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纪保山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16(Case No. 3416)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方正县法轮功学员纪保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从呼兰监狱回家才四个月,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含冤离世,离开了两个幼小的孩子和弱小的妻子。

纪保山,家住方正县大罗密镇八公里四队,被中共当局绑架、非法判刑等迫害之前,身体健康,体重一百四、五十斤,打工时能扛二百多斤的麻袋。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纪保山的家人接到呼兰监狱医院的病危通知书,纪保山的肺部有空洞、肝部及淋巴长瘤,医院已无法救治。可狱方仍以各种借口不予放人。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家属又去呼兰监狱要求释放纪保山,监狱声称情况已经上报到监狱管理局,但管理局没批(保外就医)。几经周折,家属来到监狱管理局找到刑罚处,王姓处长接待说:监狱的医院上报病情没有体现出近期有生命危险,又称刑期不够三分之一不符合“急保”条件。据说所谓的“急保”就是人回到家中也活不了几天了。

纪保山的家人又到监狱要求监狱出示纪保山的所有病例以及拍片,要求复印一份以了解纪保山的病情,遭到医院院长陈兴江的拒绝。纪保山的母亲很担心儿子的身体状况,于八月三十一日又去监狱要求见医院院长陈兴江了解儿子病情,监狱的工作人员陈为强以“陈兴江出差了”为借口推诿、拖延。

做好人被警察绑架、抢劫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方正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家奇、于广生,国保大队队长鲁统金、副队长白文杰、警察 王林春开着两辆小车,非法闯到位于方正县大罗密镇八公里四队的纪保山家中。当时纪保山刚从山上捡柴回家,正在院中干活,中共不法警察们强行将纪保山戴上脚镣手铐,随即进屋非法抄家。恶警王林春第一个闯进屋内翻抢财物,将纪保山的电脑、两台打印机、卫星接收大锅及一捆导线、三部手机、两台音响和大法书抢走。

恶警们在土匪般抄家时,纪保山两岁的儿子被吓得哭闹不止,此后,惧怕见生人。邻居上前照看孩子,被恶警骂走。不法警察抢走财物却不开具任何法律手续,连纪保山的妻子都不知道恶警到底抢走了多少财物。

三个多小时后车要离去时,纪保山的妻子石仁雪想上前不让警察带走丈夫,王林春却拽着纪保山的妻子的胳膊不让动。纪保山不住地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随便抓人,警察执法犯法。”

妻子沿街喊冤乞讨遭威胁

纪保山家虽然生活清贫些,但夫妻俩感情非常融洽。纪保山的被绑架,家中立刻出现生存危机。纪保山的妻子把稍大的男孩寄养在婆母家,自己抱着只有两个月的小女孩,冒着严寒到方正县公安局国保科去要人。

一月十三日,纪保山的妻子到了方正县公安局,几经周折,六、七天后,国保大队长鲁统金先是拒绝纪保山的妻子接见纪保山,后来勉强答应接见,条件是要纪保山的妻子配合他们让纪保山“转化”,写“保证书”放弃修炼。过 了八、九天后,腊月二十六日,已近年关,方正县公安局怕影响不好,强行把纪保山的妻子及孩子送回家。

纪保山的妻子到了家里,屋里寒气袭人,家中已经被警察折腾的破烂不堪、一片狼藉。大孩子因从来没有离开过爸爸妈妈,数日来语音不全的哭闹着。父母年迈多病,还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生活极度困难,靠卖家中的鸡蛋、鹅蛋生活,可家中鸡、鹅却又被偷。再加上儿子被绑架,更是心急如焚、雪上加霜。

由于平日里纪保山夫妇善待他人,他们的不幸遭遇赢得村民们的同情。村邻们并于正月初九,十几个人集体来方正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求放人,后来又有四十多人集体签名要求无罪释放纪保山。

从正月初四一直到现在,纪保山的妻子几乎没间断向方正县国保要人,国保大队的恶警扬言:纪保山不写“保证”就不放人。而恶警王林春没有人性地对纪保山的妻子说:“你改嫁吧,找你孙老爷去吧……。”后来纪保山的妻子又找到县政府、“六一零”,政法委的杜君唐说:你别抱着小孩来回走了,你回家等着吧。

由于中共恶徒相互推诿不放人,逼得纪保山的妻子只好抱着两个月的孩子沿街乞讨,把丈夫因炼法轮功做好人、被方正县国保大队绑架抄家、造成妻子和两个孩子无法生活、没有经济来源的处境和目前的悲惨遭遇,写在一块黄布上,呼吁各界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

看到纪保山的妻子沿街求助,国保大队队长鲁统金、副队长白文杰、警察王林春,在街上找到纪保山的妻子,让纪保山的妻子上公安局,纪保山的妻子以为有希望了。 可是没想到在公安局鲁统金威胁说:“把她的孩子找个地方,把她(纪保山的妻子)拘留。”后来恶警白文杰、王林春开车强行把纪保山的妻子和俩孩子送回家(家在高楞八公里小四队住),纪保山妻子想要回自己的凳子和求助的布,他们不给。

几天后,纪保山的妻子为使丈夫能早日回家又返回方正县,抱着两个月的孩子天天沿街乞讨求助,在街上围观的人很多,纪保山的妻子坦诚地诉说,曝光方正县公安局的邪恶,博得很多人的同情,围观人说:现在杀人放火公安局不管,专管好人,告他去,往上告。上北京告他去!

