫害致死。八十岁的老人整天呆呆的念叨着女儿的名字。

这一切的灾难的起因,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杀人偿命,不把行凶者及这场迫害的发起人江泽民绳之以法,国无宁日,民不能安,天理不容!

*************************

张成美于2010年元旦前被临朐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非法劳教,2月6日在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2009年12月8日上午,临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冶源镇派出所所长高军等公安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张成美家,抢走了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抢了钥匙,绑架了张成美。下午又再次非法搜家,翻了个底朝天,抽屉里的钱也被拿走。

张成美被迫害致死后,遗体在王村有警察强制监管下火化。目前其家人仍陷在巨大悲痛之中,不敢透漏他们了解的情况。据悉,张成美死前牙齿被打掉,胳膊被打折,一百二十多斤的人瘦的皮包骨头。劳教所恶警不让家属拍照,强迫家属火化。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陈振波(女)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期间所知道的、法轮功学员张成美被迫害致死的部份经过。

大约是2010年元旦前后,张成美被投进王村劳教所,被编入二大队二班,却一直被关押在警察办公室内(关我的厕所的对面)。

二大队恶警指使王智(四川人,吸毒者)、林凯琳(烟台人,卖淫者)、赵立芹(东北人,卖淫者)、蔡云娥(东营人,犹大)、孙晓莉(黑龙江人住日照,抢劫者)、赵四妮(临沂人,打人者)等恶人对张成美严管殴打。林凯琳经常过来跟迫害我的恶人(孙晓莉)议论她们殴打张成美的情况,并且我也经常听到打她的声音:长期暴打她,天天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不让洗涮,长期罚站,往嘴里抹尿,用蘸满尿的抹布堵在她嘴里。孙晓莉和林凯琳在一起谈论说,用尿抹布堵她的嘴的手,洗多少遍了还有尿味。

蔡云娥、林凯琳她们强迫张成美转化并骂大法师父骂大法,张成美就喊“大法好!”我就听到她们打她的声音,咣铛咣铛撞墙、倒地的声音。有一次赵四妮把笤帚都打碎了(赵四妮打我时一贯是用拳头打头打脸,非常狠)。孙晓莉在赵文辉(二大队大队长)、郑金霞(二班队长)的指挥下经常去毒打张成美。孙晓莉一过去,我就喊大法好!她就又回来打我。我曾劝孙晓莉不要再过去打人了。她说:“我不去打不行,郑金霞骂我:你是个死人吗,叫你在这里干什么的?”

有一次,我听到那些恶人又在打她,孙晓莉也跑过去打,我就喊“大法好”,赵文辉和孙晓莉同时冲进厕所,孙晓莉用拳头打我后背,赵文辉就野蛮地摔打我,不准我喊“大法好”。我说:“你们已经把我打残废了,不要再打出第二个陈振波”。

每次我在监室里喊“大法好”的时候,张成美在对面也喊“大法好”,在张成美被迫害致死的前两天,我喊大法好的时候就听不到她的声音了,我就很为她担心。

大约在阴历的2009年腊月二十二(2010年2月初)左右的一天深夜2点,我被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惊醒,听到七八个狱警出出进进、慌慌张张的声音,由王军(劳教所政委)指挥着忙活了好长时间,我亲耳听见王军急促地说“找病历、找病历”。从此后就再也没听到张成美的声音了。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把我拖进了咨询室,没让我回厕所,我就知道张成美出事了。张成美刚被劫持到劳教所的时候,是一个很壮实的人,一个多月的时间再看到她的时候就成了皮包骨,整个人脱了像。

相关原始资料:
二零一零年中共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4/二零一零年中共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综述-238029.html
我在王村劳教所死里逃生的经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4/231419.html
张成美被王村劳教所迫害致死前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8/230251.html
张成美被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0/217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