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管真元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8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27(Case No. 3427)
案情简述:
甘肃武威市法轮功学员管真元,多次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他曾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狱中被恶警、包夹严刑拷打,身心遭受严重摧残,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离世。

管真元,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多次被中共邪党绑架、抄家、关押、勒索,遭受多次毒打、酷刑折磨,多次被迫害至生命垂危。他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因讲真相救世人被恶人构陷被迫流离失所。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管真元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遭多名恶人在双城镇政府的办公室里暴打围殴,后游街示众侮辱。

一九九九年腊月过年前,武威市国安恶警陈丰刚假扮是已失去工作的金昌市法轮功学员的名义到管真元家,管真元以好茶好饭招待陈丰刚后,还带去同修张永家。陈丰刚却把管真元骗去村委会后绑在大树上,伙同村委恶人暴打侮辱管真元,之后送武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四十五天才被放回家。自此恶人不断上门骚扰管真元一家人。

二零零零年六月下旬,管真元的妻子侯菊花为大法蒙冤而到北京上访,投诉无门之下在天安门广场炼功以抗议非法打压迫害法轮功,被恶人打了两个耳光、绑送省驻京办,而后又被送回武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前后恶警陈丰刚伙同“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恶人在武威市西凉市场绑架管真元,关押在武威市看守所。关押一段时间后,恶人又把管真元送平安台劳教所,因身体不合格被拒收,又被送到武威市戒毒所。

二零零零年腊月,六一零恶警再次以要开两会为由把他的妻子侯菊花和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武威市和平戒毒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六一零恶人陈丰刚伙同公、检、法、司,和党政一把手张旭升(后因贪腐被双规,现调甘肃省工商局任职)同谋送法轮功学员劳教。管真元和苏子奎、李元寿、魏新华、蔡学成被送到兰州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侯菊花和几位女法轮功学员张翠兰、苏玉萍、顾玉珍、何秀英、吴兰芳、董金兰(已被迫害致死)、杜桂芳、张金秀被送甘肃省第二劳教所。

管真元被陈丰刚走后门(贿赂劳教所头子)劳教,后因过劳吐血,医院查出有心脏病、肝硬化腹水和肺结核等病,七月份回家。

管真元坚持学法炼功,二十天后恢复身体,又能下地收割麦子了,三个月后身体恢复正常,这也充份证明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超常效果。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晚上,来了十几辆车,三十几人把村子围住要绑架管真元。管真元幸得走脱不在家,恶人开始打门,管家人没给开门,为首的是古浪县泗水派出所所长赵大义和刑警队长张继才。他们从后墙翻入院打门,管家人坚持不开门,恶人离去。

六月六日早晨,侯菊花和俩孩子去地里铲白菜,回来后把铲菜用的刀放在窗台上(后被恶警污衊为袭警凶器),正准备吃早饭,这时武威市古浪县国安恶警伙同武威市国安恶警,双城镇派出所司法所和各机关闲杂人等上百人,外加一个连的防暴警察对管家非法抄家,其恶行吓的村里人,不敢走路了。

恶人开始翻墙,在土封的房顶上踏了好几个洞。这时管十二岁的小儿子管永卿看不下去,抓个烧火用的棍子上房阻止恶人踏房,被恶人抓住直接从房上扔到地上。恶人从房上下到地上打孩子,陈丰刚拿棒子打,其他人拳打脚踢,怕别人看见拉到背处打。等候菊花看到时,孩子已被铐到了警车里,面无血色。管家大儿子吓的跑走了,过了几个小时回家看,恶人搜抢了大法书,炼功带和师父法像,管家三个洋芋窖都翻过了。

恶警把侯菊花和十七岁的管永静用绳子五花大绑,侯菊花被绑的手麻木无知觉,手腕也肿了,和大儿子被非法关押武威市看守所。看守所拒收管永卿,后被送到古浪县,恶警把他挂在门上,往嘴里喂辣椒,逼问其父母的资料在哪里;孩子被害的很惨也不给水喝,几天后才放回家。

二十六天后侯菊花母子刚从武威市看守所出来,在门口就被古浪县刑警张继才绑架到刑警队逼供三天,恶人什么也没得到后又被送到古浪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被迫流离失所的管真元被金昌市六一零和龙首分局恶人绑架,一同被绑架的还有李贵英、马志刚、张永。管真元被吊到暖气管上,恶警威胁要把他活埋。这次管真元被关押了三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管真元被武威市恶警陈丰刚伙同六一零恶人接回在办公室,吊铐了整整七天,恶人还用拳头捣管真元前胸,拷打后又送武威市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至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管真元被非法关押于古浪县看守所,期间受恶人张继财,赵大义暴打。

