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孙世忠
性别:
去世时年龄:
年龄未知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670(Case No. 670)
案情简述:
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2002年4月20日,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管教和犯人将大法弟子孙世忠活活打死,手段极其残忍。事后恶警卢长太名义上被判刑8年,实则在家逍遥法外;恶警高克还是若无其事的正常上班;几名被卢、高二人指使参与打人的刑事犯却分别判刑送进监狱。

2002年3、4月,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强制“转化”洗脑,4月19日,大法弟子孙世忠被刘文利、刘贤忠、陆春海、张作海及叛徒薛权、惠守一等毒打致死。之后劳教所仅将直接参与者张作海等几名犯人判刑,做了替罪羊。经调查,幕后指使、纵容这件事的真凶为九台劳教所“教育队”的恶警高克。

九台劳教所教育队,在高克的“管理”下,打人是平常事,2001年末,一被劫持在劳教所的大法弟子亲眼看见教育队恶警刘夕多对一群正打一个刚抓进来的大法弟子的邪恶犯人们说反话:“轻点打,别打坏了。”在恶警的暗示授意下,一些邪恶的犯人领会了主子的意图,一个管事的犯人(名叫朱永刚,家住吉林敦化)当着众多犯人和大法弟子的面叫嚣:“干警能做出来的,我就能做出来。”此犯非常邪恶,说打人就打人。

2002年3、4月份,在对大法弟子强制“转化”期间,恶警动员那些邪恶的犯人帮助“转化”一个给予减期,所以这些恶奴随意疯狂的对大法弟子毒打折磨。4月份,一被劫持在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被从四大队领到教育队高克面前,高克对他说:你刚来时就给你用电棍就好了,你就能“转化”了。还对他说:“现在死个人啥事没有。”(当时在场的有四大队教导员张明才,管理科科长郑海令),此后不久教育队传出:大法弟子孙世忠被打死,恶警高克只是调离教育队。

2002年4月19日中午从各地绑架入所12名法轮功学员,在教育队办公室,恶警卢长太逼他们与法轮功“决裂”,让犯人取来电棍,逼他们脱下衣服挨个电。孙世忠、司仁吉、张广超被恶警交给犯人带到严管舍,在那里他们3人受到了犯人的轮番毒打。孙世忠、司仁吉被绑到床上,恶徒用板条抽,用肘部撞,用皮鞋在身上踩,扳腿往头部折等手段折磨二人,司仁吉两肋被它们用爪子抓,衬衣上沾满了血迹。一条肋骨被打断。恶人还给他们两人一人一个板条。逼他俩互相打,谁要不打就揍谁。后来孙世忠被带到水房进行毒打。约下午4、5点钟时,一个犯人说:“可能没气了。”另一个说:“装死。”……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才发现人已经死了多时了。

现在参与打人的4名犯人已经被判了刑,被判20年、15年、7年不等,还有两名犹大王博、薛权在场。而当时教育队指使打人的直接责任人恶警高克至今逍遥法外。

相关原始资料:
我所知道的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4/170271.html
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罪恶(三)(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5/112323.html
法轮功学员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脚趾冻掉,悬雍垂被电掉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7/6/78753.html
九台劳教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76107.html
我在松原市油田分局和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惨遭折磨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29/68848.html
延边劳教所、九台劳教所的种种酷刑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1/28/65983.html
我在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4/64035.html
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野蛮施暴 大法弟子坚强不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6/61944.html
九台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3/58328.html
大法弟子孙世忠被活活打死的经过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6/15/52297.html
虐杀大法弟子孙世忠的主犯为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恶警高克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5/18/50619.html
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刑上加刑、杀人害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23/35445.html#chinanews-0823-4
大法弟子孙世忠被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恶警指使叛徒虐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5/33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