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高杰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40(Case No. 3740)
案情简述:
二零一四年的一月十五日,辽宁省铁岭市铁岭县大甸子镇年仅45岁的善良女医生、法轮功学员高杰女士,在十多年的迫害下,饱受两年多重瘫在床的痛苦后,含冤离世。

医德高尚

高杰原本是一名医生,医德高尚,在自家开设医疗诊所,前来看病的村民络绎不绝。但高杰自己却患有脑瘤,虽经多方医治、手术治疗却未能治愈。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真善忍”弘扬到了铁岭市铁岭县大甸子镇,博大精深的法理与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吸引了很多百姓竞相修炼。高杰与丈夫董钦宇、小叔子董钦飞及妯娌刘艳舫等一家六口人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修大法后高杰的顽疾神奇般好转。 这对于高杰来说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当今的社会高额的医疗费用,往往使患病的民众望而却步,有病治不起或一时没钱看的现象屡见不鲜,然而高杰的诊所却本着有钱没钱先看病的原则,暂时拿不出钱的赊账也行。实在没钱的免费也给治疗。因为法轮功的法理要求修炼者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她的所为令乡邻们所感动。

据乡亲们介绍说:我们到高杰那看病,有钱没钱她都给拿药、挂点滴,在别处要挂七天的点滴才能好的病,在她那三四天就行。在大甸子镇这个诊所当年受到了乡邻们的极高好评与依赖。

进京上访遭迫害,被迫离家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这个小小的诊所不见了,这个朴实而幸福的家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倾尽所有媒体对法轮功进行诬陷和诽谤,并动用一切职能部门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澄清事实真相,在大法修炼中受益的董钦宇、高杰,董钦飞、刘艳舫两对夫妻,相继踏上进京上访的列车,然而这种完全符合宪法的正义之举,非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还被扣上了“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罪名,他们被铁岭县公安局绑架。董钦宇、董钦飞被非法劳教,还分别被铁岭县公安局勒索现金一千五百元钱;高杰及刘艳舫被非法拘留,各自被勒索现金七千元。为躲避迫害,高杰被迫关闭诊所,外出打工。

再次被绑架,被迫害得旧病复发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高杰因向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她打工诊所被铁岭市国保大队劫持。国保大队警察谢祥军等人又非法到高杰租住的住所抢劫,掠走大法书籍、电脑等物品,继而牵连到她的丈夫董钦宇,夫妇二人都被劫持到看守所。在这之前,董钦宇已遭过一次非法拘留、一次劳教(两年七个月)、一次非法判刑(三年)的迫害,这些年来都没有过上几天安稳日子,恶警们又毫无人性的将他非法判刑五年,投入盘锦监狱。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高杰被迫害得血压骤然升高,出现脑梗塞症状以至语言障碍说不出话来,危及生命。当时审理此案的铁岭市银州区法院李忠怕出人命而担责任,让高杰亲属把她接回家治疗。回家治疗期间,高杰因担心再被迫害而被迫流离失所。由于长期生活在恐惧、巨大的精神压力中,导致高杰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份再次复发脑梗塞。

被劫持在看守所,家人被勒索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晚,她和同学到铁岭银州区医院就医时,被铁岭市银州区法院刑庭庭长李忠绑架。高杰一再向李忠重申自己头痛、是到医院看病的,李忠当时态度异常蛮横根本不听高杰的说明,而把急需确诊治疗的高杰绑架到了铁岭市看守所。

铁岭市看守所在明知李忠执法犯法行为的同时,在医生确诊高杰为“脑梗塞、高血压”的情况下,仍然置高杰的生命安危于不顾、违法关押了病重的高杰。

高杰家属心急如焚四处奔走,再三请求看守所和李忠赶快把病重的高杰放出来看病,不要耽误高杰的最佳治疗期。而他们无视家属苦苦的哀求,执意将高杰继续关押在环境恶劣的看守所里。

八月十三日,高杰家属打电话给铁岭市看守所,要求见高杰一面,担心高杰在看守所里会发生不测。所长石玉山却说:想见面可以,但要先交八百五十元钱(说是高杰的身体检查费),不交就别见。高杰七十五岁的老父亲和有心脏病的母亲为见女儿只好借了八百五十元钱交给看守所,才让见面。两位老人见到自己的女儿已是病情更重:脸色灰暗、目光迟滞、说话口齿不清,完全丧失了正常人的语言表达能力。

九月一日,家属再次要求看守所放人,担心女儿会死在看守所里面。所长石玉山说:放人可以,你们还得交六千七百元钱,家属无奈回家,好不容易东挪西借凑到两千元于九月八日送到看守所要求放人。石玉山却说钱不全到位不能放人。亲属说高杰的父母亲都是七十五岁的老人了,又住在农村,哪还有经济来源哪?而且高杰的丈夫还被非法关在盘锦监狱,哪儿来的钱哪?!亲属要求先把人放出来,人命关天哪。石玉山说:就是你们把钱交齐了人也不能马上放,还得有关部门批准监外执行才行。亲属愤慨地说;你执意不放人,如果高杰死在你们看守所,我们就去告你们。而石玉山却无耻地说:“人死在这儿,那我就下去呗”。

被非法判刑四年半,被迫害致重瘫

中共制度下所造就的党官们就是如此的草菅人命,视百姓的生命如草芥。这种情况下铁岭市银州区法院李忠等还对高杰非法判刑四年半,并三次送往沈阳监狱城而未果。

高杰在看守所病情进一步恶化,恶人们看高杰人实在不行了,被迫给高杰办理一年的监外执行,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放回,并欲向高杰家人勒索三千元保证金,遭到家属拒绝。

这还没算完,回家当天晚上区法院李忠伙同看守所的一个不知姓名的警察和铁岭县大甸子镇派出所的警察李洪昌到高杰家中骚扰。其中李洪昌对高杰家属说:“让高杰明天到镇派出所报到我们好放心,从今以后要出铁岭一定要先报到。”看守所石所长说:“给你办一年监外执行,病好继续收监。”

由于中共恶警们的一再恐吓施压,高杰回家后不久便诱发脑出血,被送入铁岭市医院抢救室急救。 虽生命保住却重瘫在床,目光呆滞,丧失语言功能和记忆力。

高杰的婆婆已65岁,不但要照顾孙子、种地,还得侍候瘫痪在炕上的大儿媳高杰。监狱里不时的还会传来狱中两个儿子遭迫害生命垂危的消息,每当遇这种情况时,她老人家会含着眼泪不顾一切的奔往两个监狱城,看看高墙内的两个儿子是否还活着,到了那里是否能见到儿子还得看狱警的心情。

二零一二年冬,结束了五年冤狱的董钦宇回到家中,看着重瘫在床,目光呆滞,丧失语言功能和记忆力的妻子欲哭无泪,上告无门。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残酷镇压和迫害,又使多少这样的普通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相关原始资料:
被迫害重瘫 辽宁铁岭市善良女医生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6/%E8%A2%AB%E8%BF%AB%E5%AE%B3%E9%87%8D%E7%98%AB-%E8%BE%BD%E5%AE%81%E9%93%81%E5%B2%AD%E5%B8%82%E5%96%84%E8%89%AF%E5%A5%B3%E5%8C%BB%E7%94%9F%E5%90%AB%E5%86%A4%E7%A6%BB%E4%B8%96-288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