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胡素华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336(Case No. 3336)
案情简述:
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法轮功学员。胡素华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绑架迫害,被迫流亡到呼和浩特市,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左右被呼和浩特市公安迫害致死,详细情况待查。

胡素华的尸体前胸和后背有面积比较大、呈圆形、前胸和后背对称的伤痕,伤痕呈紫黑色。当时胡素华被公安恶警跟踪绑架,租住的房子被抄、抢劫。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内蒙古法轮功学员胡素敏和儿子及母亲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胡素敏写道:“在这场十六年的浩劫中,我的姐姐胡素华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我姐姐的儿子白吉达因为利用互联网为其母鸣冤,而被迫害入狱五年。我的母亲年过花甲也被迫害过。我及我的亲人是这场浩劫的见证者。”

下面是胡素敏在《刑事控告书》陈述的部分事实。

【一、姐姐胡素华被迫害惨死 至今细节不明】
胡素华于一九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患有心脏病,神经衰弱症,修炼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
1.图牧吉劳教所:奴工、殴打、反剪铐、闻马桶、冻刑
二零零零年三月五日,胡素华被绑架,在红山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转入图牧吉劳教所,在红山区看守所期间,被强迫做奴工,挑豆子。
在图牧吉劳教所又遭受了种种酷刑的非人折磨,她的耳朵被打坏,耳垂黑紫,有血迹。两腿外侧一直到臀部被打得像锅底一样黑。胳膊也被打得呈黑紫色。就是身体被摧残到这样的情况,警察还逼她出工干苦力。不让睡觉,冬天穿着背心和短裤,在走廊里被反剪铐着,低头闻马桶的尿,这样的酷刑折磨持续一个多月。警察经常不让她睡觉,整夜的被罚站。她有时还被脱光衣服,尹姓警察和普通犯人用手拧她的两腿内侧。为了不让她炼功,她被固定铐在床上。她还遭受过冻刑。
2.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超体力奴役、背铐、冷冻、灌盐水
二零零零年冬天胡素华被转入更邪恶的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那年冬天天气非常冷,胡素华因拒绝超体力奴役劳动(一天包一万双筷子),被警察孔桂花、张思琴等迫害。他们把胡素华用背铐铐在活动室中间窗棂子上,外衣脱光,只穿内衣,把窗户全打开,暖气关掉,前门锁上,门口派吸毒犯二十四小时看着,白天就这样铐着,晚上放下来也不能睡,只能坐在活动室的地板砖上,外面寒风刺骨,恶警和吸毒犯都穿着大棉袄。
二零零一年四月,恶警逼迫她写“揭批书”,胡素华不写,就被铐在床头上二十五天,站不能站,睡不能睡,坐不能坐,连大小便都得同牢的人给接,腿和脚肿得走路都很困难。五月再次被恶警铐在床头上长达三十八天,有时不给吃饭,有时只给吃一个或半个馒头。由于她坚持不写“揭批书”,恶警还在床腿上加高了四块砖头,使被铐在床头上的胡素华更加难以忍受。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遭到了警察和吸毒犯的毒打和强行灌盐水。这次胡素华又遭毒打,被铐在没有暖气的房间里十多天。十一月内蒙的天气已很冷了,警察们却把窗子打开,把她的衣服脱掉,还把走廊的门窗拿报纸糊上,不让别人看见她们的恶行。警察把胡素华双手背在后面,铐在铁窗栏上,只让她两脚尖沾地,也不让上厕所。
3.在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被迫害生命垂危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夜晚十一时左右,赤峰市公安局国安队的郭玉明,带警察到辽宁省朝阳市八里堡小桥附近一居民区蹲坑三天后,勾结朝阳市向阳警察,动用六、七辆警车,翻墙闯入院内,暴力绑架八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胡素华。
胡素华遭到暴打,脸上、胳膊等多处被打伤,警察将胡素华一只手拉向后身,另一只手从肩上拉过去双手重叠用电线捆在一起(背铐状),光着脚拖到车上。半个月后,胡素华被送到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第二天,因胡素华已被迫害得有生命危险,劳教所放回,后一直流离失所。
4.在呼和浩特市被迫害致死
胡素华出狱后流亡到呼和浩特市,二零一零年初当地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胡素华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去公安局,要求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左右,胡素华被呼和浩特警察跟踪到住处,租住的房子被抄、抢劫,胡素华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六岁。胡素华的身体有伤。

