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国芳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892(Case No. 892)
案情简述:
黑龙江大庆法轮功学员,家住大庆龙南乐园小区,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王国芳准备进京反映情况,在大庆火车站被警察截回,在怡园派出所被非法扣押十多个小时。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王国芳第二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被抓。被大庆让区公安分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送到黑龙江省大庆市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送大庆市让胡路区拘留所行政拘留半个月,勒索家人五千元取保候审。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王国芳第三次进京,在天安门广场再次被绑架,送到大庆“610”驻京办事处太阳岛宾馆。因王国芳拒绝回答问题,被一大高个子的人打了几个大嘴巴子,打了两次后,这个人手中拿着的钢笔把自己的手扎破了,才停止了行恶。十二月二十八日,王国芳被带回大庆市后,被让胡路区公安分局送到大庆市看守所关押四个月之久,在这期间因为炼功被打骂、体罚,还被戴上手铐、脚镣在各个监号走,称“游号”。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王国芳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因不屈服,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戴手铐、蹲小号、吊蹲五十多天,不让睡觉,不给吃饱,姑姑因期间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口腔被戳坏,牙齿被撬倒,还被加期四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左右,王国芳被转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释放。她的丈夫迫于各方面压力,在王国芳被非法关押期间,在未取得同意的前提下,单方办理了离婚手续;王国芳结束非法劳教后,被单位让胡路区龙南游泳馆解雇,为了维持母子俩的生活,王国芳被迫开了弹棉花店。

二零零二年五月,侄女王继荣在家被黑龙江省讷河市友好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搜出王国芳写给侄女王继荣的信,讷河的警察以此信为借口,伙同大庆怡园派出所的警察,到大庆市让胡路明园小区——王国芳开的弹棉花店,非法绑架了王国芳带到讷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二零零二年八月份王国芳再次被判劳教,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二零零四年年前,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八大队大队长张志捷、王梅,九大队大队长郭莉,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和万家劳教所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从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五日开始,双合劳教所把从马三家和万家劳教所学来的恶毒“经验”进行实际应用,他们把这一轮的迫害称作“破冰行动”。双合劳教所政委王玉峰下令:“用大棒子使劲打,看谁还不写(悔过书)!……”狱警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法轮功学员叫嚣:“我们已经和火葬场联系好了,打死就火化,算自杀!”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王国芳被狱警孙波新发明的一种酷刑折磨,用两根木棒斜绑在铁椅子的后背上面,再让人背靠椅背,把双臂经过椅背顶端,把双腕铐在铁椅子内侧下面,两木棒从肩上压过,身体此时蹲不下起不来,非常难受,再用绳子绑在两脚脖子上拉直双腿,系到暖气管子上,身体呈L型悬起。就在这次“破冰行动”中,王国芳被迫害致死,死时吐了一地鲜血。当时齐齐哈尔劳教所所长:肖××、政委:王玉峰、纪检书记:李××。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正当联合国第60届人权大会召开时,王国芳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下午五点多,她的家人接到劳教所电话,说她正在抢救,叫家人去。家人去了以后才知道下午一点三十分左右就被医院确定已死亡,劳教所给家人的解释是找不到家人电话号了,又以各种理由拖延探视时间;一直到十六日下午家人才在殡仪馆看到死者。在家人的外围站了一圈警察呈包围式,家人看到她的两手腕处有很深、很深的手铐印,紫青色而且破皮了;整个前胸呈紫青色,这时家人已痛心的失声痛哭了。

这些警察以劝慰为名强行拉开家属,不再让家属看下身。但是有一位殡仪馆的女性管理员向一位家属偷偷透漏,王国芳死后的衣服是她给换的,还说她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家属问这是怎么回事,以王玉峰为首的陪同人员说王国芳突发心脏病,抢救时电击电的。死者的家人说,我们家族中没有一个人有心脏病的,王国芳的身体非常健康。说是电击造成的,更不可能,医院里被抢救过来的心脏病患者多了,没见过前胸紫青的。家人又问手腕怎么解释,得到的解释是,王国芳不服管教给带的手铐,她想挣脱挣扎时造成的,家人说你一派胡言,她不傻也不疯,那个人无话可说,王玉峰一直都说自己不知情,听家人说要找法医鉴定打官司,说回去了解一下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第二天带来了一位劳教所的科长说王国芳不看电视还不让别人看,上午九点把她带到楼上教训了一下是失手了,王玉峰假惺惺劝家属和解,家属说明天再说吧。

当天在联系法医时一位齐市政法委的熟人透漏;“既然他们承认了,和解吧,你家能看到人算不错了,之前有几个都是火化之后才通知家属的,家属来了看到的是骨灰盒,告状都没证据。更何况告状也找不到律师,没人敢接呀,上面下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啊!你没有人家后台硬。”就这样家人才同意和解,也只得到二万元的补偿款。最后哄骗王国芳的哥哥在心脏病死亡证明书上签了字。

