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谢正功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553(Case No. 3553)
案情简述:
新疆乌鲁木齐八一钢铁有限公司(简称八钢)法轮功学员谢正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长期被中共邪党迫害,八年冤狱致使这位擅长绘画的年轻才子头发胡须斑白,于2012年5月24日离开人世,年仅42岁。

5月12日晚11:30分左右,他昏迷后被家人送去医院抢救,中共邪警到医院安插爪牙企图绑架来探视的法轮功学员,被正义的医护人员拒绝。

谢正功,新疆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人,是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员。1999年7.20被劫持迫害40余天,后为鼓励当地法轮功学员走出来证实大法,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在单位的时候,许许多多的同事都被谢正功的凛然正气与大善大忍所折服,开始从正面了解大法真相。

2001年初,谢正功与法轮功学员朱益华被绑架劫持。当时,正赶上妻子分娩,还没来得及多看儿子几眼,就被邪恶之徒抓走了……年轻的妻子哭干了眼泪,是丈夫为坚持真理的正直、慈悲,让她在两年的痛苦煎熬中挺了过来。

2003年1月一审判决时,枉法的法官当庭非法判决谢正功、朱益华六年。在新疆第五监狱,谢正功因为不配合恶警张勇军,被停止家人探监一年多,与家人的来往信件经常被恶警截留。2004年监狱“六一零办公室”恶警张勇军组织了一次大规模洗脑班,弄来了十一个所谓专家教授,在十几个小时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诋毁法轮功的录像,并要包夹犯必须摇闭眼拒看的学员,闭眼就算在炼功,被扣上违反监暴力摧残。稍微有思想的人都知道恶警张勇军这是搞精神疲劳战。有一次谢正功不听就睡觉了,恶警张勇军半夜三更来,将全监舍的犯人都弄醒了,有的坐在床上,有的吓的站到了地上,恶警张勇军斥责包夹犯说:谢正功认识不清问题,你们还让他睡觉,那你们就替他认识吧,你们别睡。谢正功坐起来说:“你这是阴谋,这是挑起群众斗群众的文革式的把戏。”恶警张勇军嬉皮笑脸的 说:你们不是讲善吗?你赶快把问题认识清楚了,不就把你身边的包夹人员也解脱了吗?一语道破恶警的流氓无耻。当时其它分监区有恶警几天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

2006年一天谢正功炼功,恶警将他强行挟到押号,指使 五、六个包夹犯将他强行锁在老虎凳上,谢正功高喊:“法轮大法好!”老监狱这种老虎凳有半米高,方形水泥墩子。墩子两侧装有两只手铐铐住双手,前面有一只 铁环镶在地上,被铐的人坐在凳上把腿拉直后,双脚用脚镣锁在铁环上,这个姿势一动也动不了。

谢正功被白天晚上固定在老虎凳上。十五天后,恶警张勇军恬不知耻的对谢正功说:你“转化”了谁都解脱了,你不“转化”你家人和包夹都受牵连。谢正功拒绝所谓的“转化”,坚持自己的信仰。然后恶警张勇军又威胁说:三次(一次十五天)关押号不配合,我们就可以申请加刑。于是谢正功被连续关押号。第二个周期中,谢正功出现心脏难受呼吸困难,经狱医检查称血压极高,看守才将他从老虎凳 上解下来。

包夹犯不参加劳动,专职监控和“转化”大法学员,恶警甚至以减刑来刺激包夹犯“转化”大法学员,包夹犯为了减刑立功,对大法学员侮辱谩骂,甚至殴打威胁,写黑材料陷害加刑,将大法学员投入押号用刑具折磨等等,各种流氓手段一齐用上。

在冤狱,长期的奴工式的高强度体力劳动,使谢正功的头发胡须斑白,双手双脚长满了老茧,但他始终没有向邪恶妥协,长期的迫害并没有改变他坚修法轮大法的意志。

2008年谢正功出狱后,当地的社区居委会时常去他家找他,严重干扰了他和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给他和家人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常常有家不能回,过着漂泊的难苦生活,有时去吉木萨尔看望母亲,邪恶之徒都会尾随去那里恐吓那里相关的亲人。

谢正功2012年5月24日离世后,遗体被送回故乡安葬,父老乡亲悲愤的哭声感天动地,他们为这位正直、善良、才貌双全的小伙子鸣不平:世道艰难,中共邪党容不下好人在这块土地生存。

相关原始资料:
新疆法轮功学员谢正功在迫害中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7/新疆法轮功学员谢正功在迫害中离世(图)-258143.html
新疆第五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202104.html
新疆第五监狱非法关押着三十一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8/189954.html
新疆乌鲁木齐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大法弟子谢正功、朱益华被非法判刑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1/12/42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