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谢务堂
性别:
去世时年龄:
7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24(Case No. 3424)
案情简述:
谢务堂,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法轮功学员,多次半夜被惡警从家中绑架,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午夜被绑架后判刑四年零八个月,被迫害奄奄一息後“保外就医”,回家後在病床上躺一年多后,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谢务堂,广州炮兵部队军人,转业后,曾就职于湖南省双牌县南岭化工厂。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饱受十年迫害,多次深更半夜被中共警察从家中绑架,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午夜被绑架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四年零八个月,被迫害出现尿毒症、前列腺增生症、急性尿潴留、冠心病、高血压三级、前列腺癌,二零一零年三月所谓“保外就医”,医生表示已无法医治。奄奄一息的谢务堂老人,在病床上躺一年多后含冤离世。

十年来,对谢务堂与谭香玉老俩口身心摧残的违法犯罪的单位包括如:湖南省司法局、公安局、法院、监狱管理局、监狱、劳教所、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从上至下整个系统,涉案的犯罪人员众多,如:长沙市天心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付胜文为主的恶警等。

谢务堂与老伴谭香玉老俩口按照法轮大法讲的“真、善、忍” 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一家人的生活祥和充实,幸福快乐。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发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迫害,一下子把上亿人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法轮功学员一夜之间成了被中共邪党运动打击的对象。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半夜二点多钟,长沙市天心区公安恶警破门而入,从家中绑架了谭香玉,非法关押三十八天,勒索现金四千五百六十元,从此谢务堂一家人安宁的生活被彻底打破了。

饱受十年欺凌

谢务堂老人去湖南省政府信访办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在信访办大门外被长沙市天心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付胜文、学院街派出所某副所长和居委会 游户籍三个人非法绑架,非法拘留二十二天,勒索现金二百二十元。女儿去北京上访,被打得遍体鳞伤,被勒索四千多元,非法拘留二十多天,一年多的工资全部扣 发。儿子儿媳也因上访被非法拘留,被勒索现金一千四百元。中共政权声称老百姓能够上访,实际上访无门,甚至滥用信访部门抓人。

此后,长沙市学院街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等隔三差五来家里骚扰,强迫二老写诽谤法轮功、放弃炼功的所谓“保证书”,甚至暴怒地逼迫二老离家,否则他们要砌砖把房门堵死,永远不许二老踏入自己家门半步。可好不容易借了钱,到祁东县儿子那里,谭香玉单位保卫科与祁东县公安跟踪联系,二老在儿子家遭县公安局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谢务堂在冷水滩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一龙姓恶警用拳头打他的腮部,致使牙齿松动,被勒索一万元,交了三千元回家。

二零零一年回家过年,大年刚过,一月二十四日,游姓户籍警察将他骗出,当晚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送往新开铺劳教所,借口是一万元没有交齐。而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半夜,长沙市芙蓉区派出所恶警将谭香玉老人绑架,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在残酷迫害下得了肺结核、胸积水,生命垂危,于同年九月二十四日保外就医。谢务堂由于劳教所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高血压中风半身不遂,得以离开劳教所回家,身体刚恢复,又不断被公安骚扰,再一次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二年年前,谢务堂老俩口又无故被绑架,连女儿一起被抓,连两岁多的孙女大哭,在场的群众指责他们不应该陷害好人,他们才放女儿走,但将谢老关进小车,在车上残暴的打他的头部,夫妻两人都被非法关十五天。零二年正月十五日中午,儿女们聚到双亲那里吃饭,十几个恶警突然撞进门来……二老又一次失去了可以安身的地方。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二日,谭香玉在长沙友谊商城被长沙市天心区公安分局政保科付胜文等恶警绑架,遭刑讯逼供长达十几个小时,次日被劫到长沙市看守所,遭“门板镣”刑具折磨,即将人铐在一张象房门大小厚薄的板上,板上有铁镣,双手双脚都铐上,身体长时间只能保持一 种姿势。二零零四年四月谭香玉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同年十一月被劫持到湖南女子监狱,长时间被强制不让睡觉、奴役。在肺部穿孔,吃不下东西,全身无力的身体状况下,每天谭香玉老人被迫要剥五十斤蚕豆,用刀子把浸泡在冷水中的蚕豆一颗一颗的剥去两头的皮,留下中间一圈,成品被称为“玉带蚕豆”。

二零零五年九月谭香玉老人再次因生命垂危而保外就医时,她的肺部早已穿孔,肝功能几乎衰竭,全身蜡黄,吐血,不能吃东西,天天抽血化验,脚发肿,不能行走,人瘦得皮包骨,奄奄一息。四十岁的儿子看到不成人样的母亲,嚎啕大哭。狱警还对谭儿女说:“如果你妈死了要通知监狱。”

谭香玉的小外孙女却是在动荡不安中长大的,幼小的年纪经常目睹非法绑架、抄家,曾被吓得缩作一团,全身发抖。孩子见到警察就非常害怕,她说,警察是坏人。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午夜二十三点多钟,谢务堂老人在长沙市天心区井湾子铁十二局宿舍的住处就被包围了,次日,长沙市天心区国保大队的大队长付胜文等一伙及湖南省女子监狱的周婵、刘芊等约十几恶警闯入谢家,绑架了谢务堂、谭香玉夫妇。恶警将二位老人铐上手铐,谢务堂的手被铐的特别紧,左手的血将衣、裤都染红了浸湿了。谭香玉老人被直接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九月十四日,天心区法院在未通知任何亲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审理此案,而后于十月九日做出判决,将谢务堂老人以莫须有的罪名一审非法判刑四年八个月。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然而当亲属找到主审法官黄觉平,问为什么不通知家人时,他的回答却是“现在都不通知了。”

