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罗江平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1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22(Case No. 3722)
案情简述:
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撒莲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罗江平多次遭国保警察和“610”人员绑架关押,两次被中共法院诬判,劫持到监狱迫害。办理“保外就医”后仅五天,罗江平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离世。

罗江平二次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后因在云南一监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在家属强烈要求下,云南省第一监狱才同意“保外就医”。但出狱后仅五天就离世,年仅五十一岁。直到离世之前,罗江平都在说被监狱打了很多毒针。

米易“六一零”曾利用罗江平被迫害致死一事,编造谎言,大肆污蔑法轮功,给他的妻子和女儿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她们不仅痛失亲人,承受生活重担、还要承受不明真相世人的非议,他女儿幼小的心灵更是受到难以抚平的创伤。

日前(二零一五年十月),罗江平的妻子麦挂仙,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邮寄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指控江泽民触犯了《国际法》、《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诸多罪行,要求两高对江泽民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责任、并予以法律制裁;依法对控告人个人、丈夫罗江平以及家庭给予恢复名誉、公开道歉、消除社会不良影响、赔偿精神与经济损失。

以下是麦挂仙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事实(部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遭受不白之冤,罗江平毅然走出家门,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法轮大法好,到北京上访,要求还李洪志师父清白。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四日,罗江平被以莫须有的“破坏法律实施罪”判5年刑,当天送往四川省德阳监狱。法轮功学员睡的床没有垫板就是几根铁条(其它犯人都有床板),睡觉时一不小心就会从铁条中间掉下去,睡觉向一个方向,大小便要打报告同意才行。他们天天给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强制背罪犯行为规范,每天体罚、站军姿、面壁、跑操,再强制写“三书”。

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不写转化书,在最热时被暴晒,几个重刑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晒太阳,采用车轮战折磨他们,不给水喝,吃饭都在太阳下吃,晚上不准睡觉休息。罗江平还被罚跑步连续8个小时不准停。被严管、关禁闭、强迫超时劳动,不准休息睡觉。

罗江平被分配到做书车间做书,每天每人的任务是其它刑事犯的三倍。 配书一项每人每天七千本,一百本书有四十公分高,七千本书就有二十八米高,接近十层楼高。一张一页的配七千本,最快的速度一刻不停的干要十五个小时。

最邪恶的一次是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由于罗江平和法轮功学员刘滔不配合邪恶迫害,被体罚连续劳动36个小时,不准出车间,晚上也不给他们吃加班饭,其它犯人都有饭吃。当时迫害他们的监狱警察有监狱长代承忠、任伟指导员、监狱“六一零”的徐会兵、李卫东、狱警孙俊涛等人。没有星期天休息日残酷折磨他们一年多时间。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下午两点四十分,云南省楚雄州南华县法院对罗江平非法开庭。南华法院不顾法律的尊严和事实,诬判罗江平有期徒刑四年半,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迫害。

狱方强制罗江平看中共编制的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宣传,强行洗脑,强迫罗江平放弃法轮功修炼。由于罗江平拒绝转化,遭到狱方,特别是一监区的警察姚加兴、冰风、杨纪良的残酷迫害,被戴脚镣手铐,肆意毒打、体罚,关单间小号,野蛮灌食,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役。罗江平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身体十分消瘦、虚弱。

一位好心的知情人看到罗江平遭到的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于心不忍,于是电话告诉我们家属,希望出面制止迫害。我们聘请了两名正义律师为罗江平受到的迫害进行调查,但是,却遭到云南一监百般的刁难和阻挠。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两名律师来到云南省第一监狱要求会见罗江平,狱方蛮横无理,不准律师与丈夫见面。八月六日,律师再次去云南一监要求见罗江平,云南一监仍然不准见人。于是,律师于第二天到云南监狱管理局和昆明市检察院进行投诉。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律师才得以会见了罗江平,会见了近两个小时,律师了解到了罗江平在监狱遭受迫害的一些详细情况,准备对云南一监进行控告。然而云南一监却因此对罗江平变本加厉的迫害。

