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恶报 > 恶报名单

    何雪健


    2005年11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被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2005年11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被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2005年11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被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简介:
    何雪健
    (He,Xuejian),男 ,年龄未知,河北保定市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八点多,六、七个警察突然翻墙闯入大法弟子刘季芝住宅里,按住刘季芝,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搜走了笔记本、炼功带、里面放着英语磁带的录音机。抄家者自始至终没有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和搜查证件。当晚,刘季芝被带到了村大队,然后装入警车,被送到了东城坊镇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对刘季芝搞起所谓的“审讯”。警察问:村里有多少人炼?刘季芝回答说:“不知道。”警察闻声立即扑上来反覆毒打。还让刘季芝双腿下蹲,两手平行前伸,然后用电棍和胶皮棒对刘季芝猛打。还从后面踹,使刘季芝向前摔倒在地。经过反覆折磨,刘季芝的臀部、腿部和身上多处受到严重外伤。他在她上下身乱摸,无耻的说:“这就叫耍流氓吗?”“再炼法轮功,罚得你们倾家荡产!”

    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多,何雪健把刘季芝带到一间屋里,里面有两张床,一张床上歪躺着一个年约三十岁出头、黑皮肤的警察,他们互相称呼时称其为“大军”。当时屋里还有一个姓王的四十多岁的警察。他把刘季芝带进屋就劈头盖脸的暴打,随后又把刘季芝按倒在床上,摸她的乳房,撩开衣服用电棍电击乳房。看着电出的火花,何雪健连说:“真好玩!真好玩!……”姓王的警察恶狠狠的说:“揍她,使劲揍她!”说罢王姓警察先出去了。

    何雪健不顾刘季芝的拚命挣扎,使劲扒去她的衣服,坐到她的肚子上,同时还将手指插入刘季芝的下体乱拽。随后他又换了一个方向扒刘季芝的裤子。刘季芝在挣扎中说:我是为你好,不要干这种事!你是警察,不要犯罪,伤天害理呀!你是年轻小伙子求求你,放过我老太婆。何雪健置若罔闻,只顾疯狂的把生殖器掏出来对刘季芝进行强暴。过程中何雪健还不断狠命的抽打刘季芝的脸与狠掐脖子。

    之后,何雪健让刘季芝提上了裤子,得意洋洋的又说了些淫话。刘季芝号啕大哭着出去了,对着外边同修边哭边说:“太造孽了,太造孽了!你们要小心啊!”正说着,同村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芝也被叫了进去,也被何雪健强奸了。

    在上述连续强奸案发生过程中,在同一间屋里躺在旁边那张床上的警察只是翻了几个身,斜着脑袋旁观,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阻止行为。

    强奸案发生后,刘季芝在警察的驱使下拖地、干杂物、收拾警察办公屋子、桌椅。她说,自己当时下肢无力,精神恍惚,头脑一片空白。韩玉芝放出来后,也被迫拖地、洗警车等。

    当晚,何雪健穿着警服又带着刘季芝在派出所里来回转找屋子想再次蹂躏刘季芝,因几个屋子里都有人才作罢。直到十一月二十六日,刘季芝的丈夫回来了,不知从哪里凑了三千元现金,全部被派出所勒索走,刘季芝才被放回家。

    上述强奸案不仅对刘季芝本人,也对其丈夫和孩子造成了沉重的伤害。几天来,刘季芝每天以泪洗面,两眼发呆,精神恍惚。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一日,何雪健被逮捕了,此事成为专案,由保定市公安局长亲自主抓,当月二十五日,涿州市公安局局长被撤职。采用阴毒手段对涿州法轮功学员进行报复的“专案组”!涿州大法弟子李刚(化名)已经被折磨的生命垂危。

    涿州强奸案受害人刘季芝就被告人何雪健强奸、强制猥亵妇女一案,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和控告,要求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此案,追究何雪健强奸申诉人的刑事责任;同时,控告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民警邢国平、王增军、何雪健(现在押),以及涿州市东城坊镇政府综治办柴玉桥、王会启,要求司法机关分别以刑讯逼供罪、强奸罪(共犯)依法追究以上五名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

