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郁东辉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8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492(Case No. 3492)
案情简述:
吉林省辽源市法轮功学员郁东辉,二零零八年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在四平监狱遭洗脑和奴役迫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郁东辉老人修炼法轮功之前曾身体多病,他于一九九五年三月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多次遭到绑架、关押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郁东辉被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郁东辉刚被绑架时身体非常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被折磨得长了“疥疮”,全身浮肿,小便时需要用切断的矿泉水瓶导流,才能尿到便池里。终于一天早上,郁东辉休克了,劳教所没有把郁东辉及时送入医院,而是给郁东辉远在辽源的家人打电话,在家人来了后又勒索三千元才能放人。家人当时没有带那么些钱,恶警就一直跟到辽源,同时还勒索“小费”、“车费”两千多块钱,而根本不顾郁东辉的安危。

二零零三年的正月初九,在劳教所开早饭时,发现郁东辉已经在床上昏迷了,劳教所这才把他送到长春医院。检查结果是:严重的皮肤综合症、重度营养不良性贫血。在这种凶险的情况下,劳教所还是拒不放人。长春司法局一个科长(姓名不详)打着官腔说:“要看本人呢,确实是已经不行了,但是按诊断书呢还不够放人的条件。”劳教所又给郁东辉做了一个脑CT,结果显示:脑腔状梗塞。司法局的那个科长说:“嗯,行了,可以放人啦,但需要五千元押金。”家属交了五千元,才把郁东辉接了回来。

接回来以后,再次昏迷,送到市医院后,医院已经不接收了,说:“都这样了,咋才来治呀。”后来勉强接收,打点滴时,连静脉血管都找不到了。一个星期后,病情稍有点好转,郁东辉坚持出院回家。

二零零八年,吉林辽源市公安、国安恶警借奥运之机,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大肆进行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南康分局恶警绑架了郁东辉等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月,郁东辉被辽源市法院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到四平监狱迫害。

当时郁东辉已六十五岁,仍被狱警强迫做奴工。二零零九年圣诞节前,监区逼迫在押人员粘珠串,因为胶水和珠子毒性都很大,几十人挤在狭小的监舍内干活,通风不好,也没有任何保护设备,满屋都是刺鼻的胶水味,很多人出现中毒症状,王恩国当时脸红肿、头晕、呕吐、眼睛红肿、流泪、流鼻涕,皮肤出现红疹。由于法轮功学员多数被迫上胶工序,伤害更大。许多法轮功学员出现胸膜炎、肺结核症状,其中庞士坤出现严重肺结核,住院只三天就去世了。郁东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遭受着摧残。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四平监狱成立十一监区,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封闭式强行洗脑“转化”,由监狱教育科科长陈国民兼任监区长、副监区长是周继佳。郁东辉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十一监区,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三个刑事犯包夹迫害。

二零一一年二月,郁东辉被迫害致脑血栓住院,出院后摔倒昏迷,可是一直到二零一一年五月狱方还不放人。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经多家医院四次体检,狱方才于十一月八日让他保外就医。

郁东辉回家后进行体检,脑两侧严重血栓,血压高180、低压130.由于多年的迫害,他的牙齿松动,门牙脱落三颗,根本不能嚼饭,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晚八点四十分离开人世。

相关原始资料:
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1/吉林省法轮功学员17年遭迫害综述(二)-344051.html
遭监狱奴工和洗脑迫害 郁东辉老人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1/遭监狱奴工和洗脑迫害-郁东辉老人含冤离世-251279.html
吉林省邪党法院对大法弟子非法判刑陷害情况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193936.html
吉林辽源市多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劳教、判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8/181690.html
吉林辽源市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9/179377.html
王吉年、张全福生前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10/1/111568.html
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的部分男大法弟子名单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3/3/5/45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