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修金秋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2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14(Case No. 3714)
案情简述:
丹东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她送给丹东振兴区临江社区一女性官员一本法轮大法真相小册子,自此,多年历经中共残酷迫害健康每况愈下,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丹东市法轮功学员修金秋偶遇丹东振兴区临江社区一女性官员,善意的送给她一本法轮大法真相小册子,没想到此社区官员立即招来临江社区邪党书记和警察,绑架了修金秋,对她进行酷刑折磨。尽管当天得以回家,九月九日,已被迫离家的修金秋和丈夫、女儿一起再遭绑架。自此,多年历经中共残酷迫害的修金秋健康每况愈下,十一月十六日,修金秋开始昏迷不醒,十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暴力绑架

二零一三年九月五日,修金秋给丹东振兴区临江社区官员(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米六十二左右的个头)讲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并给她一本真相小册子。该女人因受恶党谎言毒害较深,当即打电话给临江社区的书记(男,四十岁左右,一米七十四左右的个头)和一个女性。社区书记赶来,将修金秋打倒在地。这时,临江派出所四、五名恶警赶来,将修金秋暴力绑架。修金秋高呼“法轮大法好!”

恶警将她强行拉到派出所非法审讯,修金秋拒绝配合迫害,只讲法轮大法救人真相,不回答恶警的任何逼供,包括家庭住址、家人电话。从下午两点半审讯到五点半,也没问出东西来,就把修金秋关到一间屋子里,将她的双手、双脚铐在屋内的一把铁椅子上。修金秋的腿脚被铐肿。一个年轻恶警穿着皮鞋狠劲蹂踩修金秋已经肿胀的脚趾,脚趾被踩的变成黑紫色,右脚大脚趾盖儿被踩的脱掉了。修金秋一直不配合恶警。

恶警将修金秋汇报给丹东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国保大队长杜某(形象特征:秃顶,五十岁左右)亲自赶到临江派出所对修金秋非法审讯。恶警杜某挖空心思要到修金秋家非法抄家,欺骗修金秋,谎说放她回家,逼她给家人打电话,叫家人到派出所来接她。修金秋自己身体状态不好,信以为真,就给女儿打了电话。女儿当时正在上班,抽不出身,就打电话给她父亲。就这样,恶警得到了修金秋的丈夫和女儿的手机电话号码,知道了她家住址,立刻拉着修金秋去非法抄家。

当时修金秋的身体虚弱得自己走不了路,上楼时是两个人架着上来的。抄家时,什么也没抄到,恶警气急败坏。马上要拉着修金秋去医院体检,要将修金秋关进拘留所。家人坚决阻止恶警继续迫害修金秋。修金秋当即揭露了恶警为了抄家而欺骗她给家人打电话的流氓恶行。恶警见丑恶败露,狠狠地说:今天不走,明天来带人。说完扬长而去。

修金秋趁机离开家门。临江派出所(包括临江社区)离修金秋的住处很近。十分钟后,副所长吴某带领三名警察第二次返回非法抄家,欲再次绑架修金秋。修金秋不在家,绑架未遂。恶警吴某大呼小叫,扬言要蹲坑抓捕。一直折腾到晚上八点,才离开修金秋家。

三天后,即九月九日早晨,恶警杜某查到修金秋丈夫张明的工作单位,持丹东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介绍信,带领三名警察找到张明工作地点,并将张明带回家,杜某以“看看钥匙”为由,从张明手里抢走他家的一串门钥匙,杜某与临江派出所所长金某拿着抢到的钥匙,从外面打开房门,又闯进修金秋女儿工作单位,当着单位所有职工的面,将修金秋绑架。

面对这群邪恶之徒,修金秋仍是善意地讲真相,女儿单位在场职工都被修金秋的慈悲和身为大法弟子的威严所感动。恶警也为之震撼。所长金某撒谎说:“没事儿,我们只是带她去问点事儿,很快就给送回来。”以此掩饰他们内心的恐慌。

修金秋再次被拉到临江派出所,双手、双脚再次被铐在铁椅子上逼供,修金秋仍是讲真相,不回答任何非法审问。恶警逼供无获,又对修金秋家的住房、租房再次非法搜、抄,抢走打印机二台,合计二千多元;电脑二台,合计五千多元;一百多本法轮大法书籍;一把切纸刀八十多元;真相小册子一百多份,A4打印纸三包,六十元。同时绑架了修金秋的丈夫和女儿。张明被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非法关押一天。