    涿州强奸案的起因是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政府副书记宋晓斌、综治办主任柴玉桥,借迫害法轮功之机敛财。

    去年十一月上旬,河北省“六一零”在涿州市开会,布置新一轮迫害法轮功。会议刚刚结束,宋晓斌、柴玉桥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敛财计划的第一步,此次抓人罚款共计一万二千三百元,全部入了宋晓斌、柴玉桥个人腰包。(前不久,又偷偷把一万二千三百元罚款全部退还受害人。)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一点多钟,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执行公务”过程中,连续强奸了两名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刘季芝被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毒打并奸污,臀部、腿部多处外伤。

    本案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但是,一审判决对被告人何雪健强奸申诉人刘季芝的事实以“证据不足”不予认定,“对被告人何雪健摸刘某某乳房及阴部的事实予以认定”。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被告人何雪健上诉,维持原判。

    申诉人认为,“本案一审判决、二审裁定认定何雪健强制猥亵申诉人的定性是错误的,何雪健使用暴力强奸申诉人的行为已构成强奸犯罪。”一同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瞿文婷、汪贺林和家庭妇女贾艳芝也都站出来,用亲眼目睹申诉人被强奸后的失常表现作证。而她们的证言、证词却无人问津,也没有在任何场合被采用过。

    “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何雪健强奸、强制猥亵妇女一案中,剥夺了申诉人参加庭审的权利,程序严重违法。”这是申诉的另一个理由。

    申诉人刘季芝从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到六月十五日一直被保定市公安局和涿州市公安局非法关押,限制了人身自由。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虽然送达了开庭“传票”,被传事由是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上午九时“参加庭审”,但由于申诉人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根本不能参加一审庭审活动以控告何雪健强奸申诉人的犯罪事实,而且申诉人从接到开庭传票到开庭只有五天时间,因无法与家人取得联系也没有机会聘请律师或亲属代理申诉人参加庭审。

    当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送来法院判决书时,也没有人告诉申诉人有权申请检察机关抗诉。因申诉人没有机会向律师咨询,导致法律赋予申诉人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一审法院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一百五十五条、一百五十七条、一百五十九条、一百六十条之规定,程序严重违法。

    二审法院的审理程序同样存在问题。

    “本案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下达,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二审裁定下达,前后只有十七天时间。扣除一审被告人和被害人应该有的十天上诉期,二审法院审理本案只有七天时间。而二审裁定书发出的实际时间是‘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

    在此期间,二审法院没有询问申诉人对案件的看法或意见。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其它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对事实清楚的,可以不开庭审理。对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本案案情复杂,事实不清,特别是对被告人是否强奸申诉人这一重大犯罪事实不清情况下,二审法院更应该开庭审理本案。即使二审法院决定不开庭审理,也应该听取申诉人(被害人)的意见。因此,本案二审法院在审理本案过程中程序是不合法的。

    综上所述,申诉人认为,原一审、二审程序违法,剥夺了申诉人的诉讼权利,为此,申诉人特请求法院对此案重新复查审理,依法对强奸犯何雪健从严惩处,以维护法律的尊严,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申诉同时,刘季芝对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民警邢国平、王增军、何雪健(现在押),以及涿州市东城坊镇政府综治办柴玉桥、王会启五人,向司法机关提出控告。

    控告人刘季芝认为,“被控告人邢国平和何雪健为了获取口供,违法使用械具殴打控告人,手段特别恶劣,而被控告人王增军、柴玉桥、王会启纵容、授意、指使何雪健对控告人刑讯逼供,给控告人的身体和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上述五人的行为均已涉嫌刑讯逼供犯罪。而在被控告人何雪健对控告人实施强奸犯罪过程中,被控告人王增军、王会启作为警察和国家工作人员没有制止,而是纵容、默许何雪健实施了强奸犯罪,在社会上产生了极坏的恶劣影响,被控告人王增军、王会启的行为应当构成强奸犯罪的共犯。为此,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之规定,特向司法机关提出控告,请依法追究上述被控告人的刑事责任,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和控告人的合法权益。”

