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袁征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8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19(Case No. 3419)
案情简述:
袁征,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期间,不报姓名,一直以“无名”为人所知。二零零二年六月,看守所被关押人员传“无名”被送到一个“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了的地方”,就再也没人看到她了。

二零零七年,经家属艰难民间走访、调查,证实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三十八岁的袁征(“无名”)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被酷刑迫害致死,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家人得到死亡证明。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袁征在街边某复印社(当年住家都没有电脑和复印机)复印“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四百八十份资料。不幸被人恶意举报,非法关押到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被关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时,由于袁征抗议非法关押,不穿囚服,不报数,不报姓名,遭到狱警毒打,狱警叫她“无名”。

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和犯人,只知道“无名”是北方人口音,是二所遭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

袁征不配合邪恶,坚持信仰,坚持炼功,恶警就指使毒犯、打手用极其野蛮的“花枝条”(铁线外包塑胶)暴打。在袁征绝食抗议时,实行野蛮灌食,她背上長满褥疮。

法轮功学员陈劲、張清云、王志君被关押那里时,一次听到三十五仓对“无名”的毒打声,同时高喊“停止迫害,大法弟子无罪!”

獄警害怕“无名”坚持信仰,影响别人(如清华大学学生法轮功学员李春燕等人),不准“无名”与别人说话,还不断换仓。为了掩盖对“无名”酷刑迫害的罪行,还专门临时开个三十四仓单独关押,实行“坐飞机”“抻死人床”等酷刑,有些法轮功学员经常听到三十四仓的恶警毒打叫骂声,他们都暗暗流泪。

一天,一位曾和袁征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在市里集体炼功时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远远看到“无名”,心头一惊:“这不是袁征吗!”当她看到袁征被酷刑折磨成那样,心中非常难过,但她没有机会能接触到袁征。

珠海市香洲区检察院,在袁征被迫害得深度昏迷离世前四天,在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起诉书上,还对袁征非法提起公诉。“罪证”是在复印社复印了“法轮大法是正法”八种四百八十份传单。

在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在押人员见到“无名”被抬走,当局说是六月十五日,抬至香洲区人民医院,据悉在医院,袁征已是深度昏迷、血性尿液、全身衰竭、四肢颜面重度浮肿,而且全身淤斑,伤痕累累,褥疮溃烂。

袁征这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九个月,就被惨无人道的警察,用酷刑毒打折磨,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离世,死因警察写上“重度营养不良”。主管女恶警吴×芬回答在押人说:“‘无名’被送到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去了!”

二零零七年,经家属艰难民间走访、调查,证实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七日,三十八岁的袁征(“无名”)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被酷刑迫害致死。

袁征被绑架、非法关押后,因不报姓名,家人一直以为袁征失踪,寻找无果。即使袁征被迫害致死后,当局不承认“无名”是袁征,甚至在指纹、照片、身体特征等法律有效的证据下,还是不承认“无名”是袁征,不让家属认领,要家属做亲子鉴定。

一个偶然的原因完成亲子鉴定,结果完全符合,直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才开了袁征(被迫害)死亡证明。

但因袁征冤死,当局一直定性“有罪”,不给合理的处理,至今,家人未领骨灰,期盼着冤案昭雪的那一天。


相关原始资料:
2002年袁征被珠海市第二看守所酷刑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1/331628.html
广东恶警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摧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广东恶警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摧残-272687.html
中共对广东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概述(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中共对广东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概述(中)-271524.html
众多英才被害 珠海黑幕揭开(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众多英才被害-珠海黑幕揭开(上)-267645.html
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9/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九)-247176.html
袁征于2002年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30/袁征于2002年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239861.html
对失踪的袁征在珠海第二看守所受迫害情况的补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30/143581.html
失踪的袁征被送到一个“特别的地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6/125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