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丁振芳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42(Case No. 3442)
案情简述: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丁振芳女士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丁振芳于零八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在辽宁女子监狱。狱方为强迫丁振芳老人放弃信仰,将她关小号、动用各种刑罚。家属零八年九月下旬去监狱要求见丁振芳时,狱方以各种借口不让见;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第二次到监狱,经交涉只允许她丈夫见了她一面。当时丁振芳是被用担架抬出来的,已被迫害得瘦成皮包骨头,说话声已很微弱。

丁振芳女士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折磨她几十年的胃病、腰椎间盘病、牙痛病全好了,更主要的是,她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得到了改变,一心要遵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做一个好人。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丁振芳老人也未能逃脱厄运。她九九年十一月和丈夫被绑架至大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长达二十二个月。其间,看守所王姓所长先后两次把她铐在地环上,第一次十天,第二次四十多天。地环这种刑罚很残酷,地环打得很紧,使她头抬不起来,腰直不起来,脚手几乎铐在一起,期间,曾导致丁振芳大流血。看守所所长还指使犯人殴打丁女士。二零零一年九月,丁振芳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沈阳大北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十五个月。

二零零三年七月,丁振芳被西岗区石道街派出所绑架并抄家,丁振芳在姚家看守所遭到警察毒打。接着,警察把她强行戴上手铐脚镣直接拖到七监区三号间,并把手脚以大字形绑在了通铺的小床中间。这是一种十分残酷的抻床酷刑。在残酷的对待下,老人开始绝食抗议迫害。狱警苏英、狱医王英、贾玲等每天毒打她、对她实施野蛮灌食,经过五十九天地狱般的折磨,直至最后奄奄一息,看守所才通知家属,将人接回,亲人都几乎认不出她来了。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丁振芳在乘坐公交车向乘客讲真相,被举报后被绑架到姚家看守所关押了四天,仅在这四天就被八名警察、狱医、苏英、王英、贾玲,还有男警不分昼夜地折磨迫害。后丁振芳又被劫持到大连劳动教养院。劳教所为迫使丁振芳放弃修炼法轮功,狱警强迫老人站在铁笼里五天五夜,又押到抻床上迫害。狱警把丁振芳胳膊、手全铐在床的铁架子上,胳膊手腿脚且用胶带缠死,身下三个板,头戴棉帽。鼻、嘴用胶带封死,然后捅两个洞眼往嘴里灌浓糟、浓蒜水、尿,活蜘蛛也往嘴里塞、身上放二十几个活硬壳虫在衣服内爬(这是王冲干的,打手王冲是诈骗犯)往脚上插大头针。把变形的钢碗插到口腔中,用筷子锹着往里灌。丁振芳口腔内、舌头全部受伤,疼痛难忍。恶人还往身上泼脏水,一盆一盆的泼。丁振芳的身后、腰上全是伤,腿和脚全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王冲走后,又换 了一个吕静,张、吕二人往老人脚趾甲肉间插牙签、大头针。看到老人奄奄一息时,又把老人押到铁笼内罚站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至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丁振芳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在那里,她不配合一切迫害形式,被先后三次被关进小号共达三十五天,第一次戴手铐,同时脚被捆在铁凳子上长达十六天,第二次十天,被折磨得吐血,狱医还强行灌食,连老人衣袖都被踩破了,又拉到医院检查,医院不让灌,狱警不听,坚持灌凉食。第三次一共九天。直到丁振芳被迫害得不能说话了,舌头上长满了小瘤,经狱医确定为脑梗塞及尿结石等症状,马三家看丁振芳已经奄奄一息,才通知家属连夜赶过去领人。家人当时都认不出来她了。

丁振芳自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被中山区葵英街派出所(以田力副所长为首的)劫持后非法判八年,又被劫持到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 迫害,一九九九年末丁振芳第一次被迫害也是在这个监区。狱方深知丁振芳对法轮大法的坚定正信,所以这次刚进去,九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李鹤翘(此人今年三十四岁,二零零一年刚从警)就问丁,你配不配合我们,丁振芳说肯定不配合(指转化)。李鹤翘就开始对丁振芳实行一系列的酷刑迫害,狱内所有的刑具对丁振芳都过了一遍,也未能改变丁振芳对大法的坚信。

