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李守强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7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84(Case No. 84)
案情简述:
生于1963年12月2日。大法修炼弟子。北汽总装车间工人。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武圣东里。曾多次走出来证实大法,上访请愿。2000年3月8日再次去天安门上访被抓。3月20日被警方迫害致死。年仅37周岁。

“4.25”以后,大法遭到了极少数人的迫害,面对充斥的各种新闻媒体对大法的诽谤陷害、造谣诬蔑,以及对李老师的人身攻击,李守强挺身而出,亲自写上访材料。多次去天安门护法,上访请愿。今年正月初一,李守强和其父(当时也是炼功人)来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后被关进管庄派出所关押。随后,居委会把人接回并送回家。回来以后,潘家园派出所给他办所谓的学习班,不让上班。地点是在一个托儿所里(在他家附近)。2000年3月8日,警方放半天假。他趁机回到家里,午饭没顾上吃,就又拿着上访材料去天安门去上访。他说:正好趁着开人大代表会议,向各界领导反映情况,找他们说理,让他们(中央领导人)都真正地了解法轮大法。随后被警察抓走。当晚10点左右,他被三名警察(其中之一是片警李长生)押到家中,另两个警察不由分说,进到屋中,把家中的大法资料,书籍、磁带、录像带、师父的法像一并抄走,一点不剩。当晚11点,警察把李守强带走,关在昌平看守所里。在看守所里被警察多次审问、毒打、受到折磨,不给水喝。最后,警察面对坚修大法心不动的李守强下了毒手。他们在给李受强喝的可乐中加入了大剂量的破坏神经的药物,李守强在这样的邪恶环境中被关押整整10天。

3月18日晚,潘家园派出所打来电话,让李守强家人去潘家园派出所接人。他大哥和他母亲一起去接人。当时李守强被关在铁笼子里。在回家的路上,他大哥用自行车驮着他,李守强语言含混、断断续续的说:“他们(警察)给我吃了药,在可乐里下了药,……他们不给我喝水……,喝进去,吐不出来了,他们说两天就让我死……,他们让你们把我接回家,让我死在家里……,他们就没有责任了……,我不该回来啊!应该死在那儿!”回到家后,李守强一会儿明白,一会儿胡涂,目光呆滞,思维散乱。洗澡时,正冲着淋浴,他突然冲出浴室,只见后脖颈、后腰大腿两侧满是一条条的紫色伤痕。之后,他两天里不吃不喝。3月20日清晨,李守强恍惚中从家中阳台坠地而亡。

事发后居委会打电话通知警察,警车、警察连同两名法医来了,进行所谓验尸,其中一个警察说:“哼,打得够呛!”法医一个字也没写,更没有验尸报告。家里人本想在当地火化,处理后事。警方不让,非要把人拉走,把人拉到了昌平。随后,三里屯派出所打来电话说让家里三天以后再处理后事。过了三天,李守强的大哥、二哥赶到昌平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处理后事。警方不让给死者穿自家的衣服,非得听他们的、穿他们给的衣服,为的是让死者家里多掏钱,再“黑”死者家里一下。死者家属含悲忍痛,忍气吞声,由他们摆布。警察强逼死者家属把人拉到了昌平火化、安葬。为此,李守强的家人共花费1万多元。

政府的国家公务员把自己的百姓谋杀、整死,还得让你多掏钱,真是天理难容啊!这就是当今中国“人民警察”的真实写照。这和当年希特勒纳粹杀害犹太人后拔掉他们的金牙和戒指、掠夺财物一样。

一个诚实、正直、善良、道德高尚的好青年,就这样没几天时间被谋杀了。整个事件被处理得非常“干净”、不留痕迹、非常“专业”,令人慨叹。事件就这样“过去了”。或许警察正拿着死者家属的钱在歌厅里纵情嚎叫,或在哪个餐厅里吃得满嘴流油,或又在寻觅下一个目标。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他们以为这一切无人知晓,岂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作恶的人必遭天谴。历史上作恶的人从来都没有逃脱过正义的审判,正义的人士会追究到底的。地狱在等着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呢!

相关原始资料: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药物迫害综述-4--267550.html
谎言欺骗掩不住 累累罪恶必昭彰(一)(图)--北京市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3/70688.html
北京公安谋杀大法弟子李守强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4/3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