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朱建朋
性别:
去世时年龄:
年龄未知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357(Case No. 3357)
案情简述: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建朋,十一年来经受了中共多次迫害,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含冤离世。朱建朋在修炼前因车祸成为残疾人,修炼法轮功之后重获健康。可是朱建朋却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折磨,不幸过早离世。

朱建朋原来是广州番禺永大集团公司总务科职工,因工出差骑摩托车出车祸,头部重创,手术时头部一个洞用钢片封住。生命虽保住了,却落下了残疾,一个手不能拿东西,一个脚成跛脚,走路两脚一高一低、一拐一拐的。同时由于大脑受损,落下癫痫的后遗症,智力下降等,女朋友也因此离他而去。从此性情大变,沉默寡言,自卑。由于他是饭堂员工,所以经常到饭堂走一走,常在饭堂犯病。

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性格逐渐开朗,笑逐颜开,脸色白里透红,不用食一粒药,以后再也没有犯过癫痫病,与前判若两人,人们都看到这确实是一个生命的奇迹。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由于朱建朋坚定信仰,进京上访,公开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中共邪党把他绑架到洗脑班两次,劫持到劳教所三次。

朱建朋于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警察绑架到海淀区看守所。恶警为了套取朱建朋个人的资料,威迫利诱,当朱建朋断然拒绝透露半点信息时,恶警就凶相毕露,把他的衣服扒光,还用冷水淋湿他的身体。强迫一个残疾人在冰天雪地里折磨。那是隆冬季节,气温零度以下,恶警哪里管人的死活。

二零零一年元月,恶警把他绑架回广州番禺看守所戒毒所进行强制“转化”,期间限制人身自由,强迫观看构陷法轮大法的“天安门自焚录像”,强迫写所谓“悔过书”。但朱建朋不为所动。恶警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把他强押到第一劳教所迫害。强迫干奴工,轮番精神洗脑,强迫观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与文字。经过长期的精神与肉体折磨后,朱建朋的癫痫病复发,犯病时,全身抽筋,口吐白沫,神志不清,小便失禁。回家后,身体又逐渐恢复健康。

约二零零四年,朱建朋向主管迫害的警察写了一封劝善信,又被绑架到黄埔洗脑班迫害。

因朱建朋发真相资料,二零零七年三月到九月又被绑架到“广州市法制学校”(实为洗脑班)迫害。他在洗脑班上讲真相,恶警不准他睡觉,不准洗澡。恶警印一个与床一样大的师父像片放在床板上,致使他睡不了觉。

二零零八年七月奥运会前,朱建朋因发资料,被绑架到拘留所,被牢头毒打,致使他出现肺结核的症状。但恶警依然把他押往广州第三劳教所迫害。后因病情严重,恶警只得把他转到广州武警医院。期间,恶人为他注射了不明药物,致使他头昏目眩、站立不稳,高烧不退、神志不清。最后导致尿血、肾衰竭。恶警只得为他办保外就医,送往番禺人民医院。这种折腾,不但摧残了朱建朋的身心健康,最后连警察都不想管了,只得放他回家。

回家后,身体虽有所恢复,但由于遭受连年不断的身心摧残,且回家后“六一零”,居委会等不断骚扰,致使身体越来越弱。不幸过早离世。没有邪党的迫害,他绝对不会离世那么早。


相关原始资料:
广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综述(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0/广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综述(下)-270752.html
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三)—— 广州市男劳教所迫害纪实(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6/另一个广州-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三)-232926.html
广州法轮功学员朱建朋含冤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9/224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