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罗俊林
性别:
去世时年龄:
39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883(Case No. 883)
案情简述:
四川省会理县糖果厂厂长,人大常委委员。罗俊玲因讲法轮功真相,被关在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非法劳教一年,期间遭受狱警和普犯随心所欲地折磨,暴力「转化」残酷的酷刑折磨。释放时,人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全身被打得血淋淋,两月之后痛苦地离开人世。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攀枝花国保绑架,二零零三年三月,罗俊玲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2002年11月,她因讲法轮功真相,被四川省攀枝花恶警非法抓捕,关进攀枝花市看守所。刚进看守所不久,罗俊玲被两次夜间“外提”(邪恶不敢在办公的地方刑讯,攀枝花市国保支队在五十四(地名)的“沁园山庄”专门搞了一个刑讯逼供大法弟子的酷刑室)。第一次,她刚一出门双手就被铐,被套上黑塑料袋,被憋得满头是汗,呼吸十分困难。这次她被吊了一天一夜,并遭毒打,回到看守所时全身乌青;第二次在寒冷的冬夜被外提时,罗俊玲只穿着单衣单裤。来提她的恶警穿着大衣,拎着手铐,气势汹汹,这次她遭受的迫害比第一次更严重,被吊了两天两夜;期间被国保支队的恶警张柏林、田萍(女)等轮番折磨:用打火机烧手心脚心,用树枝戳脸部穴位,用带铁腿的凳子凶残地打她,直到铁凳被打得分了家,最后将无凳面的铁架子干脆套在她头上,用尽残暴卑鄙的手段……她几经昏迷,又几经被冷水浇醒。坚强的罗俊玲除了劝善,未提供任何恶人想知道的消息,邪恶用尽最残酷的手段,却连她名字都未能知道。当放下时,罗俊玲几乎无知觉了,医生慌忙来粗粗的检查了一下,才被放回看守所。到看守所时,罗俊玲已被摧残得几乎无法行走,全身乌青,目光呆滞;看守所都怕承担责任,不想收下。因吊的时间过长,直至半年后,罗俊玲的手都还是冰凉麻木的。

2003年3月,罗俊玲被非法劳教1年,送到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她依然坚持信仰,不向恶警屈服,因此遭到恶警更加残酷的折磨。她曾经被恶警吊起、捆绑、电棍电,并长时间不准她睡觉,每天6个人看管她,只要一合眼,包夹人员就打她,并不准她大小便。罗俊玲曾因此绝食抗议。

2003年11月4日罗俊玲被释放回家,但是,以往健康的她从楠木寺劳教所出来后已经不会讲话了,全身没有力气,骨瘦如柴,精神已不太正常,而且全身被打得血淋淋的。特别上背上、腿上、肘上都是紫青色,牙齿全部被打松了。全家人都哭了。回家后,她每天头痛,痛苦不堪,两月之后,于2004年元月2日上午痛苦地离开人世。

罗俊玲生前,曾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关押3次,并被处以2万元罚款。

罗俊玲在家时孝敬老人,夫妻和睦,她曾有一个幸福的家,但是她却仅仅因为向世人讲清真相被不法人员迫害致死。

相关原始资料:
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0/四川凉山州法轮功学员十三年被迫害实录(2)-261302p.html
四川凉山州中共政法委、六一零罪行综述(4)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7/四川凉山州中共政法委、六一零罪行综述(4)-260497.html
劳教所剥夺探视权 家人忧李秀英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9/劳教所剥夺探视权-家人忧李秀英安危-251189.html
四川会理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录(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9/四川会理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录(一)-246925.html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十)-- 四川劳教所、劳改所虐杀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30/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十)-244536.html
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7/四川十年血雨腥风(八)-244478p.html
四川会理县女厂长罗俊玲生前惨遭折磨(图)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10/2/15/218223.html
四川会理县伪法院图谋非法庭审马凌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5/197196.html
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四)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2/185743.html
四川省凉山州会理县罗俊玲被迫害致死案补充材料
http://media.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8/71083.html
四川大法弟子罗俊玲被楠木寺劳教所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4/70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