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孙丽芳
性别:
去世时年龄:
64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3775(Case No. 3775)
案情简述:
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曾经被非法判刑四年,精神和肉体遭受了严重的摧残,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离世。

孙丽芳是庆阳市西峰区野林乡罗杭村农妇,丈夫是一名桥梁建筑工人。一九九五年年初走入了大法修炼。

孙丽芳的大儿子已经成家,随后老二、老三相继考入了大学,老四也上了中学,她整天忙的不亦乐乎,经营店铺供孩子们念书。丈夫在野外工作,很少回家,不识字,但为人忠厚善良,对妻子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因此对大法与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视法轮功修炼人为亲人,主动要求让学法点设在他家,他只要有休假日,哪里也不去,把家里收拾干净来接待去他家学法的法轮功学员。

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团伙疯狂污蔑法轮大法,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灾难遍及全中国,孙丽芳的六口之家也难以幸免。此时的她已经五十过头了。当地恶警照样对她进行骚扰与迫害,她家的学法点遭到破坏,她本人也不断的被传唤、盯梢等。然而她还是坚定的走在修炼法轮大法的路上,没有丝毫动摇。

二零零零年三月一日,孙丽芳去法轮功学员家参加集体学法,被南街派出所王真等警察绑架,当时一同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瑞华、焦丽丽、杨雪雪、路亚蓉。她们被非法关进西峰看守所迫害一个月,每人被勒索现金二千二百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孙丽芳第二次进京上访,遭到警察付玉奎等人的绑架,再一次关进了西峰看守所,遭受关押迫害一个月,勒索现金二百元。但她始终如一坚持正信。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孙丽芳被六、七名警察堵在家属楼,一个喝醉的恶警爬上二楼,翻进了她家的窗户,将她二十八岁的女儿打翻在地,然后打开她家的门,其他警察冲了进来。孙丽芳借助一根粗绳子,从后窗滑下。警察扑了空,到处乱追。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孙丽芳发真相资料时,又被西峰区公安分局长赵庆峰率领十几个警察埋伏在她家楼下将其绑架,在西峰区公安分局进行严刑拷打了五天五夜,又关进庆城看守所继续迫害,随后罗织罪名构陷。孙丽芳被枉判了四年;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高丽金,被枉判八年六个月,她俩同时被送往兰州女子监狱进行迫害;金艳萍被枉判二年有期徒刑缓期三年执行;张继玉被枉判有期徒刑二年,送往兰州大沙坪监狱进行迫害。

到了兰州女子监狱的入监队,孙丽芳因传阅了师父的经文,被一犯人举报,遭到了恶警张美兰、孙立伟、曹萌等严重迫害,关进了禁闭室,铐在老虎凳上长达七天;后又被发送到老残队强迫重体力劳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在监狱里不让炼功,而且不准说话,吃喝拉撒受到严重限制,强迫每天每人要剥几十公斤的大蒜供给兰州市的各个酒店,还要把带皮的大蒜从一楼背到六楼,每袋大概有四十斤左右,由于犯人多,空间小,蒜皮上的土与灰尘污染的到处都是,监狱的警察们为了多赚钱,常说:我们只要结果,不看过程。所以她们看重的是产量,不在乎卫生不卫生。再加上长时间不让洗澡,孙丽芳的身体表面皮肤已经大面积溃烂,双手更是惨不忍睹。尽管如此,但生产任务依然有增无减。

在兰州女子监狱里没有人权,恶警没有人性,只有这惨无人道的管理模式,却被披上“春风化雨般的科学管理、文明管理、人性化管理”的外衣。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号,孙丽芳被释放回家,当地恶警仍然对其不断进行骚扰,她只好追随丈夫上工地,东躲西藏、居无定所。

由于精神和肉体遭受了严重的摧残,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孙丽芳倒下了,突发脑溢血,被亲人们送到医院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命是保住了,但她再也没有起来, 最终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6/甘肃省庆阳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上)-397531.html 甘肃庆阳市善良农妇孙丽芳遭迫害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6/甘肃庆阳市善良农妇孙丽芳遭迫害离世-292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