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梁振兴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348(Case No. 3348)
案情简述:
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梁振兴(水暖工程师),先后在吉林监狱、铁北监狱、四平石岭监狱、公主岭监狱中被残酷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上午十时左右在公主岭监狱狱警的看管下死于公主岭中心医院,终年四十六岁。

在江泽民集团漫天制造谎言传播对法轮功的仇恨、很多群众受骗被愚弄的情况下,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被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对此,江泽民集团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随后吉林追随江泽民集团的人员非法抓捕了5000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

在大抓捕中,至少7人被打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徒刑。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刘成军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周润君被非法判刑二十年,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被非法判刑最重的。

保外就医被拒绝

四平监狱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2009年12月把梁振兴转到公主岭监狱,当时家属在过年时,为梁振兴存了1000元钱,没有收到梁振兴接到钱的信息,在等不到他是否接到钱的情况下,家属打电话到四平监狱财务科查询,才知道梁振兴已经被转到公主岭监狱,查询后第二天,1000元钱被退回来。

2010年4月12日下午是梁振兴被迫害关押的六监区探视日,家属来到窗口办理探视手续,被告知如果不是转化人员必须有长春市610开的介绍信,才可以探视,证明其亲属不是炼法轮功人员,如果没有证明就拒绝探视,家属说:我们家已经有4个多月没看见梁振兴,想看看他人是否还好就行,这时接见室的几个狱警说:没有610证明,没有被转化监狱规定谁也不让见,态度非常蛮横。最后,家属来到了监狱长办公室203室,说明情况后,才见到了梁振兴,看到他骨瘦如柴,走路困难,说话声音沙哑困难。

4月25日,狱方通知家属,梁振兴在公主岭市中心医院住院,初步诊断休克、右侧胸腔内积液、两肺继发性肺结核伴空洞伴炎症、两肺间质性炎症样改变。家属来到医院只见梁振兴骨瘦如柴,吸着氧气,打着吊瓶,脚肿的象馒头,脚脖两侧有皮下渗血,并带有血泡,还经常流水,医生用药物经常敷上一种外用药,身上前胸后背出现皮下出血留下的红印,右眼几乎失明,痛苦的直咬牙,看见这种惨状,家属直流眼泪。

4月30日,梁振兴出现了咳血,有亲属提出了保外就医,监狱科长、刑罚科刘科长说,要保外必须有长春市户口,必须是直系亲属,否则不行,他们认为只有梁振兴的妻子符合这个条件。梁振兴只因相信真善忍,现已被迫害近十年,妻子每天省吃俭用艰难供孩子念书,妻子无能力应对梁振兴保外就医的高额医药费,护理费等,拒绝了保外就医。妻子要求转到长春结核病医院,狱方以那不是定点医院拒绝了。梁振兴的兄妹要保外,监狱以不符合狱方的保外规定为由拒绝。梁振兴家里其他人对他保外就医,也被拒绝,狱方理由是梁振兴家人是农村户口。

家属天天以泪洗面,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办法让梁振兴身体健康并早日回家。

梁振兴遭受的部份迫害

2002年9月,梁振兴被非法审判前,被警察劫持到长春的铁北看守所,每两三天被提审一次,每次被把眼睛用布蒙上带走,每次回来都是遍体鳞伤。大概方向是在长春的净月潭的位置,在那里有一个秘密的刑讯逼供室,在那里梁振兴饱受各种酷刑的折磨。

图为酷刑之一:头上套塑料袋的描绘
酷刑:头上套塑料袋的描绘

2002年9月中旬,中共邪党操控长春市中级法院对15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讯期间,警察把这些学员拉到法院的单独房间,进行疯狂毒打、电棍电击。后来,刘成军、陈艳梅、梁振兴等被抬进监舍。对于警察在法院庭审期间进行的暴行,吉林市监狱一工作人员声称:“在法庭所发生的一切,与我们都没有关系,那是长春市区公安局干的。”

