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马占芳
性别:
去世时年龄:
74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546(Case No. 3546)
案情简述: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再一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半,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市新生监狱,仅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被迫害致死。

狱方强行把遗体送入公主岭市凤凰山殡仪馆。 马占芳儿子马军代表家人申诉,要求法办一切参与迫害我父亲的所有相关人员,将他们绳之以法,并赔偿一切损失。

马占芳老人家住吉林市龙潭区湘潭街72-4-70号, 于一九九八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不放弃信仰,九九年七二零后家中经常被公安,六一零等骚扰,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等迫害。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二十八日早,吉林省“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吉林市“六一零”及各区派出所疯狂绑架法轮功修炼者。七十多岁的马占芳老人又一次被吉林市公安,六一零,龙潭公安分局,新安派出所等伙同迫害,非法私自用万能钥匙开门,非法入室抓捕,事实如下。

四月二十七日晚七点多钟,马占芳的女儿给马占芳打电话,座机、手机均没人接,预感事情不妙,赶紧给其弟弟(未修炼法轮功)打电话过去看看。马占芳的儿子九点多钟来到其父家,家里没有家人,只见六、七个警察正在其家翻东西。不法警察见有人进来,立刻一边一个警察拽住马占芳儿子的胳膊。马占芳的儿子问:“你们深更半夜的这是干啥?我爸呢?”其中一警察回答:“在派出所。”这时马占芳的儿子看到满屋狼藉一片,凳子倒地并有厮打的痕迹,爸爸的外裤还在床上。

这些警察翻了一通后,把马占芳的儿子带到龙潭区新安派出所,并让其签字,并问:“你们家都谁炼法轮功?你的两个姐姐都在哪住?”马占芳的儿子说:“你们都知道还问啥?”之后警察将马占芳的儿子放回。

不法警察们在马占芳家二十七日晚上呆了一宿直到次日清晨四点多才离开。已知掠走的物品有:打印机、电脑、刻录机、光盘还有几盒储存卡。储存卡当时就被他们瓜分了。由于家中只有马占芳老人一人,不法警察们抢走多少财物,迫害的过程已无法核对。

就在当天晚上九点多钟,龙潭区新安派出所警察又去了马占芳的女儿马杰家敲门,见马杰不给开门,便拿钥匙开,被马杰正义抵制。第二天早上,马杰开门发现门外满地都是烟头。

马占芳被绑架迫害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不许接见,四个儿女非常焦急,老父年龄已高,怕承受不住这种迫害,儿子几次到有关公安部门去要父亲,要见父亲,都被拒绝,询问父亲情况,他们说,我们对你父亲很好,提审时我们都给他拿凳子坐。看他们的表情和语气,马占芳儿子知道父亲在看守所时身体情况不好了。

马占芳老人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几个月后,第一次计划秘密非法开庭是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七日。当时没有通知任何人,包括家人,亲属,自然也没接到任何证据与一张纸。因当时家属儿女们正在要人,已请了律师,当时是律师给家属打来电话得知开庭消息的。就在开庭的前一天,审判长出了车祸,摔断了腿,把案子交给了另外一名法官,取消了当时的庭审。

第二次开庭的前一周,律师给家属打来电话,说再开庭时我不能去了,因压力太大,你们另找人吧。当时马占芳的子女们在吉林市找了很多律师,都说不行,上级有规定,给法轮功辩护吊销律师扏照,所以没人敢接。因此第二次非法开庭与冤判六年零六个月家人无从知道,就连最后从吉林市看守所送往公主岭新生监狱也没有一个人知道。

马占芳老人被绑架至非法判刑全过程,家属没接到一个通知,一张纸。现在家属手中的唯一一份吉林市龙潭区法院的判决书是在马占芳被迫害致死后子女从父亲衣兜里掏出的。时间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参与非法审判马占芳老人的吉林市龙潭区法院,审判长唐日红、代理审判员郑卓、闫晶轶、代理书记员夏爽。

