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蒋德英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54(Case No. 3454)
案情简述:
湖南师范大学法轮功学员蒋德英老师,在中共当局长期的迫害下,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九岁。

一生老实本份的蒋老师,从未想过自己会入冰冷的铁牢,然而两次在劳教所的非人经历,也让她这个与书本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文人,真真实实看到了中共邪党的残暴。

蒋德英,原来在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工作,教语文。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违宪迫害法轮功以来,只因为坚守信仰“真善忍“大法,蒋德英多次非法被抓被关。二零零九年四月,流离失所已一年之久的蒋德英,又一次遭绑架并再次被关押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致下身、腿脚浮肿,腹部肿大。

炼法轮功重获健康的丈夫在中共迫害中离世

蒋德英的丈夫杨军良,原湖南师范大学化工学院副教授,曾患有脊髓空洞症,大小便失控,求治全国各大医院均无效。大约在一九九七年,杨军良、蒋德英夫妇先后走入了法轮功修炼,身心受益。特别是杨军良修炼法轮功后不久,被列为世界疑难病的脊髓空洞症竟奇迹般的好了!丈夫的健康给这个家庭重新带来了欢乐。

但一家人的幸福光景并没能持续太长时间。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中,在不明真相的旁人冷眼与歧视下,还要经常 面对上门“谈话”的单位、社区人员,蒋德英与杨军良如被压上了重重的石头。然而,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实实在在的巨大变化,法轮功书籍中写的明明白白的做好人道理,他们清楚的知道,法轮功是正法,是教人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但在长年的重压下,杨军良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一月离世。

丈夫走后,蒋德英与女儿相依为命。然而,由于中共当局对法轮功修炼民众的监视和打压迫害,蒋德英母女的生活难得安宁。至二零零五年底,蒋德英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和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曾先后六次被中共当局绑架。

在白马垅劳教所惨遭折磨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晚,岳麓公安分局警察欲闯入蒋德英家中,遭蒋德英抵制,没有开门。不务正业的警察们守在蒋德英家外,将其围困。期间,610办公室(类似“文革小组” 的盖世太保机构,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打电话给蒋德英威逼她开门,称“已知道你的‘情况’,就是守一个月也要抓到你。”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某女院长打电话给蒋德英,谎称学校工作忙,要她马上去上班,企图诱骗其开门。

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多,七、八个警察借蒋德英开门之机从外面强行冲入屋内,强行对其搜身,强行给蒋德英铐上手铐。当晚六时许,蒋德英被绑架到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家中留下与其相依为命的女儿。此前,长沙市已有四名法轮功学员于十二月月二十日被绑架。

蒋德英遭岳麓区公安分局构陷,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中国各地的劳教所与监狱,一直是中共利用来迫害、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的主要场所。同时,悬赏以诱人的“奖金、分房、提干”等利益,一些警察被怂恿直接参与迫害。一些泯灭良知的警察也把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当作升迁获利的“捷径”,为能达到中共的“转化”目的,他们什么手段都用上。

一到劳教所,蒋德英就被推进所谓“攻坚房”。“攻坚房”是白马垅劳教所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与世隔绝的隐蔽场所。只听到从隔壁传来法轮功学员遭毒打的惨叫声,警察威胁蒋德英说:“听到没有?”然后开始对蒋德英拳打脚踢,在地上画一个圈,叫“牢中牢”,罚站、罚蹲,歇斯底里的毒打,不准睡觉,不准洗漱,不准上厕所,被打得呕吐了还要吞回肚子里去。

蒋德英被强制下跪,被人按倒在地,打手一边打一边叫:“我要打死你,宁可我自己抵命,你到底写不写(‘转化书’)?”蒋德英被折磨得全身浮肿,鼻子口腔流血不止。但警察仍不罢休,脱掉蒋德英的内衣,在她身上写诬蔑法轮功和师父的秽语,用毛巾堵住蒋德英的嘴巴,五个人抓着她的手逼迫在早就写好的“转化书”(不炼功保证及诽谤法轮功的文字等)上签字。

生活在文明社会的人,很难想像这种非人行径,良知的底线也让人们不愿接受这残酷事实的存在。然而在共产集权统治的当今中国社会,假“稳定压倒一切”、“和谐 社会”之名,在高墙内、在见不得人处,对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民众,自一九九九年至今的十多年间,残暴持续上演……

遭绑架、强拆 被迫流离失所

历经磨难,二零零六年,蒋德英从劳教所回到家中与女儿团聚。二零零八年四月,蒋德英在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才从劳教所回家与女儿团聚不过两年的蒋德英再一次被长沙岳麓区公安分局警察曾学龙、岳麓区“六一零”人员魏斌及湖南师大“六一零”人员李月娥、粟仁良等人绑架。随后,蒋德英家中现金、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件被洗劫一空。

在被抓九个小时后,蒋德英于次日半夜一点左右从岳麓区公安分局机敏走脱,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警察曾学龙、胡向阳等人不断追查蒋德英的下落,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在零八年奥运期间,在当地“六一零”等不法人员的指使下,蒋德英家的杂屋遭强拆,家里被搞的一片狼藉,她的全部退休金被强行扣除。

再遭非法劳教 出现严重病状

二零零九年四月,被迫流离失所已一年之久的蒋德英再遭绑架,四月二十七日,蒋德英被劫持到长沙市左家塘治安拘留所非法关押。其后,蒋德英遭长沙市岳麓区公安分局构陷劳教两年,同年五月十一日,蒋德英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蒋德英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后,下身、腿脚浮肿,腹部肿大。

在身体出现了严重病状的情况下,蒋德英被家人接回。回家后,蒋德英身体一直未见好转,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十时许,离开了人世。

吴志斌、吴凯明任职期间,在其操控下遭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李德银、蒋德英、谢务堂、何应清、陈建中等多人被迫害致死。

相关原始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