二个月过后,丁振芳就已经被迫害成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

二零零八年二月末,丁振芳的姐姐和妹妹去监狱要求探视时,恶警李鹤翘说现住院不能见,什么时候能见听通知,并告知家人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很显然,他们把丁振芳迫害的不成样子,不敢让家人看到 。丁振芳的妹妹说是你们迫害的吧!她在以前(未修炼)也没得过这几种病,李说,她以前没有不等于现在不得。八月份,狱方来电话可以接见只允许丁振芳的丈夫一人见,此时其丈夫见到丁振芳时,很瘦弱,牙齿只剩下3-4颗,双手背着好象有意不让丈夫看见。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在押往辽宁女监的途中,她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的口号,还时不时的用她那清脆的女高音唱大法歌曲,直到监狱大门。到监狱后,因为她心脏不好,医院不想收,大连看守所送人的警察坚决不往回带,不知用什么办法,后来就收下了。

接着她不穿狱服,被入监队的队长亲自指挥五、六个刑事犯人,把她打倒在地,将衣服扒光,套上狱服押往九监区。

这之后,狱方又开始对丁振芳实行了第二次迫害,找了几个狱中最恶毒的犯人每天对丁振芳非打即骂、罚站、不让睡觉。二零零八年底约十一-十二月份之间,恶警李鹤翘这次亲自动手把丁振芳吊在靠窗的暖气管上,然后狠狠抽打了丁振芳,吊了七天七夜,最后打的丁振芳已是奄奄一息才放下来。这之后,交待犯人,要严厉看管丁振芳,只给她留口气就行,如果你们不严厉,就不给你们加分,不加分意味着什么你们知道吗?就是不减刑,此时犯人听了这样的话,更是对丁振芳狠狠地打骂和责骂。

丁振芳开始绝食抵制迫害,此事长达一年。这期间,监狱不允许家里任何人接见。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家属没等狱方同意,其母亲、丈夫和妹妹去了监狱,但是狱方就是不让见,最后家人去省司法局说了此事,等了一下午,才勉强同意其丈夫见了一面,其丈夫看到丁振芳时,丁振芳已是在担架上,丁振芳对丈夫说,看来我得死在这里了,她们天天打我。其丈夫要求保释,狱方说不够条件,第一就是不放弃信仰。

二零一零年的春天,在监狱医院,她已经处于昏迷状态,面无血色的躺在那里。即使这样,还遭到医务犯人李丽等人的谩骂,说她“装死”。

又过了一年,二零一一年五月份,家属几次要求接见,监狱方面才同意其姐姐见一面,并嘱咐其姐姐此事不准告诉丁振芳的妹妹,如果其妹妹来了也不让见。当丁振芳的姐姐见到丁振芳时,感觉精神很好,丁振芳也没说她胃口不舒服,吃不下去饭等。此时李鹤翘已调走,换了一个吴姓科长管迫害法轮功,此人也是三十多岁,表面看就是一个笑面虎,对丁振芳不但不打骂,每天还和她唠家常,亲自买鸡蛋、奶粉等给丁振芳吃。丁振芳的姐姐听后很是感动,回来后告诉丁振芳的母亲和家人,全家人都很高兴,丁振芳再也不受折磨了。可是万万想不到,两个月后七月十八日,狱方一个姓丁的年轻管教20几岁来电话告诉其姐姐说丁振芳得了胃溃疡,在狱内打吊瓶。其姐姐问咋回事,二月前不是挺好的吗?吴姓(科长)说就在你走后约十天吧,她又开始不吃饭,吴声称这是她长年绝食造成的,其姐要求再见她一次时,吴说谁也不让见,观察一个阶段再说。第二天七月十九日丁振芳的妹妹给吴科长打电话询问丁振芳的病情,并要求她们放人,这个吴科长说,丁振芳还不够保外的条件,吴还说按你们的说法她不是在消业吗?说完立即把电话挂断了。

