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高炳茹
性别:
去世时年龄:
年龄未知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550(Case No. 3550)
案情简述:
牡丹江市铁岭河镇大青背村人。

牡丹江市郊区铁岭河镇大青背村高炳荣(高炳茹)与丈夫于老六有缘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疾病消失了,家庭也和睦了。

二零零一年二月,高炳荣被铁岭河镇南山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南山派出所苗强对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高炳荣等十多人实施酷刑折磨。苗强等警察魔性大发,六名男警察一起持续毒打高炳荣一个女人,从晚上七点一直打到下半夜一点半多。毒打过程中,苗强等人还采取逼迫高炳荣骂大法师父、踩大法书、撕大法书等恶劣手段。高炳荣被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南山派出所不但不予治疗,反而把她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继续迫害。

高炳荣被送到看守所时,腿已经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她的胳膊、双腿、浑身上下都是青紫肿胀的。眼睛肿得只剩一条缝,脸上有青紫的肿起来的伤痕。脑袋上有大小不等的肿包,大的几处有鸡蛋大,嘴角处血痕模糊。当时看到高炳荣惨不忍睹的样子,很多人流下了眼泪。管女房的女警都气愤地说:“办案单位这么缺德,没人性,把人打成这样。”

高炳荣被送到看守所后,已经被折磨得精神有些不正常,发作时就哭闹不止,好似被打时到处躲闪的状态。看守所长和警察们都来看,然后就说让办案单位打得精神不正常了。所长就让四、五个刑事犯按住她。之后每发作时就让人按住她,每天经常发作,一看到警察从窗外经过,她就吓得立刻浑身发抖、哭闹,开始发作。

被关在看守所十多天后,有一天,管房女警于德荣把高炳荣叫出去,哄骗她说“你写个保证书就放你回家”。高炳荣当时是清醒的,就没写,然后回房了。后来包房警察又不断找她、哄骗她,她就写了“保证书”,可是并没有放她回家。

后期高炳荣发作频繁,状态越来越差,后又转到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半年之后,在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牡丹江“六一零”头目李长青(后遭恶报,五十来岁患癌症死亡)伙同南山派出所苗强提审高炳荣,因怕承担责任,勉强将她释放回家。高炳荣被折磨精神失常后,每天极度恐惧,怕见人,回家一年多之后忧郁而上吊死亡。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3/383738.html
原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苗强和谢春生的凶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6/原牡丹江市南山派出所苗强和谢春生的凶残-258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