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李润会
性别:
去世时年龄:
近七十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21(Case No. 3721)
案情简述:
河北省霸州市华北石油采油二厂年近七十岁的退休职工李润会,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七次被绑架迫害,被非法判七年,在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监狱怕担责任保外就医,回到家不到八个月,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保外就医期间,中共邪党六一零不断骚扰、施压、恐吓李润会老人,并扬言说如不能拿到医院就诊证明,将再次将他遣送回监狱。

李润会老人,退休前在华北油田采油二厂综合十二处退休管理站工作,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不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被霸州公安局、霸西公安分局、华北油田冀中公安局、采油二厂十二处六一零绑架迫害,这几年在监狱被迫害的多次犯心脏病、肺积液水肿,致使生命垂危。

下面是根据李润会老人生前口述迫害遭遇整理:

李润会,男,一九四五年出生。不到四十岁时就得了一身病,那时处于六十年代,条件艰苦,在大庆石油企业任生产干部,工作压力大,脾气火爆,争强好胜。劳累加上易生气,使身体越来越糟糕,患有心脏病,房颤,早搏,发作起来心脏部位揪着疼痛,呼吸也困难,有时睡着睡着突然就会憋醒。求医问药跑遍了各大医院,分别在北京福佑街医大医院住院和在长春白求恩医院住院治疗,医院也不能去病根,最后医院说:可能是扁桃体经常发炎引起经常犯病,就把扁桃体给摘除了,但是这怎么能治了李润会的心脏病呢,他依然挣扎在死亡线上,苦苦煎熬了近二十年。

一九九七年七月,李润会有幸听闻法轮大法,当时跟着一学法点看李洪志师父讲法教功录像带,他回家睡觉白天睡了一天,似睡非睡中前额部位显现“法轮”二字;晚上开始拉象布条硬土块一样的东西近十次,一周后次数减少。李润会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他净化身体,将他生生世世造的业力在往下拿。

李润会的身体一下净化了,并彻底改变了几十年无神论的观念。他曾任过邪党书记,受其毒害很深。走入修炼后完全相信了有神的存在,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句句打动着他封闭的心,知道了生命的意义,人来世上就是为了吃苦还业返本归真。从此后,他严格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人的道理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道德高尚的人。从那后,李润会没吃过一片药,身体健康强壮。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当他听说天津抓了不少炼法轮功的学员,李润会为了表明对法轮功的亲身体会,宁可不当干部,也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时他那一片有五十多人在一起修炼法轮功,大家都想为法轮功说句话,就这样当时去了二十多人。他把家里仅有的几百元钱与老伴一人分着拿了一点,又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去了北京府佑街,在靠近北海公园那坐着。

当时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排满了人行街道的两边,井然有序,等着与政府说句心里话。十字路口有自觉维护秩序的法轮功修炼者,每个人都自觉向内心约束自己,不往地上乱扔一片纸,还把警察扔的烟头捡起来扔在垃圾箱里。警察三五成群的站着唠嗑,一片祥和,学员们没有标语口号,有的学员与警察聊天,说:我们是按法轮功理念真善忍做好人,希望政府不要迫害。过路的行人看到有部队的军车一辆辆开来,就担心的对他们说:你们听说六四了吗?那可真叫惨啊,天一黑你们就赶紧撤吧,不然它们可下死手了。

后来听说当时的总理接见了法轮功学员的代表,通知大家都回去吧,李润会等人心想我们还没说上一句公道话呢,怎么就让我们回去呢?警察通知各地单位来人领,将李润会等人送到霸州登记名字,回到单位就给看起来了。单位停止了他的工作,公安分处的潘德友找李润会谈话,公安政委丁恩臣也找他谈话说:内部下文了,法轮功成员去北京得批准才能去。他对他们讲真相。

