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李元广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4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879(Case No. 879)
案情简述:
李元广,毕业于华东师大的硕士研究生,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在经受了江氏集团长达4年多的疯狂迫害后,于2004年3月4日含冤去世,年仅34岁。家住新村1─11─5─401.

熟悉李元广的人都知道,李元广的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予的:在他读研究生期间,患了严重的肾病,因为病痛的折磨他无力完成学业,多少次他陷入了生命的谷底。最后是老师和同学帮助了他:听说法轮功挺好,你炼炼试试吧。从此他喜得大法,在炼功后不长时间,他的身体奇迹般地康复了。毕业时,他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硕士学位。
毕业后他本可去美国留学,但他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自愿回家乡支援家乡的建设,他因此而获得了国家颁发的2900元支边奖。他学成归来,受到家乡人民的热烈欢迎,当时大庆市主管教育的副市长魏兴柱亲自接见了他,魏市长对他的归来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最后他被分派到大庆教育学院任职。
因为修炼了大法,所以他事事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他工作勤奋、上进,为人正直、善良,是个人人夸奖的好青年。正当他用自己所学知识报效国家的时候,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镇压,从此,李元广建设家乡的梦想被彻底打碎,在长达4年多的迫害中,他一直是大庆市江氏爪牙的主要迫害对像之一,因他当时是大庆市东风新村辅导站站长。
1999年7月29日,李元广从北京信访局返回后,身份证被派出所没收,每天被强迫在单位学习所谓的“转化材料”,并接受莎区公安分局的“审问”,最后强迫他在当地的媒体上说违心话。
2000年4月3日,李元广依法到国家信访局为法轮功上访,被在那里蹲点的便衣强行搜身并遭殴打,后被劫持到北京华风宾馆(大庆驻北京“遣返”法轮功学员中心设在此处)。5日被辖区派出所和单位带回后送莎区拘留所拘留15天,期间他因炼功被管教多次殴打。20日他又被转至莎区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非法拘留期间,在未告知本人的情况下即被单位开除党籍、开除工职,留院查看两年。他被释放后,被调离原岗位,不允许公出,不允许接触电脑和复印机,外出必须请假等,他又被变相地剥夺了自由。他的工资也由原来的一千多元降至400元,当时他的爱人没有工作,孩子仅仅七个月,在大庆这个高消费地区,400元钱还维持不了一家三口的基本生活,这使得他们家境十分艰难。但他依然按时上下班,勤奋工作。
然而这种艰难的日子维持没有几天,2000年7月12日下午,辖区派出所警长敬爱国和片警夏彦兵等人将李元广从单位绑架到派出所,警长孙万库等8名警察带领开锁大王非法强行打开他家的门进行地毯式搜查,连未开封的大米袋子也不放过。最后恶警搜出几张手抄经文作为所谓的“罪证”将李元广投入莎区拘留所非法关押,至9月7日才释放。由于拘留所人多地潮,他和许多被管押的大法弟子身上都长满了疥疮,浑身奇痒,难以入睡,那种痛苦无以言表。他被释放后,在这种痛苦中又煎熬了6个多月才有所好转。
2002年4月24日,新星派出所所长尚福臣和教导员贺剑秋及大庆教育学院党委书记徐铁民,突然非法搜查李元广的办公室,在未搜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强行搜查他的住宅。当他质问这样做是在违法时,教导员贺剑秋说:“老实点,整死你法轮功就是个玩儿,你以为警察是啥?警察就是地痞无赖。”
而后李元广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并遭到多人毒打,最后他被双手拧在背后戴上手铐,砸上脚镣并铐在联体铁椅子上,由多名警察和保安看管,晚上9点多他被送到萨区看守所。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为迫使李元广在所谓“询问记录”上签字,便对其动用酷刑,包括坐铁椅子、弹眼球、“抽烟”、灌药、向鼻腔内滴芥末油、“按摩”、用脚踹、踩手指、扇嘴巴子和恐吓等,李元广拒不配合,邪恶公安只好作罢。
大庆许多其他的大法弟子都被用过比这更邪恶的酷刑。为了抗议非法迫害,李元广被送进看守所后便开始绝食,从27日起,看守所每天对其进行野蛮灌食。5月5日,生命垂危的他被戴上脚镣送到市人民医院抢救,医院诊断为心衰、肾衰、急性肾功能不全,同时输液三瓶,输完后他又被拉回看守所。6日,他又被拉到同一医院抢救。看守所怕他死亡而承担责任,便和派出所、公安分局和其单位的人联系,后来对生命垂危的他说:“你可以回家了。”然后所有人都溜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输液。过了一段时间,派出所、分局和其单位的人来了,派出所和分局的人说了句:“保外就医,随叫随到。”然后就溜之大吉。直到这时单位才通知其家属。家属到后,听临床的人说,李元广来时戴着手铐和脚镣。
由于住院费用高,单位又拒不支付一分费用,家人不得不将李元广接回家。后来单位又伙同医院造伪证说李元广是痊愈出院,妄图对其进一步迫害(其实,他出院时主治医生并没有履行医生的职责──出院证明上没有主治医生或任何医生的签字,这显然不合乎程序)。李元广的妻子刚刚在一单位谋到职位,李元广单位的某干部又唆使那个单位辞退她。李元广的妻子不得不另谋生路以养家糊口。
李元广的一家已被逼得走投无路、无法生存,但大庆邪恶的警察对生命垂危的他依然不想放过,在他休养期间,公安又通知他劳教两年,最后强行勒索2万元钱才改判所外执行。于是李元广被送回老家进行调养。这时,这个负债累累的家庭已举步维艰。
由于多次被残酷迫害,李元广的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致使他的身体一直无法恢复。2004年3月初他生命垂危,一家人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回到了大庆的家中,很快警察知道了这一消息,立刻上门来骚扰。3月4日上午,辖区片警来询问李元广是否能出去(因北京要召开两会,他们怕李元广上访),遭到李元广母亲的痛斥。老人声泪俱下地说道:“我的儿子让你们害得都不行了,还能上哪去?赶快滚出去!”警察无言以对,灰溜溜地逃走了。
警察走后不到两个小时,李元广便含冤去世。
李元广去世时,骨瘦如柴,体重只有几十斤重。看着墙上他生前英俊、潇洒的照片,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失声痛哭。国家花费那么多财力、物力培养出的优秀人才,在江氏暴政的残酷迫害中被夺走了宝贵的生命。

相关原始资料:
14年大庆两千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3/14年大庆两千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3)-275034.html
李元广葬礼 大庆610率数十名便衣骚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9/71054.html
大庆硕士生李元广历经四年迫害含冤去世(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9/70344.html
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8/26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