【二、胡素华的儿子白吉达为母鸣冤,遭冤狱五年】
二零一零年,胡素华的儿子回到赤峰上班,因为其母死的不明不白,利用互联网发表为母亲鸣冤的文章,被监控,于二零一二年正月初五,被赤峰公安局在他工作的单位被绑架,手机、电脑、工资卡、身份证全被抢劫,同时家也被抄。后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在位于赤峰市的内蒙古第四监狱遭受迫害。

【三、控告人胡素敏被非法劳教等迫害】
一九九七年二月份,我因为有病,经别人介绍,看了法轮功书籍,觉得书中说的太好了,便开始修炼。修炼后,所患的膝关节炎、肘关节炎、神经衰弱和风湿性心脏病都消失了,做人做事也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去做,对人以诚相待。
我从事零售服装的工作,遇到顾客买衣服多付了钱,我都会主动退给人家。收到假钱时我都会将假钱销毁,身边的人说要帮我花出去,都被我拒绝。有时经理伪造销售额得到的利润想要和我们几个销售员分红,我从来都不要,而那些分红的钱往往比我的工资还要高几倍。
在北京从事火车单轨实验工作时,我完成自己份内的工作后,还会主动帮助其他人做饭、打扫卫生、叠被子,使宿舍环境焕然一新,同事对我这种行为都很赞赏钦佩。当他们得知我是法轮功修炼者之后,都十分认可大法。我没有做过任何危害社会和违反法律的事情,反而微末小事都为他人着想,为周围亲友所共知。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我被非法关押到红山区看守所,被强迫做奴工,挑豆子。几天后,又被非法转押到赤峰市看守所。两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拘禁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二年。在图牧吉劳教所里,我被强制做奴工、经常被勒令脱光衣服搜身。收工回来因不喊口号,二中队的中队长就把我们叫到内卫,让四个女狱警对我们拳打脚踢、薅我们的乳头,跳着高的打我们耳光。 二零零二年三月,几个女狱警对一个有病的法轮功学员谎说看病,将她弄到门卫打了一顿,因这事我们绝食抗议,狱警和犯人将胶皮管子从我们的鼻孔插到胃里,用灌油的铁漏斗野蛮灌食,我的牙齿都被撬的松动了。灌食时,警察领着一帮被他们教唆好的犯人将我按在地上,有的按胳膊,有的按住我的头,有的按住我的腿,看守所的一个李姓护士,手里摇着胶皮管子,得意洋洋的说:我有多长时间都没练过手了,正好这次练练手。然后她将那个粗胶皮管从鼻孔插入我的胃里。当时我痛不欲生。我的身体非常虚弱,警察强制给我输液,但是输完液后我的记忆力骤然下降,我母亲的名字我竟然想不起来。
我因帮一个不会写字的老太太写绝食原因,被劳教局人员拉到劳教所外,一群男警察用大粗头电棍电我,电完又用绳子把我的两个胳膊绑到后背,然后往上拎,绳子拎断了再换一根,期间总共拎断了四根绳子,就这样,他们电击我后就又给我用“上绳”酷刑,反复多次,时间持续整整一上午。
折磨完我后,又将我拉回劳教所,将我双手上举,铐在双层床的上层,铐刑持续三天多。他们如此的残酷折磨我,也是为了达到恐吓其他的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我被非法劳教二年,从图牧吉劳教所回家后,我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回到家后,对我的迫害仍然继续:警察继续找我,我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在外地打工维持自己的生存,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
胡素华曾多次遭赤峰中共人员迫害,丈夫在压力下与她离了婚。胡素华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后被转到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在内蒙古的这两个劳教所内遭到非人的迫害;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到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出来后一直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四月,在呼市女子劳教所,胡素华坚强不屈,被恶警铐在床头上25天,站不能站,睡不能睡,坐不能坐,连大小便都得同牢的人给接,腿和脚肿得走路都很困难。后来恶警逼迫她写“揭批书”,她不答应,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再次被恶警铐在床头上长达38天,有时不给吃饭,有时只给吃一个或半个馒头。由于她坚持不写“揭批书”,恶警还在床腿上加高了四块砖头,使被铐在床头上的她更加难以忍受。

