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钱凤成
性别:
去世时年龄:
75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43(Case No. 3743)
案情简述:
江苏省盐城市新兴镇法轮功学员。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迫害、二次被非法判刑,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三日离开人世。此前不久,淮安市检察院两人、新兴镇派出所两人还上门骚扰。

钱凤成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被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五、六次。为了所谓的“转化”,中共洗脑班人员有半个月不让老人睡觉,整整铐了十四天:将手放在背后铐了五天,放在前面铐了九天。

在二零零三年二月,钱凤成老人被盐城市亭湖区法院诬判四年,后被劫持到洪泽湖监狱迫害,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四日出狱回家。

从二零零九年八月份,中共恶警多次上门骚扰,使老人有家不能回,被迫流离失所在外。

盐城市亭湖区,公、检、法、“六一零”还又专门成立什么“专案组”,三番五次,南下杭州、上海等地到处找他,并且对他的亲人、子女进行威胁、恐吓,全天候的蹲坑、监视跟踪;还花钱安排专人对他的所有亲朋好友的电话监控,还在用奖赏的办法非法追捕。钱凤成九十多岁的老父亲遭“专案组”多次威胁、恐吓,被惊吓而死。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钱凤成老人被盐城市盐都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关押在盐都警官培训中心刑训逼供,九天九夜被铐在刑审凳上,不让睡觉、吃饭,遭朱诚桂、许小田、许玉松等恶警殴打、虐待,后送到盐城市看守所迫害,导致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一天一夜,于六月二十四日才通知家人接回。参与迫害者有盐都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纪要、副大队长朱诚桂、还有徐勇、许小田、郭靖、杨队长、陆冬琴等。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钱凤成被非法开庭。当日下午开庭时间是一拖再拖,三点半还没开庭,在整个开庭期间不让被告人讲话,连律师讲话都受到限制,律师说带证人、知情人都是证人,法官声称知情人是同案犯不能作证。

起诉书中有法轮功学员曹福林的证词,曹福林当天没到庭,后来才知道曹在刑讯逼供期间被打得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了,所以不能到庭。法院自知理亏,也不提曹福林了,所谓的证词也是逼供的、不可信。整个庭审无凭无据无证人,简直就是一台荒唐的闹剧,检察员还振振有辞地说:判谁谁几年。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法院通知开庭宣判结果,在无旁听、无律师、无庭审的“三无”情况下宣判,判决书上又多出了十几个证人来。钱凤成老人再次被劫持到洪泽湖监狱。后来,曹福林也被盐都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洪泽湖监狱。

后来,钱凤成老人出狱,把自己因修炼“真善忍”被中共迫害的经历写成材料,多次去法院申请起诉恶警。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钱凤成在家被文峰派出所(原向阳派出所)绑架,再次送往洪泽湖监狱,监狱不收,“六一零”却不放人,省“六一零”发恶令只要钱凤成有口气就不能让他回家。已是古稀之年的钱凤成再次被绑架至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江苏淮安市检察院两人、新兴镇派出所两人、村里一人又上门骚扰。

相关原始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