梁振兴被非法重判19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在监狱洗脑班遭犯人毒打折磨,在六大队被干警周管教指使犯人打他,逼迫写四书。2002年在所谓的矫治中心遭酷刑“固定床”折磨两次。“固定床”是在一个长2M的木板两端各镶有一块钢板,上面有一排孔,用以固定手和脚铐子的,“固定床”除有“抻”的功能外,主要是固定作用,人被固定时身体与床不分离,不腾空,四肢松紧程度要比“抻”时松。固定时除大便下来,小便和睡觉都不下来。固定时间越长,受刑者越痛苦,这种痛苦苦不堪言。轻者身心受到伤害,重者致残。此刑具多用于小号,严管,矫治中心,是吉林监狱常用刑罚之一,吉林监狱共有十七套“固定床”刑具,法轮功学员大多都受过此刑。直接责任人:吉林市监狱政委刘长江,教育科干事,李干事,耿干事(详细姓名不知)

2003年3月中旬,梁振兴、雷鸣、刘成军、吴宜凤、王京等法轮功学员在吉林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开发区刑警队等处遭到了严刑逼供。

2003年10月,因反迫害被送矫治中心迫害,2003年10月末,梁振兴等法轮功学员被吉林监狱拉去“固定床”迫害。酷刑折磨分三阶段:

第一阶段是将人四肢固定在床上;

第二阶段是将人四肢捆绑后将人腾空,向四个方向用力抻;

第三阶段是将人四肢捆绑后将人腾空,再在人的身下放一卷被子后向四个方向用力抻,再往下压。

吉林监狱“固定床”酷刑
吉林监狱“固定床”酷刑

2003年临近过年时,梁振兴被吉林监狱恶人李明用塑料管毒打,恶人狠毒的把梁打倒,头磕到暖气片上,血流如注,昏死过去。恶警逼他写“四书”,不写就强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宽的木棱上,甚至坐在角钢的尖棱上,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坐得屁股溃烂,坐得血肉模糊。不放弃信仰,一坐到底。再不写就用抻床把人大字型抻起来。

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明确指示看管人员说:“对法轮功人员决不能手软。”,梁振兴、杨光等法轮功学员被六监区的牢头狱霸李明、赵广存、刘干、陈志强一顿折磨、毒打,手用力地捏被害者的睾丸,用手指往被害人的肋骨骨缝里插,用胶皮管灌上水往被害人的身上猛抽,用脚后根猛刨学员的后背、腰部。

2004年7月,梁振兴因拒绝“转化”,被严管迫害2个多月。严管队先是搞所谓的谈话,放诽谤大法的录像,然后就送严管队用刑,所用的酷刑包括:坐老虎凳、头上套塑料袋、往手指甲里钉大头针、背铐、电棍电,甚至用在电炉子上烧红的螺丝刀往法轮功学员身上烫等等。一次正值隆冬,梁振兴被扒掉衣服浇上凉水在室外成宿的冻着。

梁振兴于2005年4月初从吉林监狱转到长春市铁北监狱继续迫害。在押小号期间受尽折磨,梁振兴不畏强暴,在狱中坚持学法炼功,大队长王小光教导员张力周指使犯人迫害梁振兴。监视梁振兴的犯人对他大打出手,而且猖狂的说:“就打你了,找谁都没有用”。

2005年下半年从长春市铁北监狱二十二监区转到石岭监狱,下车就被押入小号,后被关押在教育监区。受迫害严重。一直被强迫不许与任何人说话。梁振兴因此与监狱理论,在无任何结果的情况下被迫绝食,长达3个多月,身体虚弱,情况危险。

频繁毒打
频繁毒打 押入小号“矫治”

2006年5月6日开始,梁振兴绝食抗议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狱内医院将他强行插管灌食,戴着脚镣,手用手铐铐在床上,大小便只能在床上,胃管不给拔出,迫害时间很长。狱方做贼心虚,于5月12日找到梁的妻子,梁的妻子前去看望,12日在四平医院见到梁时发现他被戴着脚镣,梁说监狱里面不让任何人和他说话,就是别人瞅他一个眼神都不行,瞅他、和他说话的人都会招来疯狂殴打;我绝食就是抗议这场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法轮功学员!当时狱方在接见时欲录像,被梁的妻子严厉拒绝,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床上进行灌食
酷刑:床上进行灌食

2006年6月5日,四平石岭监狱方面电话约梁振兴的亲属(大哥等)再次去接见,狱方明确说不让梁的妻子前去。狱方说梁绝食差一天就满一个月了,身体极其虚弱,由两个狱警架着出来的,插着鼻管(野蛮灌食用),刚刚说的每天给静脉注射高级营养药品说法不攻自破!当时十六、七个狱警围在家属左右。这次狱方仗着人多强迫、威胁着把接见过程录了像,但是却是在梁振兴的背后录像。家属提出质疑,狱方欺骗说:这是我们的工作。当家属抗议录像时,一个警号为2211121的狱警态度十分蛮横的说:不想接见就出去!