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胡素华当时正在图牧吉劳教所受迫害,恶警逼胡写“不炼功保证”,胡素华不写。一天晚上,恶警问胡素华还炼不炼,胡素华说“炼”。恶警尹桂娟及其他犯人把胡素华推倒在地,让一个妓女坐在胡素华前胸上,压的她上不来气,开始喊。一个犯人拿毛巾堵胡素华的嘴,不让她喊出声来,尹桂娟不让堵,怕把她堵死。然后让胡素华脱光下衣。为了羞辱胡素华,尹桂娟盯着看胡素华阴部,又用拖鞋打胡素华的耳光,打得两个耳垂的皮都掉了,后来胡素华自己说,她两肋被压的疼了很长时间。

事隔几天,胡素华的丈夫、妹妹来看她,问胡素华的耳朵怎么了,因恶警武红霞在旁边看着,没敢跟家里人说,家里人给留下了大约八百元钱,当时交给了武红霞,说是给入账。后因法轮功学员A和胡素华在一中队,都坚持修炼,恶警就把胡素华调到二中队迫害。

秋末冬初,一天晚上,恶警问另一法轮功学员和胡素华还炼不炼,说炼,恶警就扒下她的外衣,让胡素华只穿一件内衣在门外站了两个小时。

冬天摘辣椒时,胡素华因坚持修炼,恶警连续八天八夜不许胡素华睡觉。晚上,用铐子把她铐在走廊后窗户的铁护栏上,铁护栏上挂满了霜雪。白天去摘辣椒,辣椒是被拔下来放到场院里,坐在地上摘。

胡素华因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坐在那摘辣椒,一会就睡着了,包夹立刻把她喊醒,不许她打瞌睡。胡素华因夜间起来炼功,经常被恶警打骂。后来有一段时间,每天值班警察都问胡素华夜间还炼不炼,胡素华说炼,就把双手铐在床头上,夜间小便也不开铐子,由别人拿来尿盆,尿完端走。

二零零零年末,胡素华与A因一直坚持修炼,又被绑架到呼市劳教所迫害,临走的当天,白天不让出工,在屋里被铐上双手,下午办手续时,帐上的钱竟然没了,前些天胡素华丈夫和妹妹见她时留下的钱账上没有,会计刘启华说没收到这笔钱。晚上,要把胡素华和A绑架至呼市,呼市劳教所来电话追问胡素华的没入账的那笔钱,才知道在武红霞手里,又把钱转到呼市。

胡素华在图牧吉被迫害时,因坚持修炼还被加期六个月。胡素华在中队受迫害,参与迫害的恶警有罗进芳、马红云等。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劳教所开演讲会污蔑大法,法轮功学员刘振宇(女大学生,25岁),走上讲台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恶警便撕下警察必须遵守的“五不准”,劳教人员作为公民享有的“十项权利和义务”等伪装,晚上把刘振宇铐在铁架子上,用电棍电,拳打脚踢。其他法轮功学员先后起来向警察讲理,同样遭到毒打,胡素华也同样遭到毒打。这一天下午直到晚上,恶警队长、警察和吸毒犯一起疯狂的毒打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他们用电棍电、用脚踢,用皮带抽打法轮功学员,直打到恶警们都累得打不动了,恶警们还用减刑唆使吸毒犯人继续狠狠地往死里打法轮功学员。

七月三日下午,这些警察暴徒们又开始毒打那些法轮功学员,这天把胡素华打得昏死过去三次。第二天,大家都看到了胡素华浑身没一块好肉,青一块,紫一块,遍身都是血痂。

十一月七日,十几个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遭到了恶警和吸毒犯的毒打和强行灌盐水。这次胡素华又遭毒打,被铐在没有暖气的房间里十多天。11月内蒙的天气已很冷了,恶警们还把窗子打开,把她的衣服脱掉。恶警们还把走廊的门窗拿报纸糊上,不让别人看见。恶警把她双手背在后面,铐在铁窗栏上,只让她两脚尖沾地,也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天气非常冷,胡素华拒绝超体力奴役(一天包一万双筷子),被恶警孔桂花、张思琴、刘××、郎××迫害。她们把胡素华用背铐铐在活动室中间窗棂子上,把外衣脱光,只允许穿内衣,把窗户全打开,暖气关掉,前门锁上,门口派吸毒犯二十四小时看着,进行迫害,白天就这样铐着,晚上放下来也不能睡,只能坐在活动室的地板砖上。外面寒风刺骨,恶警和吸毒犯出来进去都穿着大棉袄,就这样迫害了有半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赤峰市红山区国保大队布仁等一伙抄了胡素华的家,不仅仅把别人在她家存放的机器拿走,还把她所有的生活用品全部抄走,包括冰箱、彩电、茶几、转椅、煤气罐、电饭锅、石木床、床头柜、皮箱及所有的棉被、单衣被褥、现金5千余元,孩子的生活用品也被抄走,使她生活没有着落,流离失所。当时她孩子正在外地上大学,也一时中断了联系,吃饭成了问题,只好向一饭店老板寻求帮助,老板望着几天没吃饭的孩子同意了,同学们知道后凑钱帮助度过难关。

