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孟金城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757(Case No. 757)
案情简述:
河北唐山遵化市堡子店镇旧寨村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孟金城得法后,严格按“真,善,忍”修心性。2002年11月在发证实大法的真象材料时被绑架。受到遵化市610的迫害。因孟金城坚定信仰法轮大法,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与指使,被遵化市610送到唐山市劳教所迫害。于2003年7月7日被迫害致死。

2003年7月7日上午十点多钟,孟金城被当地警察用桑塔纳轿车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孟金城非常精神地拿着行李,恶警副大队长王玉林将他带到六队队部登记。恶警逼孟金城承认“法轮功是X教”,孟金城不屈服,不承认,马上遭到八九个犯人的毒打,副大队长王玉林在门外看了看离去。当时参与毒打的犯人有:一进班班长高克爱(现解教)、黄永新(现小号班班长),勤杂李海河、生产一班班长郑民、生产二班班长王银、尹立红、值班常福海、小号班汤俊普等人。

孟金城在被毒打至昏死的过程中,一进班坐班人员都能听到孟的喊叫声和毒打声。孟金城到一进班门口时,犯人黄永新一脚把他踹了进去,孟金城当时倒在照相用的架子上,起来后又把他架到室内东边南墙上。当时值班员是刘利顺,一直没言语。孟金城几次要晕倒,黄永新便拿吃饭的饭盆,打了一盆凉水泼在孟的头脸上,之后又让孟金城喝了一点水。孟金城好象有了点精神,又被体罚(头、膝盖顶墙,脚后跟翘起)。此时孟金城脸无半点血色,黄永新恶狠狠地说:“他要装死,下午我值班时一次整服。”之后,值班人员常福海两次把脑袋从外面伸进来说:“下午还有一顿呢。”

开饭后,犯人们暂停了对孟金城的毒打,让他在后面拿个凳子坐下吃饭,黄永新强迫他吃了一个半馒头,半饭盒大头菜,之后坐在后边。孟金城当时脸色灰黄,嘴一直大张着喘气,常福海问他,孟金城说是气虚,外边有几个人说孟金城活不了了。到下午4点半,卢江接班,过一会儿,孟金城便向后晕倒。卢江马上报告队里,队里派了几个人把孟金城送到所部医院,所部医院一看不行,又送到了唐山市工人医院抢救,由队里队长马某及值班刑事犯陈富护送。

晚上陈富回来散布说:送到医院及时抢救,花了不少钱,并说是什么“心脏病、糖尿病、肾虚综合症”。后经证实孟金城已死亡,陈的散布是在队里恶警的授意下而为。当晚劳教所大队长没回家,第二天(8日)接见日,由陈富写了一篇假的证明材料,说孟金城怎么“犯病”,怎么“及时抢救”,让他们值班的人员签字。9日晚上收班时,犯人李海河对黄永新说:“孟金城死了。”黄永新非常害怕地说:“啊!千万别乱咬,咬出谁都跑不了,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

有的恶警还无知地叫嚣:“不怕反弹,XX党不怕,队长更不怕。每年都要死人,上面说追查,哪个队长承担责任了?不还是不了了之吗?”

过几天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后来听说孟金城的家人也没看见孟金城遗体,只允许家属在室外隔着门上的玻璃看,不准进病房去看,只能看到死者的后脑勺。孟金城遗体被劳教所匆忙火化了。火化后,劳教所警察还要向其家人索要两万元的医药费。

而凶手之一的高克爱在8月份提前8个多月解教,另一主要凶手黄永新却受到副大队长王玉林赏识升为小号班长,在攻坚组负责刑罚、体罚、毒打大法弟子。

相关原始资料:
河北省遵化市大法弟子孟金城迫害致死前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7/80410.html
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教唆犯人毒打虐杀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8/65972.html
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恶警李晓忠的残毒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1/19/65260.html
杀害孟金城的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恶警名单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1/6/64175.html
援救唐山荷花坑、开平劳教所被劫持迫害的同修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59877.html
大法弟子孟金城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当天被毒打致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10/29/59679.html
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近日封闭内外电话线 加重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4/59412.html
大法弟子孟金城被唐山市劳教所迫害致死(附电话)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9/27/58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