谢务堂老人被劫持到长沙市看守所,在非法关押近五个月期间,谢务堂老人两次休克,在迷糊中,听到医生讲,不能打那种药物,另一医生强行要打,之后他的身体越来越严重,后来发现有肺结核,记忆力严重衰退。长沙市看守所做贼心虚,怕承担责任,在接到二审判决(非法判刑四年八个月)后,匆忙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凌晨三、四点钟将谢务堂老人劫持至设在湖南省常德津市监狱内的湖南第二收押调遣中心。在交接时,由于谢务堂身体状况不符合收押条件,双方争执了很长时间。

谢务堂夫妇被绑架后,儿女见不到父母, 收不到一封信。所谓法律程序整个过程,家里的亲人无从了解到半点消息。直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家人到法院拿到了所谓的“判决书”,谢务堂的女儿立即直 奔看守所想见见父亲,却不得见,老父亲的去向也不得而知。家人不断的打听,最后找到常德津市第二调遣中心的电话,对方说:是不是那个有肺结核的?此时,家人才知道,他们的老父亲被迫害成得了肺结核。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家人终于在湖南第二收押调遣中心见到面目全非的谢务堂老人。

谢务堂老人于二零零八年二月被劫持到常德武陵监狱非法关押。武 陵监狱完全无视老人的身体状况,多次以所谓抗拒劳动改造为由,“严管”老人,三个月不准家人探望。家人要求保外就医,监狱以写“四书”作为条件逼迫老人放 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武陵监狱五监区三中队的教导员段某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对家人说,谢务堂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只要他写“四书”,马上让他回去。在此之前,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谢的家人专程从长沙赶到武陵监狱提出保外就医,武陵监狱刑法执行科警察易某说不行,并扬言说,在监狱死人属于正常情况,这里关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他们队有三个,还有一个七十五岁的。

至二零零九年二月,谢务堂被常德武陵监狱非法关押了一年之久,身患多种疾病:肺结核,腰椎盘突出,高血压,脑、颈椎动脉硬 化,身体状况极差:全身浮肿,身体发抖,恶心、胸痛,直不起腰,双腿发软,行走需拐杖支撑,下排牙齿在二零零零年被永州恶警打松,已全部脱落,咀嚼困难。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谢务堂在常德武陵监狱生命出现危险被送常德市第五医院进行抢救,医院向谢务堂的家属发出病危通知书,监狱电话通知谢务堂的家 人。第二天,二月二十五日,谢务堂的妻子赶到常德市第五医院,医生介绍了谢务堂的病情:高血压(三级,高危)、高血压心脏病、心脏扩大、心力衰竭、高血压 胃病、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肺部积水、泌尿系结石、双肾积水等多种疾病,须住院紧急抢救。

当家人见到谢务堂时,他整个人从头到脚都肿的好大,全身都是治疗仪器,鼻孔插输氧管,心脏插仪器,两只手打点滴,两只脚也是仪器,还有一个引流袋(引尿的),自己根本就不能动,晚上还被警察用脚镣铐在床上。

三月一日,谢务堂被两警察随车送长沙市省湘雅附一医院住院治疗,经查病症有: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前列腺增生症、急性尿潴留、冠心病、高血压三级(极高危)、前列腺癌(GIeasom4+3),后又转移至全身骨头。医生说:无法手术。

一位善良的老人为了自己的信仰,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受到如此惨无人道的折磨,中共的监狱将一位身体健壮的人迫害的奄奄一息才让“保外就医”回家。在病床上遭受一年多的痛苦后,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凌晨四点三十五分含冤离世。迫害谢务堂夫妇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是天心区国保大队大队长付胜文。

吴志斌至少从二零零一年三月即已担任长沙市“六一零”头目,吴凯明至少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捞刀河洗脑基地成立时)即已担任长沙市“六一零”副头目(具体任职时间可能更早),可以说,从其任职起至二零一一年,长沙每一位遭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案例的背后都有来自吴志斌、吴凯明的操控。吴志斌、吴凯明任职期间,在其操控下遭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李德银、蒋德英、谢务堂、何应清、陈建中等多人被迫害致死。,康瑞其、吴金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相关原始资料:
原长沙市610头目吴志斌、吴凯明的罪恶(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9/原长沙市610头目吴志斌、吴凯明的罪恶(图)-252242.html
追忆谢务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1/追忆谢务堂-249428.html
饱受十年迫害 长沙谢务堂老人含冤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5/饱受十年迫害-长沙谢务堂老人含冤离世(图)-239560.html
谢务堂老人被武陵监狱迫害致晚期癌症(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0/225706.html
长沙市天心区国保大队迫害大法弟子案例(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211932.html
谢务堂、谭香玉夫妇惨遭迫害的经历(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4/197706p.html
常德武陵监狱拒重病老人保外就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7/196673.html
谢务堂老人在湖南武陵监狱出现不明疾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9/193772.html
谢务堂老人健康恶化 武陵监狱视人命如草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6/193569.html
谢务堂遭湖南常德武陵监狱劫持 状况堪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0/191918.html
谢务堂老人被劫持于武陵监狱 体弱多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2/176948.html
湖南省长沙大法弟子谭香玉被迫害情况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7/170511.html
湖南长沙法轮功学员谢务堂被迫害致重病(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8/169193.html
湖南长沙谢务堂、谭香玉夫妇近期遭迫害情况(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67664.html
中秋佳节又至,长沙市谢氏兄妹八年难与父母团圆(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2/163128.html
长沙市谢务堂和谭香玉夫妇再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9/159149.html
湖南长沙64岁大法弟子谢务堂的遭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8/77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