据胡素华二零零六年自述: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她身患多种疾病,久治不愈,疾病折磨得她痛不欲生;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神奇般的全好了。她的姐姐多年高血压、皮肤病自从炼了法轮功,所有的病全部好了。99年7月江氏集团搞起迫害法轮功后,三中街派出所干警几次强迫她姐姐签字不炼功,家里不明真相的亲人也看着管着,甚至连打带骂,不让炼功,她心灵受到伤害,晕倒在路边送医院抢救后瘫痪。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夜晚11时左右,赤峰市公安局国安队支队长郭玉明,带恶警到辽宁省朝阳市八里堡小桥附近一居民区蹲坑三天,勾结朝阳市向阳警署,动用6、7辆警车,翻墙闯入院内,暴力绑架8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胡素华。中共当局知道自己在干见不得人的事,在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嘴里却喊着抓小偷。法轮功学员胡素华当时喊:“我们是法轮功,不是小偷……”遭到警察的暴打,她的脸上、胳膊等多处被打伤,恶警还将胡素华一只手拉向后身,另一只手从肩上拉过去双手重叠用电线捆在一起,光着脚拉到车上。

半个月后,胡素华被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第二天,胡素华闯出劳教所,出来后一直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左右被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公安迫害致死,前后胸都是毒打、电击的伤痕,中共却说她是跳楼而死。

胡素华的儿子白吉达因在网上利用QQ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及揭露中共的暴政,被恶人监控,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二十七日(正月初五)左右被赤峰市松山区公安局恶警徐国峰等人绑架。恶警徐国峰行恶后到处张扬,说是白吉达在网上发表的言论被万人传看。

白吉达痛失慈母,他对人说法轮功好,揭露中共暴行,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别说万人传看,上亿传看也不多。中共做尽坏事,却极心虚恶行被曝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已知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的赤峰法轮功学员就有二十六名,他们是:胡素华、邹瑞环、赵殿宾、唐海花、刘文忠、王秀兰、陈国祥、王素珍、孙敏、慈云玲、宋文池、张坤、李廷荣、田育林、王秀梅、孙秀芝、高云虎、刘国华、梁秀珍、赵艳霞、周彩霞、袁淑梅、郑兰凤、汪亚轩、田素芳、赤峰东郊的李某(女)。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又一姓孟的副局长因癌症死在赤峰市第三医院。

相关原始资料:
内蒙赤峰市两善良女士含冤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2/内蒙赤峰市两善良女士含冤离世(图)-33882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0/内蒙赤峰市白吉达网络讲真相被非法批捕-255942.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7/内蒙古赤峰恶警徐国峰、刘龙绑架敲诈好人-25393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5/母亲被迫害致死-内蒙赤峰白吉达被恶警绑架-25310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6/内蒙古赤峰市部份恶警恶人罪行录(续)-25187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7/赤峰血泪(四)-亲人遭难-家庭被毁-25068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8/中原蒙难-赤峰血泪篇(一)-25031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9/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九)-247176.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9/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武红霞等恶警的暴行-246888.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7/大陆公安所长、局长遭恶报死于癌症或入狱-242588.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9/内蒙古赤峰市女市长汪亚萱死因可疑-24038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8/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部份案例-234660.html
胡素华生前在图牧吉劳教所遭迫害情况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1/230846.html
胡素华被呼和浩特市警察迫害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9/220611.html
关于朝阳赤峰警察抢劫绑架大法弟子的一点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8/135843.html
赤峰市恶警把我一家害的妻离子散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134502p.html
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8/130718.html
一个吸毒者的重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1/103739.html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劳教所恶警毒打折磨大法弟子的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3/51521.html
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毒打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5/38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