当时六一零与公安为了迫害法轮功,把李润会当作重点,因为当时他是那一片的辅导员,他们想办法治李润会,以警告其他法轮功学员。当时刑侦科的科长李时贞与刑侦科的王军找到他给他施压,王军还动手打他,企图让他放弃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就是“七二零”,李润会与另外兩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了北京。在北京他们绕中南海转了一圈,警察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警察说:“哦,是上访的,我领你们去”,用车拉着他们送到了公安局,将他们关到一个三楼招待所里,关了一周。他们打听到李润会的住址将老伴,女儿都叫来,对她们说:“只要让他写不修炼保证就放人”。老伴与女儿马上给他跪下求他写不修炼保证,小女儿还趴在地上使劲给他磕头,眼看着他小女儿的头上起了几个大包,他心一软就写了不修炼保证。过后他非常后悔,痛不欲生,心想师父将他一个将死之人,挽救了回来,怎么能贪图一时的亲情安逸,而出卖救命恩人呢,这是多可耻的事啊!回到单位,发现单位将他的奖金工资扣了不少,干部待遇全拿下去了,从经济上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他想还得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真话去,不能让谎言就这样继续下去,不能让他们不明真相迫害大法弟子。

八月初他向单位要求修年假,单位不批准,他把单位钥匙交给老伴让送到单位去,他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北京接待来来往往的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安排吃住,有的法轮功学员是开厂的,来北京带了足够的钱,看到许多人为了上访连吃住都成问题,就把自己的钱都拿出来分给生活困难的学员。北京学员给送来了被子、方便面等。

十月二十八日三人出去走散了,李润会去了所谓“人民大会堂”,一便衣警察问他说:“你干什么来了?”他说:“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就被抓进了昌平看守所。一个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关了十五人,十五人分别来自十三个省,犯人向他要钱,一个牢头模样的犯人说:“你们善嘛,把钱交出来统一使用。”李润会的口袋里空空如也,之前钱已被警察从他的兜里直接装进了自己的腰包据为己有了。在那里关了几天,转到各地驻京办,通知霸州六一零接回单位,工资奖金都扣了,干部也撸了,行政记一大过,并开除党籍。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李润会与老伴在外边炼功,被抓到华北石油拘留所里,白天拉出去跑步蛙跳折腾,回到房间测量血压一切正常,当时是李时贞任刑侦科长,说他态度不好,给他非法延期关了二十天。

二零零一年因当地发现法轮功传单,保卫科第二天非法将李润会抓进看守所,他绝食二十四天,王军动手打他将他的大牙打活动了,后来一个个脱落。李时贞问他转不“转化”,李润会说:“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炼法轮功,转化门都没有。”后来送到石家庄非法劳教一年。

在石家庄劳教所,恶警让他按手印,李润会不按,上来五、六个人打他,背手,办了一个月洗脑班,蹲在一个四十公分见方的方砖内,四个犯人看着他,还要做工干活,熬鹰,十几天没睡八个小时的觉,白天黑夜的蹲着。

从劳教所出来,单位让他去了工人岗,并施行经济制裁,工资奖金全扣了。从迫害开始李润会经济上损失近三十万元人民币,工资扣除,以前的医疗费都扣了,住院都得儿女掏钱,邪党给他的家庭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李润会被绑架到廊坊洗脑班,并上交所谓学费四千元,利用两个月的时间,车轮转的方式“转化”他。后来他发现吃饭时第一个给他打饭,饭里吃出有药味、苦味,粥里有苦味,他开始怀疑它们做了什么手脚,就将饭放在桌子上不吃。监控他的人进来将他的饭碗里的粥倒到马桶里冲了,并把碗洗干净,这在之前是没有的事。后来李润会不睡觉也不困,但是一点点失忆,在神志不太清醒的情况下写了不修炼保证,才放他回去。单位保卫科冀中公安局杨警察与另一警察威胁他说:“你从廊坊洗脑班那事还没完,判你十年二十年都是你。”

