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吴树艳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7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679(Case No. 3679)
案情简述:
辽宁省沈阳大东区大法学员。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沈阳市下起了入夏以来的头一场大雨,滂沱大雨伴着轰轰的雷声,似乎上天也在悲泣。就在这前一天,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吴树艳女士,历经辽宁女子监狱七年的残酷迫害以及由此导致的肝腹水病痛折磨后,悍然离世,留下八旬老父的悲伤和丈夫、女儿的思念。

吴树艳女士,修炼法轮大法后,努力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当她看到中共肆意诬陷法轮功,欺骗民众,带着善心,她向周围的人讲解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被长安派出所恶警绑架。吴树艳家的计算机、打印机,以及许多相关数据被非法抄走。当天,吴树艳的丈夫马江,黎明公司职工,在下班回家时,被恶警骗去取东西,也被绑架。吴树艳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马江在大东区八棵树看守所。当时,家中只剩七十多岁老人和上初中的女儿,经济上捉襟见肘,生活无人照料。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上午,吴树艳家人接到大东区法院一女子打来电话,说是十点钟要开庭“审判”吴树艳。家人赶到大东区法院,结果空等一个多小时,也没开庭。过了二天后才知道,法院已经秘密的将吴树艳非法判刑七年,而地点却是在沈阳市看守所。

面对非法庭审和判刑,吴树艳坚持自己做好人、说真话没有错,信仰法轮大法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吴树艳一直在绝食,抵制非法关押,因身体虚弱,未能送入辽宁省女子监狱。

吴树艳不服,上诉至中级法院,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上旬,得到消息,中共法院人员维持原判。

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吴树艳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时,因在看守所被迫害得身上起了疥疮,女子监狱拒收,又被退回沈阳市看守所。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家属去看守所看望,沈阳市看守所所长、队长以“法轮功不许接见”为由拒绝探望。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吴树艳再次被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

吴树艳被非法判刑后,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吴树艳家人聘请了沈阳知名维权律师苏士轩为她作无罪申诉,律师也按照法律程序,审阅了大法弟子吴树艳被非法审判的卷宗,当律师按照法律程序到辽宁女子监狱会见当事人时被告知,需要到辽宁省司法厅办理一个会见批文。

律师问负责会见的工作人员:你们这边被非法关押的除了法轮功学员外的其他人的会见也需要这个司法厅会见批文吗?工作人员却支支吾吾的回答:我们领导说了,会见法轮功学员必须办理司法厅的会见批文。

律师到辽宁省司法厅办理会见批文时被告知:必须吴树艳本人签字聘请律师,而监狱方告知:需要到辽宁省司法厅办理会见批文。这样,他们互相推诿,后来,律师很艰难的见到吴树艳一面。最后,经过长达四年的时间,律师才终于把申诉状递到了沈阳市中级法院审判监督庭。

辽宁省女子监狱,这个貌似绿树环绕的地方,却是不折不扣的壁垒森严的人间地狱,摧残着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精神与肉体。

吴树艳被非法关关进女子监狱头一个星期,为了迫使她“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狱警指令包夹张雪晴、王春娇轮流看着她,不让她睡觉,并一直罚站,眼都不让眨一下;当时三九严寒天,吴树艳被扒光所有的衣服,只剩下一个短裤,光脚站在水房的水泥地上,包夹张雪晴、王春娇往她身上浇凉水,用装了水的雪碧瓶打她的眼睛,眼睛被打肿,吴树艳往外跑时,被门框撞断了两颗门牙。最后,在威逼利诱下,吴树艳违心地在“转化书”上签字。

一次吴树艳的父亲探视时,吴树艳把被迫害的经历写在纸条上,偷偷藏在父亲的兜里,被狱方发现,把吴树艳单独关押在一个小屋里,换两个包夹崔静、唐元秀日夜看着她,开始又一轮的“转化”迫害,罚站至夜里两、三点钟,才让睡觉,早六点又起床,最后脚都站黑了。就这样,她们每天还逼吴树艳看诬蔑大法的书籍。恶警李影、科长郭某参与了对吴树艳的迫害,逼迫她签字,吴树艳再没有妥协。