在二零零三年,劳教所曾给王国芳的家人打电话,说叫家人去见王国芳最后一面。王国芳的妈妈内心怀着巨大的伤痛去了那里,却看到王国芳身体非常好。原来劳教所骗家人去做她的所谓“转化”,把七十四岁老人留在劳教所三天,美其名曰陪陪女儿。在那期间,有三个人就象跳梁小丑一样天天围着王国芳大吵大叫,想强制她放弃信仰。王国芳不为其所动。

没想到那次真就是家人见她的最后一面,直至二零一四年,她那位已八十五岁高龄的老母亲还不知道她的真实情况,可家人看到老人想这唯一的女儿想得常常偷偷地流泪。

据明慧网报导,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八大队恶警大队长张志捷、王梅,九大队大队长郭莉,年前到邪恶的马三家和万家劳教所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歹毒招数,于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五日开始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女队被非法关押的四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男队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也在承受着残酷的迫害。邪恶之徒叫嚣称从这个月开始要全部“转化”。可见王国芳是被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虐杀了。

以下是王国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王国芳第一次准备进京上访,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已买好去北京的车票,在大庆火车站被警察截回,在怡园派出所被关了10多个小时。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王国芳第二次上访,在天安门被抓。被大庆让区公安分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送市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送让区拘留所行政拘留半个月,让家里拿5000元取保才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王国芳第三次进京,在天安门准备炼功被绑架,送到大庆“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驻京办事处太阳岛宾馆。因王国芳拒绝回答问题,被一大高个子的人打了几个大嘴巴子,打了两气后,这个人手中拿着的钢笔把自己的手扎破了,才停止了行恶。十二月二十八日,王国芳被带回大庆,被让区分局送市看守所关押四个月之久,在这期间她吃了好多苦,因为炼功被打骂、体罚,还被戴上手铐、脚镣各个监号走,称“游号”。五月份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齐市双合劳教所。因不屈服,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戴手铐、蹲小号、吊蹲五十多天,不让睡觉,不给吃饱。绝食期间被强行灌食,口腔被戳坏,牙齿被撬倒,还被加期四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左右,王国芳被转到哈尔滨女子戒毒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王国芳第四次同另一名同修进京上访,她们在人民大会堂,对着纷纷走出来的许多代表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喊出了肺腑之言。随后她又在天安门前,人多之处再次打出横幅。并大声喊出了“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十二月二十八日早上她们安全返回。

王国芳一直积极做着讲真相的事。为了家乡的父老乡亲能明白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她曾带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去讷河老家做。后来那里人出事了牵连到她,讷河的警察伙同大庆怡园派出所的警察到大庆她开的弹棉花店非法将她绑架,带到讷河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她再次被判劳教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王国芳曾被一种由恶警孙波新发明的一种酷刑折磨:用两根木棒斜绑在铁椅子的后背上,再让人背靠椅背,把双臂经过椅背顶端,把双腕铐在铁椅子内侧下面;两木棒从肩上通过;身体此时蹲不下起不来,很难受,再用绳子绑在两脚脖子上拉直双腿,系到暖气管子上,身体呈L型悬起。

当时双合劳教所政委王玉峰下令:“用大棒子使劲打,看谁还不写(悔过书)!……”恶警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法轮功学员叫嚣:“我们已经和火葬场联系好了,打死就火化,算自杀!”

据当时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揭露,恶警孙波参与暴力“转化”,将王国芳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王国芳被齐市双合劳教所残酷虐杀。

二零一五年六月王纪秋代表姑姑王国芳、妹妹王继荣和自己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对法轮功迫害的首恶江泽民。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4/姑被迫害致死、妹精神失常-王纪秋控告江泽民-318948.html
王国芳生前在齐齐哈尔劳教所遭受的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5/王国芳生前在齐齐哈尔劳教所遭受的酷刑-301109.html
哭泣的黑土地(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9/哭泣的黑土地(图)-237324.html
齐齐哈尔劳教所恶警孙波是迫害致死王国芳的凶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7/160385.html#2007-8-6-chev-1
齐市双合劳教所实施的两次惨重迫害行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565.html
齐齐哈尔劳教所看守人员披露王国芳被害死经过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6/26/131337.html
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的暴力洗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2/123469.html
遭数十次酷刑命危保外,陈伟君再次被关黑龙江女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74.html
齐齐哈尔劳教所劫持迫害徐红梅、李爱英等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5/7/14/106149.html
齐齐哈尔劳教所摧残虐杀大法弟子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2/72939.html
联合国人权会议期间 大庆市王国芳被劳教所虐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3/71582.html
大庆法轮功学员王国芳被恶警虐杀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4/1/71287.html
大庆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虐待、勒索等部分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7/23308.html
一名大法弟子在狱中的耳闻目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6/9672.html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里的黑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8/1562.html#chinanews0928-5
大庆284位学员上书代表遭逮捕6人被劳教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5/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