有 一次,国保副队长白文杰强迫纪保山的妻子收摊,并威胁说:“我正式逮捕你,跟我上公安局吧!”纪保山的妻子说:“我被你们迫害的都要饭了,难道我要饭的权利都没有了么?你们口说创建和谐社会,这是和谐社会吗?哪看出和谐了?”围观的群众看着警察如此欺负弱女子,非常气愤。

纪保山的妻子无路可走,在街头乞讨期间,公安局便衣就在她乞讨的摊位旁监视,纪保山的妻子抱住孩子行走时,便衣还在后面盯梢,时常还有交警的警车亮着警灯干扰,有时交警还下车威胁纪保山的妻子。

遭刑讯逼供、秘密判刑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纪保山被非法秘密庭审,其家人并未依法接到开庭通知,后纪保山被诬判五年。纪保山对此非法判决不服,上诉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中级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一切都是暗箱操作,家人根本都不知道。

六月十六日,方正县公安局通知纪保山的家人送衣物和一些生活必须用品,说是要给纪保山挪一挪地方。当日,纪保山的母亲和妻子各抱着一个孩子去方正县公安局,才得知纪保山已被方正县所谓的公检法联合枉法判刑五年,准备送呼兰监狱。

当家人在第一看守所看到纪保山时,发现他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腰也直不起来,吃不进饭,并且因修大法好了的肺结核又复发了。得知造成纪保山身体如此虚弱,是公安局国保大队刑讯逼供和蓄意非人性的折磨所致。在迫害过程中,表现最为凶狠的是国保大队恶警王林春,他对纪保山进行了更加惨无人性的逼供迫害,这一切所为都是为他们非法判刑找所谓的依据。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纪保山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同一天,纪保山的妻子石仁雪找到恶警王林春,指责他为什么要打纪保山?为什么执法犯法?并正告王林春要承担因此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恶警王林春说:“是我打的又怎么样?我就打了,你愿哪告哪告去。”

纪保山的妻子又去找公安局长韩铁铮说明此情况,韩铁铮说:“这不用你操心,有看守所。”在石仁雪去找王林春和局长的过程中,遭到了门厅值班人员粗暴无理的对待,阻止石仁雪找行恶的王林春和局长韩铁铮。当局长下楼上车时,石仁雪上前说明纪保山肺结核病复发,你们不能把他送呼兰监狱,理应放人,局长韩铁铮一甩胳膊上车离去,只有石仁雪抱着女儿孤单无助的身影在微风中站立着。

当局死不放人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纪保山的母亲、岳母及其妻子去哈市呼兰监狱时,发现纪保山被迫害的皮包骨头、曾因修炼大法而痊愈的肺结核病复发、全身长疥,非常严重,疼痒睡不着觉,臀部紫红要腐烂,医院还没有治疥的药。 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拒绝说:“不符合条件”。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家属去呼兰监狱看望纪保山。看到纪保山身体消瘦咳嗽,气喘声音嘶哑痰多,说话无力。就问纪保山:我看你咋这么难受呢。他说全身疼痛,嗓子难受,屁股流脓水,浑身无力,吃啥吐啥。

七月二十七日,呼兰监狱医院对纪保山下达了病危通知,告知他肺部有空洞、肺部及淋巴长瘤,医院已无法救治。

纪保山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呼兰监狱方面说:需要有接收单位方可办理。纪保山家人无奈陪同呼兰监狱狱警一起到纪保山老家,方正林业局办理相关手续,期间,狱方胁迫纪保山年逾七旬的母亲签署文件,如不签字不予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这份文件是监狱方面为自己推卸责任准备的,文件称:如纪保山生命出现危险与狱方无关。

家人为救纪保山,被迫无奈签字。可又十多天过去,监狱并没有放人。纪保山家人每天在呼兰监狱要人,狱方不顾纪保山的生命危险,缓慢的办理各种手续,并谎称:“人肯定要放,但要走程序。”八月二十五日,家属又去呼兰监狱要求释放生命垂危的纪保山,监狱说纪保山的情况已经上报到监狱管理局,但管理局没批(保外就医)。监狱管理局称:不符合“急保”条件。所谓的“急保”就是人回到家中也活不了几天了。

在经过三个多月的煎熬和苦盼之后,家人于十月十四日才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把早已经被医院宣布已无法救治的纪保山接回到家中。

因家中的条件一贫如洗,回家后的纪宝山生活上都得靠大家的资助,身体健康也没有多少起色,最终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六日上午十时左右离开了人世,身后留下一双儿女,大的男孩五岁、小女儿三岁。遗体在众乡亲和亲朋好友的援助下,才得以顺利的安葬入土。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1/近日哈尔滨1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311230.html
黑龙江方正林业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4/黑龙江方正林业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一)-264422p.html
黑龙江省方正县纪保山被迫害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0/黑龙江省方正县纪保山被迫害致死(图)-237838.html
纪保山命危 呼兰监狱视人命如草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3/229171.html
纪保山命危 呼兰监狱刁难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9/228124.html
纪保山在呼兰监狱被迫害生命垂危(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1/227740.html
法轮功学员纪保山被呼兰监狱迫害得浑身无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3/226934.html
纪保山在呼兰监狱遭迫害 瘦骨嶙峋全身长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5/215039.html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7/11/09)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1/204347.html
偏僻农村大法弟子纪保山被枉判五年(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0/203079.html
纪保山遭绑架 小女儿有病无钱医治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5/18/201106.html
丈夫被抓断生计 妻子行乞遭威胁(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3/200781.html
黑龙江方正县大法弟子纪保山被恶警劫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194009.html
黑龙江方正林业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行(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52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