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关荣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3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2098(Case No. 2098)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王关荣,二零零三年九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她曾遭受连续五十多个小时的酷刑逼供,遭禁食、禁水、禁止睡觉,刑罚“开飞机”、揪耳朵、薅头发,把双手背铐,皮鞋底碾脚、踹腿弯等酷刑。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三年中,王关荣被迫害致双腿双脚都没有知觉,双目失明,身体极度虚弱,奄奄一息,监狱为了推卸责任将她释放。二零零九年四月,王关荣在当地医院凄然离世,年仅五十三岁。

王关荣家住双鸭山宝山区七星矿,是原双鸭山市国家粮食储备库下属企业的一名会计,一九九九年前,她被糖尿病、腰椎间盘等疾病折磨的痛苦不堪,严重时不能走路。一九九九年四、五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仅半个月身体就好了,半个月就能走路、能干活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公开诬蔑、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初王关荣去北京,向政府讲述法轮功真相,在天安门被前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到延庆县(北京郊区)关押了五天,她绝食五天,又被劫持到天津大港派出所关押五、六天,她拒报名、绝食反迫害,恶警对她野蛮灌食、拳打脚踢、抓住头往地上磕,被关到大岗刑警队的铁笼子里昏沉的睡了四、五天。后来她们被双鸭山市公安局押回双鸭山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期间宝山公安分局一个姓姜的恶警把她随身带着的二千多元搜走,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王关荣毅然走上了天安门,为大法、师父讨还公道,在北京被绑架,送到看守所关押七天后,又被送到天津大岗看守所关押,当时有恶警谤师、谤法,她坚决的制止恶警。由于被欺骗说出了地址,王关荣被劫持回到当地,在双鸭山市公安局关押到市看守所迫害三个月才释放。

二零零一年十月,王关荣做真相,被恶人绑架、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后来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四月省公安厅伙同当地派出所不法分子直接到她家里企图绑架她,威胁、逼迫她丈夫说出她的下落,否则连他也要绑架。她丈夫被迫关掉生意非常红火的宾馆,被迫离家避祸。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七日,大法弟子孙凤杰、王关荣坐出租车时,给司机讲真相,并给他一个真象小册子,却被司机举报。被集贤县公安局绑架,被关押在集贤县看守所,在这期间被非法提审多次,已给下批捕。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两人被从号里叫出去,十四日凌晨一点多钟才送回,连续审问了近五十个小时。这次提审有双鸭山“项目组”(为抓住她们俩专门成立的,各地抽调的,分别有巡警队的、尖山分局的、公安局610的恶警李洪波、刘维国(音),杜占一,凌大威(凌清范之侄,尖山分局恶警。)等十四人用以酷刑逼供。集贤县分安局610、刑警队的四、五个人)。这些人分成两伙对孙凤杰和王关荣审问,并且打脚踢、打嘴巴、拧脸、揪耳朵等、九十度大弯腰,腿大叉开,骼膊往后背,腰大弯下,头大低下,如支撑不住,恶警们就用鞋踢脸。王关荣弯了近两个小时的腰。在弯腰期间恶警,一名给李森开车的常姓司机,还用塑料袋套在孙凤杰的头上憋得喘不过气来。还有恶警用拳头砸王关荣的后背椎骨,使其全身肿痛,遍体鳞伤,咳血多日,腿半个多月不能走路。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该”项目组”提审孙凤杰,晚上六点至三十一日早上六点才送回来。审讯了十二个小时,恶警逼孙凤杰站了十二个小时,期间刘姓恶警不许孙凤杰穿鞋,光脚站了两个小时。非法提审完后,孙凤杰全身已全肿,已不能走路。另外,在审讯孙凤杰和王关荣期间,一个代姓恶警,用打火机烧孙凤杰的头发。最无耻的是,恶警李森等人还逼她二人去踩法像,不踩恶警们就用皮鞋踩、碾她们的脚,把王关荣的皮鞋都踩、碾破了皮。

二零零三年,大法学员马冰娟(哈市)、王关荣(双鸭山市)在反对这场迫害时被哈尔滨女子监狱副大队长王小莉打了二十多个大嘴巴后叫她们“开飞机”。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七日,邪党人员捏造了“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十二年,把她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尖山区法院审判庭庭长江枫(审判大法弟子都是该人负责)负有责任。

在集训队时,恶警王小丽(莉)副队长强制王关荣跑一个多小时又罚蹲一个多小时。恶警王小丽说:跑不动,就跟其说“不炼了”。因为王关荣没回答,王小丽又打她一顿又罚蹲,然后拽着跑,导致王关荣的双腿肿胀很粗。被副大队长王小莉打了二十多个大嘴巴后叫她“开飞机”。

从集训队转到攻坚队后,王关荣遭到恶警陶丹丹殴打。

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监狱播放诽谤大法的录象,王关荣站起来抵制邪恶,遭到邪恶迫害。她被关小号,背铐在地环上。小号里没有暖气(供热设备),很冷。中国北方的一月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气温多在摄氏零下二十至三十度。恶警说:“服从管理,报数就不蹲小号”。王关荣不妥协,被关了两个多月,导致她被迫害的双腿冰凉、大小便失禁、血糖升高,大小便经常便在裤子里,身体极度虚弱。

从小号无条件放出来后,王关荣又被隔离两个多月,由几个恶人看管,每天坐木凳从早六点一直到晚八点长达十四个小时,那些恶人每天都念谤法的东西。

二零零六年四月王关荣被送入病号监区隔离两个多月,由于视力下降,行走不便。监狱才把她家人找来去医院检查,结果尿糖四个加号,血糖指数四十二,超过正常近十倍,双腿没有知觉,右眼失明,左眼只能见到一丝光亮。就这样恶警还不放人不办保外就医的手续。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2/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法官诬判29名法轮功学员-33172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7/双鸭山市尖山分局国保门永峰的劣迹-308701.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7/黑龙江双鸭山市王关荣被迫害致死经过(图)-259876.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10/2/19/黑龙江集贤县恶警耿振东、吴华绑架勒索罪行-218464.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8/黑龙江集贤县恶人耿振东、吴华恶行-21778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2/黑龙江双鸭山市伪法院图谋陷害十一名大法弟子-189628.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7/5/14/王关荣被双鸭山市“六一零”、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的情况-15474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2/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132784.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30/将黑龙江双鸭山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登上恶人榜-11755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22/双鸭山市大法弟子孙凤杰、王关荣被集贤县看守所迫害经过-50832.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1/30/黑龙江省双鸭山地区大法弟子受迫害案例-43634.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2/20/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枉法秘密判五名大法弟子重刑-44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