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
赵明祥
性别:
去世时年龄:
46岁
遗照:
关键词:
案例编号: 953(Case No. 953)
案情简述:
山东省青岛平度市大法弟子,平度市仁兆镇赵家管村人。赵明祥在平度市遭受迫害,流离失所四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仁兆邪党党委与派出所赤膊上阵,开始骚扰,欺骗与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对不写不修炼保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并长期关押。九九年腊月,仁兆邪党党委与派出所把从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劫回后,非法关押在仁兆兽医站一些空房子里,每人一间。那是一年最冷的日子里,滴水成冰,邪党党委指派人把关押法轮功学员房间的门窗玻璃全部砸碎,并扒掉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外衣,这样折磨了七天七夜。法轮功学员赵明祥的脚冻肿了,像个大馒头,围观的人看见说,这人以后非残不可(后来通过炼功,没留任何后遗症)。

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赵明华和李视海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仁兆镇派出所绑架, 仁兆镇派出所对赵明华进行酷刑折磨,让他说出真相的来源,赵明华实在承受不了了,被迫说出李视海、赵明祥,误说数据是从赵明祥家拿的(其实并不是从赵明祥家拿的)。李视海在仁兆镇派出所受尽了酷刑折磨,用铁棍打,打完以后,扒光衣服,身上一丝不挂,用木板抬着,举起再放下,就是为了冻他。折磨完以后,就把他送平度看守所。仁兆邪党党委对赵明祥进行迫害,赵明祥因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日子,家中留下妻子和年迈的老父亲,还有一对未成年的儿女。仁兆恶人还不死心,经常骚扰他家,使他一家老小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晚,在仁兆镇恶人赵延科和赵永俊的带领下,橇开赵明祥家的防盗窗私闯民宅,铐住正在睡觉仅着内衣的赵玲(赵明祥之女),非法抄家,把赵玲绑架,抢走录音机。接着又闯进大法弟子张玉英家,把其毒打一顿,强行带走,掠取他家的摩托车和录音机,随后又到大法弟子孙家汇、孙克林家(因孙克林进京上访),翻墙而入,把其妻毒打一顿,掠取他家的彩电。以上被带走的大法弟子均被绑架到平度蟠桃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腊月快年底了,赵明祥在即墨瓦戈庄被恶人举报,遭段泊岚派出所绑架,短短五六天的时间,就被派出所迫害致死。段泊岚派出所为了推卸责任,把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赵明祥深夜送到瓦戈庄集上的一个草垛后,第二天瓦戈庄就赶集。尸体被发现后,即墨公安局伙同平度公安局没通知家人,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秘密火化。他的家人根本不知道他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日在一村草垛被村民发现尸体。据见过赵明祥尸体的村民说,当时他只穿了一只鞋,腰带也没有了,(大陆派出所抓人后按惯例都是先把腰带解除)当时还有气,到上午九点至十点才没了气。

事后半年,大约二零零四年五、六月份,仁兆邪党党委和仁兆镇派出所怕担责任让东赵家村村委捎信给赵明祥家属说让他回家吧,以后不抓他了。实际上赵明祥已经被迫害死了。家人得知后直接到即墨公安局刑警大队去查看死者的死因,刑警大队的警察拿出几张死者的照片,家属想拿一张照片带回家给年迈的老父亲和家中未成年的一对儿女看看,他们怕露出破绽,以存档案为借口,没有给家人照片。家人要把骨灰带回去。公安人员说都没有了。在亲属多次追查下,才从即墨营上火化场认领回来。

火化的时间是二零零三年农历腊月三十,也就是死的当天。(一般无名尸体是不准就地当时火化的,他们怕暴露迫害真相,所以在没有家人的情况下急速焚尸灭迹)。家人要将死者的像片带回家给八十多岁的老爹看看,公安人员不给,说入档案。从他们保留的死者像片看,赵明祥胡子很长,容貌憔悴。

赵明祥在腊月二十一这天带了一部分法轮功材料离开家后,到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这段日子里,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很明显,从他去的当晚就被段泊岚派出所抓去了。赵明祥在被抓的这八天时间里,受尽了残酷的折磨,被恶警折磨得奄奄一息。在没有存活的希望的情况下,不法警察为推卸责任,于腊月二十九晚将其丢在瓦戈庄大街草垛旁。村民发现后报案,这样段泊岚派出所理所当然的按“无名尸体”来处理了。

赵明祥尸体处理后,段泊岚派出所还做了周密的安排,安排伪证人瓦戈庄村的于发奎对赵明祥的家人说是腊月二十六早晨拿牛草时发现赵明祥蹲在草垛后,在他家喝过水,说他是学法轮功的,并说了家庭成员。腊月二十九晚,又去要水喝,喝完水就走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一块小石头好像就能绊倒,向北走去了。其实赵明祥自被通缉以来,一直保持高度警惕,从不对任何人说自己的真实情况。于发奎所说的是派出所从电脑上调出来的。离死者现场最近的商店的伪证人宣称,这个人在这里转悠好几天了,给他东西他不吃说是学法轮功的,在绝食。众所周知,只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为了抵制迫害才绝食。

然而,谎言不攻自破。赵明祥骨灰埋了之后,东赵家村分地时,家人才知道把赵明祥的户口早就被取消了。问村干部,他们说是平度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石卫兵在和他们喝酒时说的。二零零四年初期,仁兆派出所马副所长问过这位村干部赵明祥的骨灰是否拿回来了。还有一次派出所的另一人员问这位村干部赵明祥的骨灰埋了没有,而且还说了一些当时令人莫名其妙的话。石卫兵对东赵村干部说腊月二十九在即墨段泊岚派出所见过赵明祥。很明显,赵明祥的死因,平度公安局和仁兆派出所早已清清楚楚。

相关原始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7/凄惨的新年——谁陪他们的亲人过年-38204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8/即墨市十五年迫害综述(一)-311569.html
青岛平度市仁兆镇中共党委、派出所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6/青岛平度市仁兆镇中共党委、派出所恶行-306696.html
青岛平度市仁兆镇中共党委、派出所恶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6/青岛平度市仁兆镇中共党委、派出所恶行-306696.html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2/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243829.html
山东省即墨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再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0/山东省即墨市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再遭绑架-239323.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9/牡丹江警察彭福明教唆他人犯罪遭恶报-238800.html
山东平度市大法弟子赵明祥被迫害致死的更多情况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8/84489.html
山东省平度市赵明祥被即墨市段泊岚派出所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7/75706.html
山东省平度市仁兆镇大法学员遭迫害事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5/66695.html
平度市不法之徒抢劫、绑架、毒打大法弟子的暴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6/24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