2006年6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人们都穿着半袖衬衫,可是梁振兴却穿着棉衣。梁说他冷,家属撩开棉衣想看个究竟时,狱方却匆匆将梁振兴架走停止了接见。

在梁振兴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信仰的情况下,监狱与长春“六一零”狼狈为奸对其家属进行骚扰,让街道监视其妻子并且威胁抓人。

2006年7月,长春“六一零”在四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帮教”,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梁振兴不配合,恶人每天给他插管子灌食,灌食的管子也不拔,天天插在鼻子里。

两个包夹犯人经常架着梁振兴到监狱二楼进行洗脑迫害。4、5个人轮番兜售共产邪党的歪理邪说。梁振兴不听不看。教育监区的监区长尹守东、管教杨铁军、干事武铁等就用四把电棍一齐电他。梁振兴在难以承受的情况下,曾两次跳楼梯,一次撞暖气片,致使脑颅骨破碎,头上颅骨还有直径4、5公分的陷坑。

2007年3月2日,四平石岭监狱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关小号、上大挂、电棍电、侮辱、谩骂、绑死人床。梁振兴因坚信法轮功长期遭受各种残酷迫害。梁振兴因坚持修炼被恶警戴上脚镣坐板。恶警指使、纵容刑事犯人打骂、迫害他。参与迫害的恶徒有:颜得全、朱永华、王恩国等。

十监区区长姓尹、副区长周立佳、恶警杨铁军、刑事犯高明龙(所谓大组长,单眼)、诈骗犯颜德全(绰号彦老六)等恶徒们经常把梁振兴拖到小黑屋折磨,恶警、恶徒们用四根电棍电击,梁振兴全身被电的都是焦糊的紫癍和血迹。梁振兴两年多都是戴着脚镣,只有一天没带,那天说是北京来检查团。

2008年6月29日,一群恶徒们把梁振兴从床上拽到地上,扒光衣服,恶人高明龙用三角带制作的鞭子抽打梁振兴的后背,打累说:“打人也累呀!”又换恶人张立伟打,一直将梁振兴打得昏死过去,看到梁振兴后背裂开口子、流着鲜血,恶人们在一旁哈哈狂笑,高明龙还叫嚷:“都多少年没打人了,真过瘾,哪个不服的下来,给你开开皮。

7月9日,恶警周立佳进监室查岗时,梁振兴对他说:“停止迫害。”恶警周立佳恶狠狠地就给梁振兴左边一个嘴巴,并让犯人包夹颜德全再打梁振兴的右边一个嘴巴,又把梁振兴踹倒,还说:“我是不是没迫害你!”

黑龙江诈骗犯杨建国,是专门给监区长做饭的,他自己花钱给恶警买吃的用的,身上总带一嘟噜铁器,他用铁锥子剜梁振兴身上的肉,用锥子扎梁振兴的头,拳打脚踢的将梁振兴从床上打到床下,抓住梁振兴的头往墙上撞(他们叫看星星)。

一次,恶人颜德全把梁振兴的头和大腿扣在一起,背上再坐几个恶人;晚上睡觉,恶人王x国用打火机烧梁振兴的头部,把梁振兴的头使劲往床梁上磕,把床磕的当当响,还说这脑袋真硬。

梁振兴头部左侧有一个鸭蛋大小的坑,没有骨头,只有一层头皮,用手一按咕囔咕囔的,是被绑架时恶警打的,恶人高明龙等专门往这个地方打,高明龙还说以前在医院给梁振兴灌食的时候,因灌食管长期不拔,在胃里和胃粘膜粘在一起,他拽着管子走到哪梁振兴就得跟到哪。