到晚七点左右,临江派出所副所长李某带人将修金秋拉到丹东振兴区医院强行体检,欲将修金秋非法拘留。振兴区医院查出修金秋血压220—230.此时,修金秋已经全身浮肿,身体抽动厉害。医生当即警告恶警修金秋的身体状态很危险,送到哪里都不会收的。但是,恶警无视医生的劝告,强行将修金秋拉到丹东拘留所(丹东汤池镇金固村),拘留所给修金秋检查身体,查了两次,血压都是200多。拘留所害怕承担责任,坚持不收。恶警只好将修金秋又拉回临江派出所。

回来的路上,此时修金秋身体已经虚弱得不行了,小便失禁,尿在了警车上。一直折腾到晚上九点半左右,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将一家三口放回家。

连续两次绑架迫害、两次酷刑折磨,修金秋身体和精神都受到巨大的摧残,身体状态急剧变化,每况愈下。全身浮肿厉害,腹部肿胀得凸起很大,不能进食,不能行走。

十月十日,在丹东振兴区政法委的操控下,振兴区法院无理辞退张明。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六日,修金秋昏迷不醒,被送进丹东市人民医院抢救。医院检查修金秋身体患有糖尿病酮症酸中毒、低钾血症、糖尿病、合并糖尿病肾病IV期、合并周围神经病变、糖尿病性心肌病、心功能不全、心功能IV级。彩超检查记录:右肾积水、腹积水。心电图检查记录:心率过速。当时连尿糖指数都查不出来。医生说已无能为力。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修金秋含冤离世。

修金秋一家人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掀起了迫害法轮功的恐怖运动,修金秋夫妻屡遭中共暴力绑架、非法劳教、酷刑折磨等,修金秋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巨大的摧残。

1.修金秋遭迫害 流离失所到丹东市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修金秋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去东港市郊区安康村给世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举报,遭东港市前阳边防派出所恶警暴力绑架,其中的一名武警出手殴打修金秋。修金秋找到该派出所所长,要求处理恶警殴打好人的恶行,恶警所长蛮不讲理的回答:“你找江泽民告去!” 之后,将修金秋转交给前阳公安分局迫害。

前阳公安分局副局长陈某带领一车警察,将修金秋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拉到公安分局关押审讯。当晚,修金秋正念走出公安分局大门,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年。修金秋流离失所到丹东市内暂住,丈夫和女儿随后也被迫离开东港。

2.非法劳教一年 身体出现高危状态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修金秋在丹东金汤小学给小学生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一名小男孩举报,遭丹东广济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该派出所的所长王某出手扇了修金秋两个耳光,修金秋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夜,次日被送进丹东看守所关押。恶警周连吉和赵联合两名恶警又伪造事实,丹东元宝区公安分局、广济派出所与丹东劳教委员会的邪恶之徒合谋,于两周后将修金秋非法劳教一年,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

修金秋身体被迫害的出现高危状态,在马三家劳教所体检查出修金秋尿糖四个加号、酮酸中毒、肝上还长了血管瘤,被送进沈阳医大住院,沈阳医大没有床位,马三家劳教所不愿承担责任,只好答应给修金秋“保外就医”。劳教所让家人到户口所在地东港市大东街道办事处盖章签字,家人来盖章签字时,大东街道和新兴公安分局以请示“上边”为由,互相推诿,不给修金秋“保外就医”。马三家劳教所又请示辽宁省劳教局,劳教局回答是:人在劳教所不关押半年以上不给“保外就医”。家人找到劳教局主管人员杨某,质问他:“保外就医”不根据病情,而是根据关押时间长短,宪法有这样的法律规定吗?如果是你不给办保外,一切后果全部由你承担。在家人的强烈追要下,修金秋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被保外就医放回家。

回家后,修金秋继续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康复。

同年“奥运”期间,修金秋再次遭绑架,关押一天放回家。修金秋身心再次受到伤害。修金秋的丈夫张明遭非法劳教三年。

老父亲修长林,深知中共邪党整人运动的残忍与邪恶,心里非常恐惧痛苦,害怕遭迫害,吓得不敢继续修炼法轮功。不久旧病复发,于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去世了。

母亲因女儿、女婿多次惨遭迫害,多年承受派出所恶警与街道居委坏人的骚扰,使老人在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中双目失明,旧病复发,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老母亲离开了人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31/辽宁大连市公安局局长杨耀威的罪恶簿-42893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3/辽宁丹东张明、李全臣面临非法庭审-383831.htm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1/母亲被折磨致死-父亲又陷囹圄-女儿在美呼吁营救-37090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5//辽宁丹东市李全臣、张明被非法抓捕-370621.html
丹东国保支队与恶警杜国军的暴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9/丹东国保支队与恶警杜国军的暴行-293662.html
辽宁省丹东市修金秋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3/辽宁省丹东市修金秋被迫害致死-283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