    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住保定信访接待组雷洪涛法官和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的胡法官,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待了刘季芝的亲属,详细了解了刘季芝亲属反映的情况,认真做了记录。

    刘季芝的丈夫魏喜良亲手把刑事申诉状、刑事控告状交给了他们。雷洪涛法官当场表态:法轮功人员也是国家合法公民,其合法权益也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下来之后,认真研究此案,向有关领导和部门汇报,十月底前答覆。上午十一点,谈话结束,将近两个小时。

    当天下午五点,魏喜良又把申诉状、控告状递交到涿州市公安局。

    何雪健已遭恶报,遭判刑八年,得阴茎癌,为了保命,不得不将阴茎连同睾丸一同割掉,三次跳楼自杀未遂,生不如死。

    一个生命,从被动的被利用,到主动的迎合,最后积极的参与,被中共邪党玩的太顺手了。殊不知苍天有眼,神目如电,执法者犯法同样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国际法庭上,柏林墙的卫兵,没有因为执行命令枪杀逃亡者而逃避法律的制裁,以良知这个最高审判原则被判三年半,不予假释。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奸污与他母亲几乎同龄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人间法律制裁被判刑五年。又遭天谴,患阴茎癌,睾丸全都切除干净,术后三次自杀未遂,生不如死。最近发生的青岛公安系统“大地震”,一批迫害法轮功的打手,因涉黑案落马被查处,一方面说明善恶有报的天理,一方面证实都是什么样的人被中共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再说文革之后对参与迫害老干部的警察,一批被运到云南枪毙,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

    恶报结果:
    患病

    恶报描述:
    河北省涿州市东城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毒打并奸污与他母亲几乎同龄的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后,被判刑八年。关押期间又遭天惩得了阴茎癌,为保命,医生将他阴茎连同睪丸一同割除,他曾三次自杀未遂,现在生不如死。

    恶报事实相关报道:
    吉林省抚松县警察迫害诉江公民

    恶人的相关连络信息: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非法审讯体罚电刑强奸、轮奸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天津市港北监狱恶警张士林的罪恶
    劝善之心化飞鸿
    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四)
    致河北警察的一封信
    修大法癌症消失 做好人屡遭迫害
    孟良崮脚下的红魔绑匪(图)
    刘秋生被毒打致死 家人六年状告无门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10/5/08)
    武汉公安执法犯法 侵犯妇女儿童
    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恶警张咏等恶行记录
    河北警察强奸案再掀波澜,任宝坤帮助受害妇女遭劳教
    165918.html#2007
    武汉何湾劳教所雷昌文恶行
    王亮一家七人遭北票市桥北派出所迫害
    大法弟子王江近期在大庆监狱被严重迫害
    河北廊坊洗脑班之罪恶(图)
    刘季芝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控告
    我见证的涿州强奸案的前前后后
    涿州强奸犯何雪健锒铛入狱,受害人刘季芝仍难昭雪
    刘季芝,你现在哪里?
    继续聚焦河北涿州强暴案 曝光中共流氓本性(图)
    河北涿州强暴案让我不能再沉默
    河北强暴案“专案组”的狰狞面目
    河北强暴案又一证人控诉中共恶警流氓行径
    受害人刘季芝:凶手尚未法办 不要让正义的呼声减弱
    掩盖强奸案 河北610禁播寻人启示(图)
    邪恶中共与迫害政策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图)
    河北公安连续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图)

    所在单位:
    东城坊镇派出所

    受迫害人:
    赵旭; 尹淑枝; 樊高宗; 韩玉芝; 刘季芝; 

    更新日期: 2018/1/6 7:26: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