这份吉林市龙潭法院的判决书中的证人与证词都是伪造的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用伪造的供述与辩解,证人与证词递交给龙潭区检察院,龙潭区检察院公开指派检察员李雯艳,李长杰出庭支持,办理伪案,参与迫害,诉讼审理终结。判决书中编造有马占芳儿子马军证言,内容,“证实其为马占芳儿子,与父亲共同居住,当晚公安人员在其家中查出法轮功宣传品”。马占芳根本没和儿子共同居住,家中只有马占芳一人居住,上述抄家时已经写的很清楚了。据马占芳儿子马军讲,抓他父亲的当天晚上把他带到龙潭区公安分局刑讯逼供,拿出空白纸逼他签名。还有几处所谓法轮功修炼者的证言,经过核对也都是伪造的,本人根本不知道此事,有的甚至没有来往。

马占芳老人被非法关押期间,因遭受严重迫害致使身体发病,公主岭新生监狱延迟治疗,导致马占芳于2012年5月7日离世。

马军在申诉中说:“2012年4月27日我接到监狱警察打来电话,说我父亲马占芳因病要我5月4日到监狱看望,5月4日当我见到父亲时非常惊讶,他是由人在身后挟着两腋架到接见室的,而且父亲说话语无伦次,神志不清,已失去行为能力,我震撼了,因在4月13日家属接见时见到父亲行动正常,仅仅21天的时间父亲就判若两人?已无法和父亲正常交谈。没办法我就和监狱的管教要求要给我父亲看病,他告诉我必须个人申请,上报审批,家属存钱方可就医。因我父亲被迫害的神志不清,我只有和管教说,告诉他要及时给我父亲治疗,我们给存钱,父亲在监狱的帐上有钱,我当时又存了1500元钱。”

马军回到家后,心里一直放不下,心里一直不安怕父亲出事,于是5月7日又到公主岭监狱看望父亲,走到监狱门口不到10分钟,就接到电话说:“你父亲要求住院你来吧。”当对方听到他电话里有警笛声时就问:“你是不是在附近?”马军说:“是。”对方说:“你到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来吧。”马军听后打车去医院,就在路上时,又接到电话说:“你不用来了,来了也不让见。”大约2-3分钟,又来了电话说:“你马上来医院560病房。”

马军来到医院见到父亲时,马占芳老人已经停止呼吸。 据公主岭市中心医院主任说,到医院时人已经不行了;医院做的心电图第一个做坏了,第二个心电图心脏已停止跳动。

马占芳老人生前多次被绑架迫害。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马占芳老人要去北京上访,说一句真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李洪志师父清白,可是刚到吉林市火车站就被强行截住,诬陷以扰乱社会治安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拘留所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八月八日,马占芳老人在菜市场被跟踪警察强行绑架,送吉林市看守所迫害三十七天放回家。回家后只住一宿又被吉林市新安派出所直接打电话骗去,直接送入金珠养老院洗脑班迫害数日。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晚二十至二十一点钟之间,马占芳老人正在家中睡觉,突然来人敲门。刚一开门,吉林市新安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就闯进屋中,进屋就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光盘、磁带等,然后强行把马占芳带走,送往吉林市看守所。看守所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新安派出所又把他带回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宿,第二天放回家。

后来派出所多次来家骚扰,说劳教一年已经批了,企图再次绑架。被逼之下,马占芳老人被迫流离失所两年 。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新安派出所又到家里骚扰,不法警察在马占芳家的沙发上躺了一天,企图再次绑架,当时马占芳的妻子还在世,遭到二位老人的拒绝,警察一直呆到晚上很晚才走。

七十多岁的马占芳老人被非法判刑后,一直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市新生监狱迫害,直至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晚被中共警察绑架,被吉林市龙潭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仅短短几个月遭受严重迫害致使身体发病,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被迫害致死。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3/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362448.html 公主岭监狱拒家属探视李建民 扬言强制“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2/公主岭监狱拒家属探视李建民-扬言强制“转化”-290353.html 吉林七旬老人马占芳被迫害致死 家人申诉(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8/%E5%90%89%E6%9E%97%E4%B8%83%E6%97%AC%E8%80%81%E4%BA%BA%E9%A9%AC%E5%8D%A0%E8%8A%B3%E8%A2%AB%E8%BF%AB%E5%AE%B3%E8%87%B4%E6%AD%BB-%E5%AE%B6%E4%BA%BA%E7%94%B3%E8%AF%89%EF%BC%88%E5%9B%BE%EF%BC%89-257688.html 吉林市各区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8/吉林市各区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绑架-240348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