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泽兰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66(Case No. 3466)
案情简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王泽兰一家屡次遭受严重迫害,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王泽兰被游街侮辱非法劳教,丈夫秦吉昌被非法判刑八年,儿子秦德新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妹妹王泽芳被非法判刑八年,妹夫张延荣被非法劳教两年,再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后被迫害致死。弟弟王泽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十年后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弟媳王永芳被非法判刑八年。

下面是王泽兰本人生前被迫害情况。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中共邪恶之徒无任何理由将王泽兰非法拘留,遭到永昌县公安局长刘富海和彭卫平、李国玉为首的恶人文革式的迫害,被游街、开批斗。恶警所长程掖生故意将水泼在地上,三九寒天滴水成冰的日子逼迫法轮功学员爬冰。王泽兰被冻的失去知觉,手上皮肉裂开,惨不忍睹。恶警程掖生不让王泽兰戴头巾,撕扯头巾时把头发都拔下来一撮。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勒索五百元。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王泽兰和丈夫秦吉昌、儿子秦德新,遭到绑架。当时不法之徒闯进家去时,王泽兰正在做饭,恶人强行抓捕,王泽兰要求把快做好的饭从炉子上端下来,恶人不允许。随后恶人将一锅饭扔在地上,顿时面条洒了一地。在去拘留所的路上,王泽兰边哭边喊“法轮大法好”、“坏人抓好人”。在拘留所,王泽兰绝食抗议对她一家人的迫害。

一家三口被绑架后,家中无一人,牲畜由秦吉昌侄儿负责给卖了,家中准备四月份种地用的土豆,当邻居打开窖时,只见窖中白茫茫的一片,土豆全在窖中发芽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中共邪党人员召开所谓的“公判大会” 公开侮辱、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泽兰等法轮功学员被用绳索捆绑,脖子上系着绳子,一头被恶警拉住为防止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 、挂上牌子,走完了大半个县城,好象“文革”再现。

当时王泽兰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当时就被送到甘肃省平安台劳教所。同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茹香兰、赵永秀、张溪梅等十五人。到平安台检查身体不合格,王泽兰和张溪梅被恶人带到兰州市农垦宾馆住了四天。恶人李国玉、彭卫平找人拉关系送钱,硬是把王泽兰送到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王泽兰彻底地失去了人身自由,一天二十四小时由包夹监视,一言一行都在恶警的掌控之中,动辄遭到打骂。恶徒变着花样不让法轮功学员有一点空闲,报纸上的谎言,电视片中的诽谤,加上包夹人的打骂以及身体上的奴役,王泽兰干的力不从心,整天被迫在蔬菜大棚中除草,干农活,六七月的天,大太阳下干活都汗流浃背,更别说是在温室大棚中了,可想而知王泽兰是怎样承受着迫害。后因王泽兰身体不适而被分配到伙房专门摘菜。两个半月后,王泽兰因高血压等其它症状保外就医。永昌县公安局没让王泽兰回家,而是非法把王泽兰继续关押在拘留所,八月十五才放回家。

王泽兰回家后,只见院子里长满了草,院墙也倒塌了。没有重劳力的王泽兰用她那瘦弱的身体强撑着这个破碎的家。农忙时,无劳力、无机械的王泽兰只能依靠秦家一侄子帮忙种地。浇水时,半夜三更王泽兰深一脚浅一脚的干着男人干的活,有时侄子也帮忙。

二零零二年,中共邪党人员借口开“十六大”又绑架王泽兰,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才放回。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她丈夫秦吉昌、儿子秦德新被非法判重刑,和其他修炼者一同被劫持到甘肃省兰州监狱迫害。

极其艰难的生活使王泽兰变的更加苍老憔悴,期盼着丈夫和儿子能早日回家。作为妻子和母亲的王泽兰在父子俩被劫持到监狱后,迫于生活的压力和遭受重创后的身体,从未去看过父子俩。二零零七年王泽兰终于盼到丈夫秦吉昌回家。回家后的秦吉昌只是偶尔才能从王泽兰的言语中听到父子俩被非法关押期间,王泽兰的心酸和无奈。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六十岁的王泽兰在承受了过多的打击,妹夫张延荣的死,弟弟王泽兴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儿子常年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等等之后,含冤离开了人世。

相关原始资料:
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综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1/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综述-271928.html
甘肃省永昌县焦家庄乡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1/甘肃省永昌县焦家庄乡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262674.html
甘肃永昌县妇女王泽兰生前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9/甘肃永昌县妇女王泽兰生前遭受的迫害-248947.html
甘肃永昌县王奶奶的辛酸泪(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31/甘肃永昌县王奶奶的辛酸泪(图)-2485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