二零零八年,李润会与老伴回东北老家伺候老人,就是那年因北京开奥运会,采油二厂十二处六一零头子刘权木等人追到东北去欲绑架他们,老俩口没有配合他们。东北老家亲属承受不住这巨大精神压力,李润会又回到了单位。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六一零头子王一民下午二点到家里说:“霸西公安局李泽林找你们谈话。”老俩口没有配合他们。当天下午五点半,也就是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突然闯进十多个人,有六一零头目刘权木、邹波、王一民、李泽林。他们都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区法轮功学员的成员,相继迫害了片区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这次他们把李润会强行带走,将他的老伴送进廊坊洗脑班。

李润会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并非法判了七年刑,被送到唐山监狱进行迫害。他从去监狱那天就开始炼功,监狱不让他炼,还想法整治他,他为了反迫害,就绝食抵制。在那里受尽折磨,心脏病也发作了,精神压力大,他不断给警察讲真相,加上之前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断的在讲,他在楼道炼功室内也炼功,也不太管了,但警察指使犯人整他,致使他心脏病又发作了。警察怕承担责任让狱医给他打针吃药,李润会拒绝,并给他们讲道理:“我在外面,两家大医院都没有治好的病,你们想让我吃几片药打几针就能治好吗?我炼法轮功才好了,你们不让我炼怎么行?”

在监狱被迫害的多次犯心脏病、肺积液水肿,致使生命垂危,监狱怕担责任不得已才保外就医回到了家中。但司法局六一零等逼迫他写思想汇报,敲诈,特意给他配了一部手机,便于随时监控他。

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又被抓进监狱迫害,当地公安司法十几人欲带走他,他让孩子拿纸笔记住他们的车号人名,到时候好清算他们。但恶人骗孩子说:“是去办续保,两三天就返回。”就这样出来不到十个月就又骗回收监。他在里面绝食抗议,区长找他谈话,说“要开十八大了,典型案子要收回来,并问他要什么条件,”李润会在里面因条件恶劣,吃不进饭,喘不过气,后来被送到解放军医院,被绑在病床上,监狱警轮班监护,他就给他们一个个讲真相,讲他原来在外面大医院也治不好的病,这病不是打针吃药就能治好的,炼了法轮功才好了。一个月心脏房颤无缓解,监狱怕担责任,就又给办保外就医。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十一点三十分,南孟镇司法所恶人又到家骚扰,李润会对南孟镇司法所的迫害又没有配合。当天下午五点三十分突然来了三辆警车,其中有唐海监狱、南孟司法所、采油二厂等七、八个人强行把人拉走,围观民众都说“太不象话了,人家那么大岁数了,什么坏事都没干,就抓人?”

辗转几次,李润会在心脏房颤无缓解,身体达到了生死极限,监狱怕担责任,就又给办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三年元月二十一日将李润会送回家中。监狱来了好几次到单位,霸州南孟司法所协调他们,都不敢接收,省里来电话也不行,最后监狱想快点推出去怕死在的警察说换个单位保出去吧,最后在任丘以女儿的名义才得以保外就医。

但是李润会在邪恶的高压环境下,终因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回到家半年多,六一零不断骚扰、施压、恐吓,进行精神摧残,并扬言将再次遣送回监狱。这样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李润会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早晨在任丘女儿家含冤离世。离世前,中共邪恶分子又施加压力要他办保外就医相关证明等,否则收监。

华北油田第二采油厂恶党党委书记孙占峰,曾经配合华北油田610邪恶组织及华北油田公安国保严重迫害过华北油田采油二厂法轮功学员李润会,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们一直在追查不倦的调查恶人孙占峰的详情。

相关原始资料:
曝光河北省霸州市华北油田采油二厂恶党党委书记孙占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4/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90509.html#19723214946-2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5/河北省冀东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曝光(图)-374370.html
河北廊坊政法委书记肖双胜遭恶报 恶行知多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5/河北廊坊政法委书记肖双胜遭恶报-恶行知多少-283567.html
七次被绑架 华北石油退休职工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4/七次被绑架-华北石油退休职工被迫害致死-282641.html
河北女子劳教所恶警的凶残下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7/河北女子劳教所恶警的凶残下流-253553.html
河北冀东监狱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4/河北冀东监狱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47823.html
李闰慧老人在冀东监狱遭迫害 情况危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