七月二十六日,狱方来电话直接找到丁振芳的丈夫去监狱一趟。丁振芳的丈夫此时看到丁振芳时,丁振芳又是躺着起不来,话已说不成句了,只说了一句“我要回家”,人已瘦的皮包骨头。丁振芳的丈夫又问你为什么不吃饭?丁指指胃意思是吃不进去了,其丈夫说你等着过两天我就来接你回家,丁振芳摆动了一下手,就再也没有反应了。此时狱方要求丁的丈夫签字(一个药费清单),她丈夫当晚坐车回来了。第二天早上刚到家,狱方又来电话同意保外,此时丁振芳已被送进了沈阳739医院。

三十日星期六,狱方又来电话告诉丁的丈夫赶快来吧,狱方亲自来人去帮办保外。星期天等丁振芳的丈夫赶到医院时,丁振芳已是死亡状态,没有气了,只有心脏靠一种仪器还能跳动,按医生讲人死亡前首先是没有气了,心脏还可以跳动一时,大脑也已经死亡了。

八月一日当丁振芳的家人、儿子、儿媳、姐姐、妹妹赶到时,狱方已聚满了约有三十个警察,她们又录像又录音,造成一种丁振芳在医院全力抢救的假相,所以当其家属质问狱方为什么死亡了才抢救?她们毫不遮掩地说,是丁振芳自己选择的路,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都看到了,现在是在医院,我们又都有录像,你们上哪儿告,我们都不怕。

现在家属回想一下就在今年五月十三日,丁振芳的姐姐见到丁振芳时也是又录像又录音,造成一种假相,丁振芳在监狱此时很快乐,而后仅仅两个月时间,她们就开始对丁振芳不知实行了什么药物(野蛮灌食是造成她胃部重大损伤的主要原因)又用了让其死亡的药物,故意害其致死,怕丁振芳回家时揭露狱方所做的一切恶事,揭露她们对其实行的一系列迫害。

在监狱的三年中,她被多次大字型的固定在医院的床上强行灌食。当我再次看到她,那时是二零一零年的春天,在监狱医院,她已经处于昏迷状态,面无血色的躺在那里。即使这样,还遭到医务犯人李丽等人的谩骂,说她“装死”。后来听说她大、小便失禁,大冷天躺在尿湿的褥子上,直到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被迫害致死。

丁振芳的家人呼吁国内外正义善良人士与国际救援组织全力调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的真正原因,给家人和丁振芳讨回一个公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叫那些有意直接参与迫害丁振芳致死的那些恶人们均受到法律的制裁。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9/辽宁省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26915.html
最败坏的迫害着最善良的--揭露辽宁省女子监狱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1/最败坏的迫害着最善良的-287909.html
追忆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3/追忆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271680.html
曝光大连监狱监狱长郝文帅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曝光大连监狱监狱长郝文帅恶行-259627.html
二零一一年大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4/二零一一年大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部份案例-250946.html
大连市年逾六旬老人遭中共迫害致死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5/大连市年逾六旬老人遭中共迫害致死案例-250192.html
七八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5/七八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246303p.html
中共酷刑:地环、地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8/中共酷刑-地环、地锚-245512.html
六旬妇女丁振芳被辽宁监狱迫害三年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4/六旬妇女丁振芳被辽宁监狱迫害三年致死(图)-245348.html
大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大连市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234442.html
丁振芳老人被辽宁监狱迫害致皮包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6/228391.html
丁振芳遭酷刑 大北女监拒家人探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4/227465.html
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长武力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8/223876.html
辽宁女子监狱蛮横拒绝八旬老人探视女儿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8/197381.html
大连地区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大法弟子(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31/192644.html
丁振芳遭迫害 监狱阻挠不让家属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8/186722.html
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对丁振芳第二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9/175396.html
大连中山区恶党法院对丁振芳秘密非法开庭(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1/174112.html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第四次遭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6/161550.html
罪恶中共几年来酷刑迫害大法弟子丁振芳的经过(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28.html
马三家集中营迫害大法弟子的近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23.html
马三家集中营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3/11/97042.html
大连大法弟子丁振芳被迫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2/89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