1、对罗江平强行洗脑,暴力“转化”。罗江平拒绝“转化”,以绝食抗议,被狱方野蛮灌食,用工具撬罗江平的嘴,将罗江平的下牙全部撬掉,上牙只剩几颗松动的牙齿。邪恶撬牙导致牙龈和口腔大量出血,附着在牙齿和牙龈上的血迹凝固,血迹变黑。直到罗江平去世前两天,家人用棉签蘸盐水将凝固的血迹稀释,才将这些黑色血块清除掉。

2、罗江平被关单间小号,戴脚镣手铐,遭到狱警和犯人肆意毒打、体罚。

3、强制劳役,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

4、云南一监对罗江平打毒针,破坏中枢神经,损毁内脏器官。

罗江平回到家后,多次向母亲及亲人、朋友诉说他被监狱方打毒针的情况,并将衣服扒开让家人看。罗江平的左右两臂被打毒针的针眼清晰可见,针眼周围两公分的范围都呈黑色。罗江平被打毒针后,肚子胀,五脏六腑疼痛难忍,大小便不通,双脚肿大,坐不起来,更无法站立,连头都抬不起来,有气无力,说一句话也非常费劲,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

得知罗江平生命垂危,我们家属急忙赶往云南,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可是,六中队董队长不让接见,在我们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同意接见。罗江平被人用三轮椅推出来,婆婆看到儿子骨瘦如柴,只有一张皮包着脸,脸色蜡黄,脚和手是肿的,生命垂危,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婆婆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经抢救才苏醒过来。看到母亲昏过去,罗江平头一偏,从三轮椅上倒下来,昏死过去,随即被推回监狱说是“抢救”。见此惨状,我们家属要求将丈夫保外就医,云南第一监狱深知罗江平的时日不多,又怕婆婆死在监狱,怕承担两条人命的责任,才同意我们家属提出的“保外就医”的要求。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云南第一监狱将丈夫送回四川米易县撒莲的家中,回到家中的丈夫只剩一口气,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无法进食,病情恶化,回家才五天,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就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一岁。

罗江平的妻子在控告状的最后说:

十六年来,江泽民威逼各级领导执行其邪恶指令,从省、市、区、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单位等,各级“六一零”与警察一次次找法轮功学员,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但他们对那些人没有怨恨只有同情。法轮功学员认为公检法人员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控告江泽民,也是在解救他们。

罗江平离世后,家属四处奔走多次交涉,要求获知罗江平的具体死因要求查阅医疗病历和调阅监控录像等诉求,均遭拒绝。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家属再次聘请律师来到监狱,正式向监狱提出追责和赔偿要求。监狱的狱政负责人谌波等看了律师材料后,百般刁难推诿,既不签收材料也不说明理由。律师据理力争要求监狱实事求是依法承担赔偿责任。监狱最后以需要审查家属身份为借口,要求签字委托律师的罗江平妻子提供“截至罗江平死亡时,妻子与罗江平尚未离婚”的证明,将律师拒之门外,不再理睬。

家属被迫几次从昆明回到四川老家,从民政到公安多部门开具“未离婚证明”。拿到证明后,云南省第一监狱仍然是对家属的维权诉求不受理不答复不理睬。

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代理律师来到监狱的上级机关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对云南省第一监狱的违法行为进行控告并向监狱管理局提出要求对罗江平被迫害致死依法予以追责和国家赔偿。政策法规处的杨丽玲、张宇新等出面接待,先是严格查验律师证件,审读完律师的书面材料后,惊慌失措连忙打电话给大楼保安责问“律师怎么上来的”欲将律师驱出办公室。律师认为监狱管理局负有对监狱违法行为的监管和复议职责,拒绝离开办公室。于是,众警察和保安动手推搡律师,律师只得拿出手机,现场拍摄警察的违法行为并将书面材料留置监狱管理局法规处的办公室里。警察和保安于是开始抢夺律师手机,争执中引来楼道工作人员集体围观。混乱中,政策法规处的负责人自觉理亏,出面将律师请进了他的办公室“坐下来好好说”。最后双方妥协,代理律师删除手机视频,杨丽玲、张宇新两警察代表监狱局签收律师提交的控告书和赔偿请求书。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对云南省第一监狱的不赔偿不作为行为作出复议决定:维持监狱的决定,对罗江平家属不予赔偿。监狱管理局在决定书中认为,“罗江平在服刑期间患病以及被暂予监外执行以后死亡与第一监狱依法执行刑罚无关”,因而不予赔偿。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罗江平生命垂危被送回老家,五天后即抢救无效离世。云南省监狱局和云南省第一监狱,居然认为此系“被暂予监外执行以后死亡”与监狱无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代理律师只得向云南省高级法院提起申告,要求撤销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和监狱的错误决定,确认监狱的虐待侵权行为并依法给予赔偿。高级法院秦立平、杨屹梅两位法官先后立案受理和承办该案。

