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胡连华
性别:
去世时年龄:
年龄未知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384(Case No. 3384)
案情简述:
河北省盐山县小学女教师胡连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被山东省庆云县公安局警察迫害致死。

以下是胡连华的丈夫韩宗岱叙述他们夫妇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大法的迫害,给我的一家带来了悲惨的遭遇。盐山县、乡两级人员经常到我们家骚扰、恐吓,我们多次被绑架、抄家、关押,遭辱骂、酷刑折磨。

胡连华本是国办教师,乡派出所警察多次去学校造事,当着全班学生的面绑架胡连华。警察还逼迫学校的主课教师捏造诽谤大法的材料,这位主课教师不配合,被传唤到乡政府去。二零零一年,学校停了胡连华的课。由于他们的骚扰,我们离开家,过上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二年,我们在住处被盐山县公安局蹲坑便衣警察绑架。后来我被盐山县非法诬判三年有期徒刑,在被转到监狱。胡连华也被非法劳教三年,到劳教所查出血压高,那里不收,就被放回监外执行。

我出狱回来后,我们住在离盐山很近的一个村子。我当时买了一个电动三轮车,以载货或拉货挣点钱为生。一天,多个警察闯进来,把胡连华及女儿、儿子一起绑架,当时我正在外面载客,没被抓到。

他们娘仨被关了很长时间。胡连华绝食抗议,后来生命垂危,警察才让家人接回。当时我家人请来医生给她诊治,她肚子很硬,按不动,医生叹息说治不了,家人都吓哭了。警察勒索千元钱后才放了我女儿和儿子。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失去了比较好的工作,胡连华也被剥夺了教师工作,我们俩人为了人身安全、为生活所迫,于二零零九年去了山东省庆云县打工。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那天,我正在家里,盐山县一伙便衣,开着一辆黑色轿车闯到我家,下来四个人,没出示任何证件,不由分说把我强制塞进车里,铐紧手铐,到了盐山县公安局,我才知道是盐山县公安局和庆云县公安局伙同对我们进行迫害。

盐山县国保队长刘振明和庆云县的人又把我从盐山县拉去庆云县公安局。他们在前一天已经把胡连华绑架了,并抄去了我们所有生活所需物品。

他们把我关入庆云县看守所。胡连华在我之前也被他们关进庆云县看守所。我看到她被迫害的脸色苍白,仅一天时间就完全变样子了,不知她被用了什么刑。这也是她生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到了晚上,李光荣提出我来,问我的所有家人和亲戚的姓名、地址、工作单位等。我说:你问这干什么?他说:你家属(胡连华)身体出现问题,和你家人联系。我问:她身体怎么啦?李光荣说:心脏有问题。我说:她一直没有心脏病。李光荣说:一进来时就查出来了。我说:为什么查出心脏有问题还不放人?还关起来?李光荣说:不够条件。我又说:我是她最亲近的人,让我去照顾她吧。李光荣没吱声要走。我说: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要负全部责任。

第二天上午,他们告诉我说胡连华去世了。我说我要见她,他们说得向上反映。到下午他调来几十人,有十几辆车,控制着我没有一点动的余地。到了医院的太平间,我看到胡连华的遗体被放在一个铁盒子里,我当时就木然了,不知该怎么办了。

胡连华被杀害以后,他们说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一下,我要求给处理后事,我要去送她。他们弄来一个姓染的副局长劝我三次,我都没放弃我的要求。最后他们拖到把胡连华埋了后,以劳教三年监外执行放了我。
本来我一个美满的家庭,被祸国殃民的中共流氓集团迫害得家破人亡。

相关原始资料:
河北省盐山县韩宗岱、胡连华遭迫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4/385208.html
河北小学教师胡连华在山东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8/230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