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王士芹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50(Case No. 3750)
案情简述:
长春市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十几年的迫害和颠沛流离的生活,造成王士芹的身心受到极大折磨和伤害,在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离开了人世。

王士芹,家住榆树市培英街,曾在榆树五金厂上过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大法、大法师父极尽造谣诬陷,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王士芹深深知道法轮大法好,教人重德行善、身体健康,这是她自己亲身的体验,面对造谣诬陷、打压,王士芹没有被吓倒,本着善念,几次去省政府、去北京上访,想找国家领导人说明情况,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是伟大的、超常的。从此,王士芹家无宁日,几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抄家、拘留、罚款、劳教、判刑、关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王士芹去长春省政府上访,因没有结果,她就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去了北京,到北京信访办、天安门证实大法,后来几次往返去北京。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王士芹被北京警察绑架,被吉林省驻京办事处邪恶送到长春,被榆树公安局接回来。

在榆树公安局,王士芹被国保警察石海林打得脑袋出血,还有一个姓马的司机,用拖布杆儿往王士芹的胸部打、用拳头打。最后,国保恶警强行收取车费三百七十元。王士芹在当地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王士芹和当地许多法轮功学员到榆树公园集体炼功,被警察非法抓捕到榆树拘留所。在拘留所,因炼功,王士芹被警察打、冻,吃的饭不如猪食,就是这样,王士芹从来不叫苦,总是乐呵呵的。

后来王士芹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因王士芹堂堂正正做好人,她给师父过生日,参加集体炼功,被狱警电棍电,不让吃饭,用打书页的木板打。当劳教所得知她以前的严重心脏病时,害怕她犯病给劳教所带来麻烦,在非法关押三个月后,就让她回家了。王士芹被迫交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千元押金。

二零零零年七月,因给法轮功学员送经文,王士芹在家被当地培英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被当地公安局政保科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王士芹和另外四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保寿乡插“法轮大法好”的小旗,被恶警绑架,遭到当地派出所毒打。王士芹在榆树看守所被迫害三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六月,王士芹被迫流离失所。八月三日家中无人,门锁着,恶警撬窗抄家,拿走录音机、炼功带、电话本等,把公爹吓得犯了心脏病住院。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培英派出所的警察姜伟、卢海涛还有保寿乡派出所的恶警、朱达村的治保主任任立柱到位于保寿的王士芹的娘家绑架了她。王士芹当时带着不满两岁的孙女,说等家人来把孩子领走,恶警都不等,强行把她绑架关押到看守所。九月二十四日,王士芹被非法劳教一年。因劳教所不收,国保大队向王士芹家人索要二千元钱,没开票。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因长春电视插播大法真相,那天晚上,培英派出所的警察姜伟、卢海峰三次到王士芹家骚扰。三月六日早八点左右,国保大队的石海林、刑警队的姓吴的、姓孙的等五人到王士芹家非法抄家,没有翻不到的地方。后来,把王士芹绑架到国保大队,石海林、孙、吴等十几个人逼供,王士芹当时犯了心脏病,她小儿子去公安局看她,把妈妈抢回来了。从此,王士芹又开始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榆树光荣大街走路,王士芹被姜伟、卢海峰等三人开着出租车绑架,送到看守所。

因当地资料点被破坏,牵涉到王士芹,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在当地看守所,王士芹被迫害,突发性吐血,连毛孔都渗血,头发都让血液粘在一起。到哈尔滨某大医院抢救时,医生都觉得没有多大希望了。正常人血小板是十万~三十万,而王士芹的血小板只有一千。

如果没有修炼大法,她难逃此劫。王士芹能活过来,真是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迹。

二零零三年三月,王士芹被榆树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监狱检查身体不收,拒收一个半小时,可是石海林签字:死了与监狱无关。

在监狱,一次不让王士芹穿棉衣,挨冻四个多小时,王士芹的身体越来越差,到了二零零六年,严重的腹胀,肚子象气球一样臌的大大的,吃不下东西,监狱看她实在不行了,怕她死在监狱,就给她办了“保外就医”。

从监狱回来后,通过学法炼功,她的身体又恢复了健康。可是,恶人仍不放过她,监狱几次打电话骚扰,到家里查看,带她到长春医院检查身体,声称身体好了,就把她再次收监。

二零零九年,当地办洗脑班,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的头子李凤林亲自带人把王士芹抓到洗脑班,同时把她不修炼的丈夫也抓去陪着,后来她丈夫替她写了“保证”,才把她放回家。

如果没有中共这场邪恶的迫害,王士芹会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在社会上正常的生活、修炼,无论在哪里,他们都应该是受人尊敬的好人。可是在这样的一个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人们被剥夺了信仰和做好人的权利,当地派出所、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对王士芹经常的骚扰、非法关押、酷刑折磨,使她的身心受到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痛苦,终于在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不堪身心的伤害,离开了人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5/二零一四年吉林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305882.html 修大法重病痊愈 王士芹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19/修大法重病痊愈-王士芹屡遭迫害含冤离世-288894.html 吉林省榆树市泗河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7/吉林省榆树市泗河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242567.html 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4/225759.html 吉林榆树市“六一零”办洗脑班劫持无辜公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224739.html 吉林榆树市邪党法院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382.html 逼问手机下落 榆树恶警酷刑折磨我八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3/107637.html 长春市中级法院“公审”只十余分钟 不准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1/72865.html 吉林省榆树市恶警再次大肆绑架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9/54794.html 吉林省榆树市趁火打劫 迫害当地两百余位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0/18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