律师多次向高级法院提请,要求开庭听证对查明罗江平被监管虐待、被剥夺医疗权利、被拒绝依法探视和保外就医等事实和证据进行质证。高级法院始终借故推诿,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四日在拒不依法进行听证并且律师缺席的情况下,与监狱管理局和监狱私下会商后作出驳回家属请求的决定。高级法院在驳回赔偿请求的决定书中称:根据监狱提交的“干警情况证明”、“同改服刑人员杨春光等人证言”、“干警教育谈话笔录”以及“昆城郊检[2016]1号《回函》”等证据,可以认定监狱没有虐待罗江平。因而径行决定不予赔偿。

律师和家属要求查阅和质证云南省监狱局和第一监狱提供的所谓“干警教育谈话笔录”“昆城郊检[2016]1号《回函》”等证据的真实性,被云南省高级法院无理拒绝。云南省高级法院的决定程序,违法袒护监狱局和第一监狱,完全暗箱操作,违反基本的法定程序。

针对云南省高级法院的错误决定,代理律师向最高法院提起了申诉。代理律师认为,云南省高级法院的国家赔偿决定程序违法、未能查清案件事实而且认定因果关系错误。

云南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应当就监狱方面否定监管虐待的事实证据组织受害家属和代理律师进行质证。云南省高级法院声称,在云南省第一监狱、监狱管理局的决定和复议程序之外,调取提取了监狱单方面出具提交的“干警情况证明”“杨春光等十人的证言”“干警教育谈话笔录”等证据,但罗江平家属和代理律师对此一无所知,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相关性等均不知情。监狱还单方提供了罗江平因病致死的相关医院证明,也未经质证。按照法律规定,监狱服刑人员死亡,依法应当由检察机关等部门组织第三方进行死因鉴定,也未能依法进行。

案件的基本事实也没有查清。罗江平入监时间、入监健康体检情况、发病时间以及监狱是否采取和采取了何种医疗救治措施等事实不清。早在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八月二十九日及此前,家属和律师通过会见、探望等途径得知罗江平的受虐和健康状况恶化,向监狱多次提出依法保外就医积极医治。但是,云南省第一监狱公然违反《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等法律法规,既不对罗江平进行积极医疗,也拒不进行病残鉴定和鉴别,非法剥夺其就医权利,拒不办理保外就医措施。监狱虐待和监狱故意拒绝对罗江平进行医治,肆意放任罗江平的生命健康后果才是罗江平致死的基本原因,而不是罗江平本身的自然疾病。云南省高级法院在该案中认定罗江平死亡的因果关系也是错误的。

针对代理律师提出的上述理由,最高法院经审查,最终立案受理了该案。目前,该案正在最高法院审理之中。最高人民法院合议承办法官是宋楚潇、白雅丽和崔晓林,书记员为汪鹏宇。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7/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赵立功遭恶报被查-392381.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6/云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综述(图)-352538.html 最高法院立案受理罗江平家属求偿案(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0/336112.html 罗江平被迫害致死 亲友举报涉案单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罗江平被迫害致死-亲友举报涉案单位-289415.html 云南陆良县太琼仙被非法判刑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1/云南陆良县太琼仙被非法判刑迫害-288967.html 2013年云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3/2013年云南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287202.html 怀念同修罗江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8/怀念同修罗江平-285219.html 四川米易县罗江平生前遭受的种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6/四川米易县罗江平生前遭受的种种迫害-285722.html 直到离世之前 罗江平都在说被打了很多毒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4/直到离世之前-罗江平都在说被打了很多毒针-285217.html 四川罗江平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四川罗江平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致死-285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