9月底的一天,恶犯颜德全一伙恶棍借口给梁振兴洗澡,扒光梁振兴的衣服往他身上浇凉水,将黄瓜往肛门里插,颜德全、王x国等恶徒还按着梁振兴,叫外号叫大虎的刑事犯对梁振兴进行性侵犯。

梁振兴每时每刻都遭到非人的残酷迫害和折磨,旧痕未去又添新伤,恶徒打耳光一次就是几百下,恶人怕手疼就用鞋底子打,还将梁振兴家里给的钱用来买猪头肉、熏鸡、火腿肠、花生米等,一次花上千元,还说:“今天是梁振兴请客,今天不打他了。”可是刚刚吃完又拳打脚踢。

恶警杨铁军经常给刑事犯开会,告诉他们对待法轮功学员一定要严厉,绝不许手软。

2009年12月,梁振兴被由四平监狱转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非法关押,迫害致生命垂危,2010年5月1日上午十时左右在公主岭中心医院离世。

恶警张业军曾经迫害法轮功学员梁振兴,电击梁振兴致全身焦糊。

在中共邪党长达十多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吉林监狱采取了种种狠毒的迫害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监狱被酷刑折磨致死和饱受摧残转监或保外后不久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就有近二十人。伤残者更多。

他们是:刘成军32岁、崔伟东50岁、张健华50岁、何元慧41岁、孙常德43岁、郝迎强49岁、雷明30岁、林世雄46岁、王启波47岁、曹洪岩46岁、杨光56岁、徐佰仪55岁、粱振兴46岁、辛延俊46岁、魏修山、刘志军、金成权、王桂明30岁(监狱暴打八天八夜)、张玉科64岁、云庆斌等多名学员被折磨精神失常、致残。

***************************************
[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二年,孙政才任吉林省委书记。]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孙政才继任王珉后,才上任一年,二零一零年当年,吉林省内就发生至少二十九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件,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包括曾经插播长春有线电视网向民众传播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梁振兴,以及高智晟律师采访过的法轮功学员孙淑香。
[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七年,孙政才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孙政才纵容重庆市公安局长何挺迫害法轮功学员。
孙政才现(2017/9/21)遭恶报,被立案调查。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2/十一年冤狱迫害-吉林市郭云庆生命垂危-37749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4/吉林监狱的血腥罪恶(一)-37533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3/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36244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1/迫害法轮功-大陆各级官员遭恶报-354003.html
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1/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二)-34405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9/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344031.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6/十四年前长春插播后江泽民集团的凶残罪行-325022.html
公主岭监狱拒家属探视李建民 扬言强制“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2/公主岭监狱拒家属探视李建民-扬言强制“转化”-290353.html
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五)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1/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五)-278753.html
目睹梁振兴遭四平监狱惨无人道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3/目睹梁振兴遭四平监狱惨无人道的迫害-278024.html
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中共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3)-267247.html
梁振兴遭受的酷刑:牙签支眼皮整夜不让睡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7/梁振兴遭受的酷刑-牙签支眼皮整夜不让睡觉……-260779.html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恶警高志禄、祝家辉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8/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恶警高志禄、祝家辉的罪恶-260346.html
吉林监狱视人命如草芥 剥夺法轮功学员生存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7/吉林监狱视人命如草芥-剥夺法轮功学员生存权-256858.html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8/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253938p.html
二零一零年吉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7/二零一零年吉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244015.html
回忆梁振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4/回忆梁振兴-244355.html
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累累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2/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累累罪行-242319p.html
四平监狱长李文栋主谋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6/四平监狱长李文栋主谋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图)-238638.html
吉林四平监狱迫害法轮功的部份相关人员(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9/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3-29-11)-238065p.html#11328225610-15
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6/230631.html
四平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1/228195.html
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5/225787.html
恶警曾对梁振兴每天十次灌食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1/224097.html
梁振兴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5/222899.html
参与长春电视插播的梁振兴被迫害致死(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4/222833.html
梁振兴被转公主岭监狱 曾遭四平监狱酷刑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7/221650.html
参与电视插播的大法弟子梁振兴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5/1296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