二零零三年六月,古浪县法院给管真元非法判刑八年半,给侯菊花非法判刑六年半,给管勇静非法判刑四年半,给管永卿非法判刑二缓三。一起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张永(八年)、王慧忠(八年)、冯金莲(四年半)、赵常菊(四年半)。参与迫害的恶人是法院院长徐辉科,公诉人冯天然。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到六月,管永卿被关古浪看守所三个月后回家。几个月后,侯菊花在武威看守所已被迫害的行走不便,出现瘫痪,看守所怕当责任十二月六日送回家养病。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日至四月十日,管真元被送兰州大沙坪监狱迫害。

管真元二零零三年被甘肃金昌市恶警绑架,被武威法院非法判刑八年,送兰州大沙坪监狱迫害,后转至甘肃威武监狱,因不放弃信仰,二零零五年再次转至甘肃酒泉监狱遭受严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日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管真元被非法关押于甘肃省第三监狱(武威市一中右侧)。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因村里恶人告侯菊花身体好了,被古浪六一零恶人张继才等绑架到看守所,到二零零六年二月送兰州九州开发区女子监狱强迫干糊纸盒,糊啤酒箱,做广告品等累得直不起腰,生活不能自理。直到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才回到家里,至今还未完全康复。管永静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回到家里。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非法关押在武威监狱的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武威武警荷枪实弹押送,秘密转移到酒泉监狱。在上车之前,法轮功学员管真元被武威监狱恶警打得头破血流,昏迷不醒。上车一段时间,管真元苏醒后谴责恶警打人行为,车上法轮功学员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等口号,强烈抗议恶警暴行。汽车开到酒泉监狱后,酒泉监狱所属六个监区的警察早已在监狱门口等候,法轮功学员一下车,各监区就立即将早已分配好的法轮功学员带走。随后几天之内,各监区恶警软硬兼施,利用各种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身心实行野蛮摧残。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一日至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管真元被送酒泉监狱迫害,酒泉监狱对外挂牌名叫“酒泉电机厂”

监狱恶警为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特训练每十二个烟鬼或刑事犯包夹迫害一位法轮功学员,恶警称:只要外表看不出伤,咋整都行!

恶人手段是:强度过劳加暴打转化,殴打地点选在猪圈、办公室、小号等僻静处没人去的地方,打人下身,用力抓捏腿部肌肉。管真元的两腿被恶人打捏成茄子一样的紫黑色,为揭露恶人,在一次开会时管真元脱掉裤子让大家看,恶警假惺惺说:“怎么打成这样了,让你们看着,不是让你们打。”

包夹迫害管真元的恶犯人是刑事犯管某,大烟鬼孙延禄和张全禄(嘉峪关人),张林东(张掖人),张某(酒泉自来水公司贪污犯),李建红(敦煌人),李东(山丹县人),郁子东和殷建军(酒泉肃州区人),周少华和胡军(四川人),王贤平和刘建军(安西县人)。

迫害管真元的恶警是庞立仁、王伟、杨发耀、白清峰、刘海、秦泉龙、王国东、吴怀军、陈文新。恶警陈文新曾在管真元的胃部猛踢一脚,后来管真元就吃不下饭,吃了就吐。

到了二零零九年,本应该九月十日放人,地方都知管真元已命危,互相推脱不去接人。一个月后,劳教所送回已脱像的管真元,便匆匆而去。

管真元在家因长期不能进食骨瘦如柴,其大儿子又遭人陷害入狱案情不明,让老人忧心,身心皆不能恢复于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含冤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甘肃武威市凉州区恶警黄晓煜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9/甘肃武威市凉州区恶警黄晓煜犯罪事实-255406.html
甘肃永昌县秦德悟遭冤狱折磨九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7/甘肃永昌县秦德悟遭冤狱折磨九年-253172.html
甘肃酒泉监狱各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7/甘肃酒泉监狱各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51078.html
甘肃武威市管真元一家遭受的残酷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8/甘肃武威市管真元一家遭受的残酷迫害-244059.html
甘肃武威市管真元遭迫害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6/甘肃武威市管真元遭迫害离世-242038.html
甘肃酒泉监狱的酷刑“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5/196566.html
邪党恶警八年来在甘肃武威地区的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8/173909.html
甘肃武威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1/163096.html
甘肃武威地区“六一零”恶警的累累罪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8/162910.html
甘肃省酒泉监狱恶行曝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2/142246.html
甘肃贫困地区大法弟子克服困难讲真相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0/18307.html
甘肃武威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17/149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