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刘德清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0岁左右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509(Case No. 3509)
案情简述:
黑龙江省海伦市保健院女医生刘德清,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二年多的迫害,被摧残得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全身浮肿。监狱怕她过不去年担责任,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晚十一点三十分把她送回当地。刘德清老人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冬月初三)含冤离世。

刘德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后,身心受益很多,她感到今后的人生路有希望了。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邪党疯狂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严重迫害,曾二次被劳教迫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老人生前说:“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正上班,突然来单位几个人找我问事,说一声大法好,就被抓到看守所里躺了八个月(因中共恶警知道坐着站着都能炼功),所以就逼迫大法弟子躺着,就吃饭、上厕所起来。后来单位出面保出来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刘德清老人第四次被绑架,被非法判五年,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大队。恶警画地为牢,强制她在一块地砖上“码军”,出线就遭毒打。老人生前说:“50x50的一块地板砖,从早五点到晚九点、坐五寸高小板凳都不准出地板块的线,手在大腿上,叫‘码军’。”

老人生前说:当时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大队共有八个屋、一个屋大约十个人,一个屋一个组长(犯人)、每个屋有一个坚持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那几个人都可以管你(法轮功学员),看你不遂她们的意,就给调换一个屋,又换一组;八个屋的组长都听“总管”(也是犯人,当时九大队的总管是肇东市银行的一名行长、贪污犯赵铁霞,此人贪污四千多万)的,看着她的眼色行事,说一声打、或使个眼神、可以上来几个人打你。不顺从他们说、就用鞋底子踩你嘴,直到踩木为止。从十一月十七日开始就加多包夹了,不让睡觉了、三九天穿线衣线裤在地上坐着,小板凳也不叫坐了,成天成宿的坐着;前四、五天人还明白,等到第六天人就挺不起来了,但一闭眼睛就用针或牙签扎,用板条子打,用扫床的刷子打,拽头发往墙上磕,用脚踹,尿都尿裤子里了,尿地上用你干净衣服擦,人休克就更加大迫害,你不吃药、专门给你吃药,不吃就灌。

被强制吃了药后,刘德清老人的大便都是黑色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那时刘德清血色素就六克了,怕冷,恶徒就强迫她冻着。老人生前说:“白天还好过,特别到晚上,一个屋十个人,怕出声别人睡不好觉,只是默默的忍着。肚子越来越大,全身浮肿。”

后来,刘德清被郑姓大队长带去医院检查,院长建议去医大二院(哈尔滨医大二院),医大二院诊断为肝硬化中期、腹水、贫血、血色素六克。郑姓大队长怕刘德清过不去年,在大年前的二十九晚上(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十一点三十分)把刘德清送回当地。

刘德清老人于二零一一年冬月初三含冤离世。在监狱被恶警指使、怂恿迫害刘德清老人的有犯人赵铁霞、 赵矿长、丁霞、于丽萍、 徐桂梅 、王亚娟。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多年来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监狱采取给包夹人员减刑奖分的手段,纵容、唆使包 夹人员任意打骂、折磨大法学员,寒冬腊月把大法学员衣服扒光,用凉水浇,用电风扇吹,用针扎,注射不明药物,给身上通电,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戴手铐,不 许睡觉、罚站、罚蹲,更有甚者给法轮功学员饭里放不明药物,关小号、腿被吊起来抻直、二十四小时背铐、有的时间更长,上背吊铐、码坐、用牙签扎眼皮、用塑 料尺(宽七、八厘米,长三十多厘米)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不让上厕所,坐在水泥地上,逼看各种邪党的书;野蛮灌食迫害;抬手就打,张嘴就骂等非人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四书”(悔过书、保证书等)放弃信仰。

相关原始资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黑龙江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药物迫害-303305.html
2012年1~2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3/2012年1-2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253763.html
刘德清医生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2/刘德清医生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图)-252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