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孙军贤
性别:
去世时年龄:
2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645(Case No. 645)
案情简述:
甘肃省庄浪县赵墩乡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杨文渊的亲外甥),大学毕业的孙军贤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九日外出打工途经北京时,被北京铁道公安处非法拘留。二十五日凌晨,在甘肃省庄浪县警察遣返其回家的途中死亡。以李仕忠为首的县邪党团伙造谣说孙军贤是“跳车自杀”,但根据遗体伤痕分析,此种说法疑点重重,难以自圆其说。

孙军贤,一九九八年本科毕业于西安石油学院经济管理系,就职于山东。孙军贤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被迫害致死前曾三次进京证实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非法拘押回山东;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在天安门广场与3千名大法弟子一起谱写了一曲震撼苍穹的壮歌,又被非法关押在山东,二零零一年元旦,他与家乡二十几名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庄浪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在看守所里看守所所长张德祥用电警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孙军贤近五个小时;给孙军贤戴重刑犯戴的脚镣手铐达十几天。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日,他离家赴外地打工,二月十九日途经北京,因身上带有真相资料和横幅,被北京铁路公安非法拘留,二十四日铁路公安处的罗勋、刘万宝将孙军贤移交给庄浪县公安局副局长罗明、县国安股股长李伟、县610办公室副主任傅建华、赵墩乡副书记孙来顺等四人。

当时孙军贤已绝食五天,二十四日下午他吃了一碗牛肉面和一些水果,当晚他们一行五人乘北京至西宁的151次列车。北京至郑州段由傅建华和孙来顺值班看管孙军贤,郑州至西安是罗明、李伟值班。孙军贤住上铺,下铺是李伟,对面上铺是孙来顺,下铺是罗明。到郑州后傅去另外车厢休息。二十五日凌晨3时,罗明向庄浪县公安局打电话汇报说:孙军贤跳火车了。当日晚上八点,县政府副县长柳喜仓、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程仰科、县公安局政委金某、村支书孙明伟、孙军贤的父亲孙辉玺等一行八人奔赴现场。二十六日下午赶到出事地点河南省灵宝,罗明介绍了跳车的经过:“二十四日晚我们坐高速火车,十二点以后孙喝了几口水,情绪还好,不知道是啥时候,可能是上了厕所从窗子上跳出去了。”立即他又改口说:“不知道他速度那么快,我看着他把窗子一把掰开,一下就跳出去了。”二十七日早上,孙来顺给程仰科和孙辉玺说:“军贤从床位上拿上自己的包裹在洗手间从窗子里一下子就跳出去了。”三月二十六日,孙来顺在孙军贤家对孙辉玺说:“军贤一直带着手铐。”他还给其他人说:“反正我值班时人活得好好的,郑州以后我就不知道了。”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在国安股办公室,孙辉玺向李伟询问详情,李说:“我当时和罗局长没离岗位,就在洗手间床头边站着,他从洗手间一下子就跳下去了。”

以上他们三人叙述的孙军贤跳车经过相互矛盾,前后矛盾。

孙辉玺、孙明伟等人在洛阳出事现场看到的遗体情况是这样的:头部:枕骨下陷,顶骨正前方有两个洞,大小2cmx2cm,相距4cm,有血迹,其他部位完整。下唇偏左有一斜裂伤,脸上其他部位完整;背部骶骨处有一直径为7cm的石头垫进身体内,骶骨断裂,腰肌内陷且撕裂,右腿全腿肿胀,且有青紫色伤痕,无骨折,左腿大小腿在膝关节处脱离,无血迹,无肿胀现象。

铁路公安处证明说:“尸体在铁道的右边,腿朝列车前进方向,尸体前方(列车前进方)22m处是孙的包裹。”

从家属看到的遗体情况分析:死者骶骨垫进一块直径为7cm的石头,枕骨下陷,说明死者是仰着落地的。右腿全部浮肿且有青紫伤痕,却无骨折,左腿大小腿在膝关节处脱离,却无血迹,无浮肿,说明右腿是人活着时被人毒打所致。左腿是人死后血凝固后从火车上掉下去摔骨折的。如果身体是仰着掉下去的,顶骨上的两个洞肯定是打伤的,不是摔伤的;包裹是死者从车上摔下去后,有人扔下去的。由此充分证明,孙军贤是被当时值班的罗明、李伟打死的。为逃避罪责,把死者尸体扔下去后,又把包裹扔下去。

从盖有“郑州铁路公安局洛阳铁路公安处刑事技术鉴定专用章“的尸检报告来看(有复印件),只有左腿骨折与实际有相似之处,其余的所谓验尸报告都是编造的,是为了达到符合死者跳车自杀这一谎言而编造的。

为了掩盖罪行,平凉市公安处某副处长、庄浪县公安局、乡政府等有关部门,对孙军贤的家人采取了一系列的监控措施,限制自由,严格监视,不让家人与村里人接触,同时把离孙军贤家较近的七名大法弟子拘留严密封锁消息。

之后,孙父多次去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追问死因,索要验尸报告等有关材料,公安局长王国良百般抵赖,死活不给,在县政府的督促下,才将这个编造的验尸报告的复印件给了孙父。同时家属提出索赔,王国良、柳喜仓等说:“你儿子犯了法,又跳了车,怎么给你赔偿。”孙父跟六一零办公室的程仰科说:“我儿子是罗明、李伟打死的,不是跳车死的。”程仰科沉默不语,未作辩护。

一直到七月二十三日,孙辉玺经过反覆交涉,费尽口舌,才从县公安局要来了尸检时拍到的第一手资料的照片,从现场的拍照上清楚看到,拍照与家属所看到的尸体,叙述的伤情是相符的,并充分证明尸检报告中提到的很多伤情是捏造的,不真实的。

据知情公安说:此次事故发生之后,庄浪县8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约二十天,其他大法弟子受到严密监控。乡上派三人在死者家附近昼夜监视,不许死者父母与其他人接触,严密封锁孙军贤死亡真相,庄浪县公安局内部非常恐慌。据说恶徒还在庄浪县电视造谣说孙军贤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爆炸案有牵连。众所周知,该爆炸案早已破案,与大法弟子没有任何关系,大法弟子绝对不会干任何危害社会和他人人身、财产安全之事,完全是用理性和平的方式讲清真相事实。庄浪县的不法恶徒捏造这样的弥天大谎,混淆视听,目的是想掩盖其杀人的事实真相,为其迫害大法弟子找借口。

近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日】,杨文渊控告发起与维持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杨文渊控告说:“被控告人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不但使我遭遇了身心折磨、人格践踏、长期生活在恐慌和忧虑之中,也摧残了我的亲朋好友的心灵 ,给我的妻子、儿子都造成巨大的伤害和压力,严重的破坏了我正常的生活。”

相关原始资料:
甘肃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之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8/63471.html
“我儿子是罗明、李伟打死的,不是跳车死的”──孙军贤遇害案更多事实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9/14/57372.html
甘肃省庄浪县大法弟子孙军贤被迫害致死(附电话)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5/1/49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