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郑晓丽
性别:
去世时年龄:
50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58(Case No. 3758)
案情简述:
多年来,中原油田第九社区积极配合并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血腥的迫害,郑晓丽经过一年多的病痛折磨,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含冤离世,

中原油田总医院职工郑晓丽,家住第九社区某居民区,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视病人为亲人,先后多次获得优秀护士,优秀员工,优秀工会积极分子等称号。为人上郑晓丽胸怀大志、乐于助人、诚挚善良、不求回报、无私无我!无愧于白衣天使的称号!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血腥迫害后,只因坚持信仰说句真话: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善良的她就被非法抄家5次、拘留5次(行政拘留4、刑事拘留1)、判刑1次、劳教1次(1年6个月)、非法洗脑数次,非法洗脑1次。家中财物损失:电脑3台,电子书5个,MP4等5个。

濮阳市六一零和中原油田六一零经常去家里和郑晓丽开的小卖店里进行骚扰、威胁、恐吓,并企图绑架,都被郑晓丽抵制。

二零零三年七月郑晓丽被非法抓捕,后来才知道抓捕她的原因是怀疑她所住的楼房另外一个单元贴的真相资料是她发的,后来对笔迹不对才放了她。二零零四年六月,郑晓丽被劫持到黄埔拘留所。

二零零五年六月,郑晓丽被劫持到黄埔拘留所、濮阳市看守所被判非法劳教一年半(保外就医),单位2年多没有发给她一分钱生活费,迫使她买断工作。二零零六年元旦前郑晓丽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九月郑晓丽又被劫持、非法送进濮阳市看守所,被非法判刑3年(缓期5年)。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中原油田六一零主要成员张中华指使第九社区邪党书记梁新义、杨某某(第九社区邪党办主任)、叶仕荣(第九社区稳定办负责人)等人受诱骗郑晓丽去了解一下情况,说很快就回来,结果直接绑架上车并送到郑州洗脑班,关在郑州市西环路柿园北街,郑州晚晴老年病医院附近(郑上路与西环路交叉口向北三百米路西),失去人身自由。在洗脑班的一周内郑晓丽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被迫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五书”。回家后,整个人身心不振,身体日渐消瘦。即使这样,张中华等邪恶之徒仍不放过,胁迫郑晓丽并给其家人和家人单位施加压力要其配合省六一零表态放弃信仰,期间张中华和叶仕荣多次到家里骚扰、威胁扬言要搜包,均被郑晓丽严词制止,并警告其行为违法。

二零一三年三月,郑州六一零还想对郑晓丽进行所谓的“回访”,给她施压,使她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每天拉肚子二~三次,咳嗽不止,进食困难,走路困难,生活不能自理,身体急剧恶化。经过一年多的病痛折磨,小腿出现浮肿,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郑晓丽的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

更惨无人道的是,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为郑晓丽开的追悼会上,中原油田六一零主要人员陈可,第九社区六一零成员叶仕荣、梁振霞,第九社区设计院张站长等,以及公安、便衣邪恶之徒指使电视台摄像并监控前来参加追悼会的大法弟子(叶仕荣,梁振霞二人还偷偷的用自己的手机摄像),甚至背地里篡改已经写好的悼词,而且还迫使殡仪馆司仪念其篡改过的悼词,全然不顾郑晓丽家人失去亲人的痛苦。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3/中原油田法轮功学员18年遭迫害综述-345874.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5/中原油田七旬老人顏倫君又遭騷擾、威脅-287720.html
中原油田总医院郑晓丽被洗脑班迫害 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4/中原油田总医院郑晓丽被洗脑班迫害-含冤离世-285218.html
无法无天的“法制教育”(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6/无法无天的“法制教育”(1)-281294.html
中原油田法轮功学员近期被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8/171273.html
中原油田迫害大法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4/72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