就这样,吴树艳被单独非法关押三年,狱警不敢让她与别人接触,就逼她在牢房里做奴工,早七点到晚七点每天十二小时,十分的辛苦。吴树艳尽管没有法轮功书籍阅读,包夹看守也不允许她炼法轮功,但作为大法修炼人,她深深地感到是大法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吴树艳被非法判刑七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辽宁女子监狱不法人员因吴树艳被迫害出现肝腹水的症状,在医院确诊后,知道她活不了多久,为推卸责任,带她住院治疗,通知家属后,随即把她丢在医院,扬长而去。吴树艳在经历了六年半辽宁女子监狱的冤狱迫害,回到久别近七年的家中。

然而近七年的漫长冤狱,肉体上的残酷折磨,信仰自由被暴力剥夺,体力的透支,意志力的严酷考验,对家人的无限牵挂,使吴树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尽管吴树艳仍还承受的因迫害造成的病痛折磨,但一家人终于团圆了,以为从此可以过几天安稳日子了。然而,吴树艳回家不久,街道派出所的警察六、七个人气势汹汹的来家里恐吓她,令本已慢慢平静的她,又陷入极度惊恐中,病情迅速恶化,腹水急剧加重,腹部大的如待产的孕妇,整日整夜的无法躺下睡觉。

这样的情况持续长达将近五个月。这期间,派出所的人还不断上门骚扰,对家属施加压力,甚至威胁、跟踪来无私照顾她的法轮功学员。

当年,吴树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女儿还在上初中,父亲也是七十多岁了,丈夫同时被非法关押,家中只留下一老一少,后多方营救丈夫才出来。现今,面对八旬老父,已经成年的女儿,等待他近七年的丈夫,吴树艳多想尽她做女儿的孝道,为人母的责任,为妻子的体贴。在中共持续的迫害中,吴树艳女士没能如愿以偿,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上午九点五十五分,她的心脏停止跳动,离开了她的亲人,带着遗憾走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沈阳市下起了入夏以来的头一场大雨,滂沱大雨伴着轰轰的雷声,似乎上天也在悲泣。就在这前一天,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吴树艳女士,历经辽宁女子监狱七年的残酷迫害以及由此导致的肝腹水病痛折磨后,悍然离世,留下八旬老父的悲伤和丈夫、女儿的思念。

六月四日,众多亲朋好友带着沉重的心情送她最后一程。只为了坚持按真、善、忍做个好人,而蒙受的不白之冤,吴树艳女士的遭遇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掩盖与遗忘。冤情终有昭雪的一天。

吴树艳女士,修炼法轮大法后,努力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当她看到中共肆意诬陷法轮功,欺骗民众,带着善心,她向周围的人讲解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被长安派出所恶警绑架。吴树艳家的计算机、打印机,以及许多相关数据被非法抄走。当天,吴树艳的丈夫马江,黎明公司职工,在下班回家时,被恶警骗去取东西,也被绑架。吴树艳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马江在大东区八棵树看守所。当时,家中只剩七十多岁老人和上初中的女儿,经济上捉襟见肘,生活无人照料。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31/妻子被迫害致死-沈阳马江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图)-39083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9/辽宁省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2691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3/女儿被迫害致死、儿子遭冤狱-沈阳老人含冤离世-324512.html
妻子被迫害致死 沈阳马江又被判刑三年(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2/妻子被迫害致死-沈阳马江又被判刑三年(图)-301386.html
当心中共黑窝里的秘密药物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7/当心中共黑窝里的秘密药物摧残-275897.html
又一个坚守“真善忍”的好人被中共害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3/又一个坚守“真善忍”的好人被中共害死-275721.html
沈阳市吴树艳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0/沈阳市吴树艳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275170.html
罪行累累的沈阳市大东区东塔机场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5/188488.html
呼吁紧急营救沈阳大东区居民吴树艳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6/7/9/132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