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白云
性别:
去世时年龄:
七十多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63(Case No. 3763)
案情简述:
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白云女士,生前是河北雄县法院的法官,她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被雄县警察绑架,次日逃离关押地点后被警察追捕,于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在离世的最后一天,国保警察在她家周围布控了便衣,并通知了各大机关单位值班把守。

据悉,当白云老人逃离雄县城关刑警队之前,一天一夜没吃东西;数九寒天,她身上也没有足以御寒衣服,警方动用大批警力、警犬追捕;七旬老人在颠沛流离中不幸患病,警察仍闯到医院、家中骚扰,导致她病情不断加重,最后不治。

一位相熟的友人表示疑惑:白云那么好的身体,整天骑着摩托车这去那去的,怎么就去世了呢?

白云老人退休前,在雄县法院经常担任审判长一职。据白云老人生前叙述,她于一九九六年正月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后,很快就戒掉了多年的烟瘾及赌博的嗜好,修炼仅一个月,她的神经性头痛、盆腔炎、乳腺增生等顽疾,就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工作中,拒吃请、拒受贿,对登门送礼的人,一概婉言谢绝。

白云老人曾是雄县法轮功辅导站辅导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白云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雄县警察绑架、关押,曾被强迫录像上电视。

二零零二年,她在石家庄女儿家被雄县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在保定劳教所,这位老法官遭到狱警及狱警唆使的刑事犯的殴打,她曾被关入严管班折磨。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又被转到高阳劳教所加重迫害。

从劳教所出狱后,白云老人也没能过上安宁日子,每到所谓的中共敏感日,她和她的家人就会受到雄县“610”、公安局警察、原单位雄县法院人员的骚扰,使她和家人时常处在一个惊恐不安的生活环境中。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早晨六时许,石家庄国安特务、保定公安国保、特警、雄县公安国保、刑警队及相关派出所警察,数十人闯进白云家,将她绑架,绑架的借口是,她做了劝人行善积德的春联。后来白云说,警察来势汹汹,各屋到处翻,她放在沙发上的大袄口袋里有九百多元钱也被偷走。

时值数九寒天,警察将白云关押在城关刑警队,非法审讯,一天一夜没吃东西。老人大概在深夜一点多钟躲过看守,离开被关押地。

白云走脱后,警察动用了几乎全县警力追踪她,拿着白云的画像到各法轮功学员家搜查,在各个道口设卡拦截过往车辆,还动用警犬追踪。警察在白云家监视,监控着白云亲属的手机……为了躲过警察的追踪,七十多岁的白云老人只得一次次的变换栖身地点。

在近一个月的颠沛流离中,白云老人不幸患病、昏迷,家人闻讯后赶去,及时把她送往北京医院抢救,才暂时脱离危险。警察得知消息后,就闯到医院,当看到白云已处在生命危险中,才暂时罢手。出院后,白云一直身体不能自理,于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白云老人的含冤离世,家人和亲友悲愤万分。可是那些警察还在白云老人的灵柩前,如临大敌的布控很多国保便衣,通知各大机关单位值班把守,监控去参加葬礼的人。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4/河北省雄县警察苏士亮、郭军学犯罪事实-355817.html
忆河北雄县法院清廉法官白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5/忆河北雄县法院清廉法官白云-290842.html
被迫害十五年 河北雄县法院廉洁法官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4/被迫害十五年-河北雄县法院廉洁法官离世-290928.html
河北雄县七旬老人白云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6/河北雄县七旬老人白云含冤离世-289175.html
河北雄县警察绑架七旬老人 骚扰百姓搜找对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2/河北雄县警察绑架七旬老人-骚扰百姓搜找对联-2843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